第七十九章 无心插柳/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于灵气修为低劣,吐纳半天丹田气海方才积蓄了些许灵气,随即以意行气,尝试行走任督二脉。

任督二脉也就是世人所谓的小周天,指的是前胸后背的两条脉络,任脉在胸前,督脉在背后,连丹田气海计算在内共有九处大穴,行气的路线是灵气由丹田气海下行至会阴,再由会阴升至后背督脉的尾闾,再升至命门,之后是大椎,再玉枕,再百会,之后回返前身的印堂,膻中,最后回归丹田气海。

任督二脉虽然任脉在前,督脉在后,但是行气时却是先走督脉,后返任脉,这是练气最基本的常识。

三昧真火小成于任督二脉,中成于奇经八脉,大成于十二正经,由于之前已经催发了三昧真火,故此任督二脉此时应该已经处于畅通状态。

练气之人可以感受到灵气自经络里的运行轨迹,灵气下行会阴没问题,反至尾闾也畅通,但行至命门处灵气受阻,不是通行不畅,而是完全受阻,一丝一毫也引不上去。

这一发现令姬仇倒吸了一口凉气,完了,果然出问题了,在修炼三昧真火之前他的会阴和尾闾两处穴道就已经打通了,此时灵气运行止于命门,说明自己的经络仍然处于闭合状态,并未打通。

三昧真火共分三阶,初阶发于丹田气海,是为民火,灵气游走于任督二脉。

中阶发于肾,是为臣火,灵气游走于奇经八脉。

高阶发于心,是为君火,灵气游走于十二正经。

灵气不得游走于任督二脉,说明自己连初阶都不曾练成。

但转念一想,也不对呀,逆血卫士偷袭镇魂盟的当晚他的确曾经发出过三昧真火,不但将那逆血卫士焚燃成灰,甚至连其所用兵器都化成了铁水,除了三昧真火,其他功法不可能出现这种结果。

这是怎么回事儿?

顶着一头雾水引气再试,还是不成,灵气到得命门处就会停滞不前,感觉不是那种强行冲开之后的重新闭塞,而是完全没有打开过。

三昧真火的催发是建立在任督二脉通畅的情况下,中阶则是建立在奇经八脉通畅的前提下,而奇经八脉包含了任督二脉,连任督二脉都不曾打通,怎么可能打通奇经八脉。

如此一来初阶和中阶都被彻底排除在外,只剩下了高阶,三昧真火到得高阶,灵气会游走于十二正经,而十二正经是不包括奇经八脉的。

将不符合逻辑的可能全部排除掉,剩下的那种可能不管如何匪夷所思,都是正确的答案。

任何功法的修炼都是循序渐进的,怎么三昧真火还能越级修炼不成?

师父的作用是巨大的,如果有师父在旁边提醒解惑,姬仇也不用如此绞尽脑汁,但三昧真火已经近千年没人练成过了,自哪里找师父去。

虽然灵气无法游走十二正经,却也有办法确定自己先前所发的三昧真火是不是出自十二正经,而检试的方法也很简单,十二正经每一条经络都对应有身体的具体部位,逐一摁压感知,如果先前所发三昧真火当真出于十二正经,被强行拓开的经络所在的身体部位必定会有类似于撕裂的疼痛感。

十二正经又分为四大经络,分别是手三阳手三阴,以及足三阳和足三阴,这四大经络每处又包含三条正经。

逐一按压检试过后,姬仇发现自己的十二正经的确有被强行冲开的迹象,但不是全部冲开,而是有四条被冲开了,这四条正经分别来自手三阴手三阳以及足三阴足三阳。

具体为手太阴肺经,手少阳三焦经,足太阳膀胱经,足厥阴肝经。

为何其他经络不曾冲开,唯独这四条正经被强行重开?

由于背后的创伤仍然十分疼痛,且伤处恰好在足太阳膀胱经流经的魂门穴,便给了姬仇启发,足太阳膀胱经是在中刀之后暂时松动的。而手太阴肺经则是在吸入大量炙热烟气所引发火气反冲,足厥阴肝经之所以偶然开启,乃是因为出手之时双脚离地,是身在半空出招的。至于手太阳三焦经的开启,则是因为笑雷真人的那只三足金蟾,事发当日三足金蟾曾经喷吐火焰,其所喷火焰混合有黏液,有些许黏液沾附到了他的背后并一直在缓慢燃烧,由此激发了手三阳三焦经。

而他当时心急如焚,在无心之下诱发心火,恰好应对了三昧真火高阶的火发于心。

想到此处,姬仇恍然大悟,在机缘巧合之下,五个外部条件共同起效,由此催发了三昧真火。

恍然大悟并没有给姬仇带来拨云见日的豁然开朗,反而带来了莫大愁恼,因为他无法随心所欲的使用三昧真火,想要如法炮制催发三昧真火必须具备之前的五个条件,双脚离地简单,心急如焚也不难,即便是吸入炙热烟气也可以人为控制,但余下两个实在是无法控制,总不能为了催发三昧真火而故意挨上一刀,再让那喷火的蛤蟆再烧上一烧。

就在姬仇愁恼叹气之时,纪灵儿回来了,带回了修士的衣物鞋袜以及一些书籍,除此之外还有一把窄刃长刀。

纪灵儿将东西放到床边,转而走到桌旁提壶倒水。

“真是辛苦你了。”姬仇说道。

纪灵儿正在喝水,没有接话。

“盟中还为修士配发兵器么?”姬仇拿过那把长刀出鞘端详,只见器形古拙,刀芒内敛,不似凡物,“别的修士都是用剑,为何给了我一把刀?”

“修士所用兵器并不统一,只是用剑的比较多,我知道你习惯用刀,”纪灵儿转身回来,“此刀名为逐月,是我爹年轻时所用的兵器。”

听得纪灵儿言语,姬仇暗暗皱眉,“你将它拿了来,你爹知不知道?”

“知道,他看见了,也没说什么,”纪灵儿将衣裳铺展开来,“来,试试是否合身?”

“不急,不急,先放在那里,待我伤好之后再穿。”姬仇摆手说道。

听姬仇这般说,纪灵儿也没有勉强他,将衣服叠好,放在一旁,转而拿过那几本书籍,“这些是镇魂盟的盟规戒律,你抽空看一下,由于你没有师承,我便将炎箭宗的练气心法拿了来,你也翻阅一下。”

“哎,我有事与你说。”姬仇说道。

“什么?”为了掩饰自己的羞窘,纪灵儿转身走到桌旁,借此背对着他。

令纪灵儿没想到的是姬仇跟她说的并不是她所认为的,而是关于三昧真火的一些细节。

姬仇意简言赅的将自己的情况说与纪灵儿知道。

听完姬仇的讲说,纪灵儿颦眉沉吟,没有立刻接话。

“实则我没有练成三昧真火,只是无心插柳,日后也不得再度催发。”姬仇说道。

“不不不,”纪灵儿连连摆手,“既能催发,自是已经练成了,只是需要设法将其固化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