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南山纵火/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已近三更时分,夜深人静,姬仇的告警呼喊显得很是突兀。

王老七回过神来,也跟着他一起叫喊,很快山中各处便出现了烛火的光亮,很显然,盟中修士已经听到告警并仓促起身。

此时那群怪物离镇魂盟已经不足二十里,随着距离的临近,姬仇隐约看清了那群怪物的样貌,那些怪物虽然长有翅膀却不是禽鸟,而是一群体形巨大的黑色蝙蝠,蝙蝠本来就是丑陋的动物,与普通蝙蝠相比,这群蝙蝠不但体型更大,样貌也更加狰狞,獠牙利齿,双目赤红,黑压压的一片,不计其数。

这些蝙蝠的背上都载着人,确切的说是人形怪物,这些人有七分像人,还有三分像狼犬野兽,身上肌肉虬结,一只手拿着各种兵器,另外一只手则抓着捆绕在蝙蝠脖颈的铁链,控驭着脚下的蝙蝠。

王老七曾经见过逆血卫士,率先喊出了它们的身份,“是逆血卫士!”

姬仇多次听过逆血卫士,却是头一次见到,这些逆血卫士都是遭到天诛戾气熏染并失去了心智的人类,与蝙蝠一样,它们眼睛亦是瘆人的血红色,大部分逆血卫士还穿戴着人类的衣服,只是破败不堪,衣不蔽体,受到戾气熏染并产生变异的虬结肌肉裸露在外。

此时负责巡夜的修士也发现了自地面上攻来的逆血卫士的踪影,用以告警的铜钟被撞响,大量修士仓促出门,一边整理衣衫一边吹响呼哨,召唤自己的坐骑前来接迎,山中钟声,喊声,呼哨声此起彼伏。

事发突然,镇魂盟的修士虽然急切却并不慌乱,而分散在山中各处的飞禽坐骑也能在嘈杂的呼哨声中分辨出主人的召唤,纷纷振翅飞起,前去承接。

镇魂盟有一万多修士,有坐骑的不过三千人,有坐骑的操驭坐骑升空拒敌,而没有坐骑的修士则急赴四处,阻截自地面上侵入的逆血卫士。

眼见己方众人已经开始听到告警并着手防范,姬仇便转身向山下跑去。

跑了几步,不见王老七跟上来,转身回头,却发现王老七仍然愣在原地,一脸的错愕震惊。

“还愣着干什么,快下去拿兵器。”姬仇高声催促。

“拿什么兵器,你打得过谁呀?”王老七手指西南,“糟了,你快看。”

姬仇循着王老七所指看向西南,他先是看的远处,发现远处无有异常方才看向近处,这才发现一只朱鹮正在林中扑腾挣扎,每每辗转升空,屡屡抽搐坠落。

“真的中毒了?”姬仇急切问道。

“对,你看,你看,你看……”王老七抬手环指。

此时修士们都在召唤自己的坐骑,而坐骑在听到主人的召唤之后也想飞过去与主人会合,大部分飞禽在升空之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异状,飞的摇摇晃晃。

“这怎么办?”姬仇好生焦急,“你是兽医,快想办法。”

就在此时,笑雷真人的三足金蟾凌空跃起,接住了疾掠而至的笑雷真人,西飞应敌。

王老七抓耳挠腮,急切思虑,片刻过后隐约想到了什么,转身向南山跑去,“快来。”

“你干什么去呀?”姬仇跟随在后。

王老七气喘吁吁,“早些时候往南山去,我曾在山腰见到一棵白蜡树,白蜡的树皮就是秦皮,可以伸筋解毒。”

“怕是来不及了,就算有解药它们也来不及服用了。”姬仇说道。

“来不及服用可以熏蒸,”王老七说道,“今日南风,咱们将白蜡砍倒进行焚烧,飘散的烟气可以解毒。”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隐约看到了希望,“你带了刀斧不曾?还有火折子,带了没有?”

“没有,没有,我先往南山去,你下去拿吧。”王老七说道。

姬仇答应一声,转身往山下跑。

“那棵白蜡就在他们抬你下山的路旁,我在路口等你。”王老七在后面叫喊。

姬仇也不回话,拼命的往山下跑,此时骑乘坐骑自各处升空的高阶修士已经与自西面驱乘蝙蝠疾飞而来的逆血卫士短兵相接,战事正式打响。

姬仇顾不得仰头观望,快速跑回饲院,此时偌大的饲院空无一人,所有杂役都龟缩在房中瑟瑟发抖,只有扈大娘站在饲院中央观望远处战事。

见姬仇跑的急切,扈大娘歪头看了他一眼,“镇魂盟千年威名不是白与的,无需惊慌。”

“我没惊慌,”姬仇快步向灶间跑去,“但是咱们的坐骑大多中毒了,我和王老七正在设法解毒。”

姬仇说着冲进灶间,取了斧头和火折子,出来之后见角落堆有引火的干草,便跑过去拎了两捆。

想到饭堂还有半坛灯油,又跑去饭堂,将灯油坛子抱了出来。

扈大娘疑惑的看向姬仇,“解毒当用药草,你带了灯油干草作甚?”

“王老七说南山的白蜡树能解毒,我们要去烧树。”姬仇快跑离开。

扈大娘并不相信姬仇所说,但她也没有阻止,姬仇来自云阳城,又救了纪灵儿,他没有纵火作乱的动机。

此时空战已经进入白热化,盟中修士正在施展法术迎战逆血卫士,夜空之中电闪雷鸣,杀声震天。

已经负载主人加入战团的飞禽情况如何他不知晓,但满山遍野到处都是挣扎着想要飞起的飞禽,还有它们心急如焚却不明所以的主人。

坐骑中毒令己方陷入了严重的被动,所有驱乘飞禽的都是修士中的精英,他们不得全部参战,情势对己方非常不利。

王老七年老体衰,腿脚慢,待姬仇大汗淋漓的跑到南山,他也刚刚跑到,见姬仇又抱又拎,便跑过来想要帮忙。

担心他打碎了油坛,姬仇便将那两捆干草给了他,二人顾不得喘息,快跑上山,找到那棵位于路西的白蜡树。

这棵白蜡树已经有些年头了,长的粗壮高大,足有一抱多粗,想要将其砍倒至少也得一个时辰,到得那时战事怕是已经结束了。

急切的思虑之后,姬仇将油坛和火折子交给王老七,将斧头别于后腰,开始爬树,“我上去砍,你在下面烧。”

“好,咳咳……”王老七气短咳喘。

姬仇很会爬树,眨眼之间就爬了上去,取出斧头开始砍剁树枝。

姬仇自上面砍,王老七就自下面捡拾堆积,下置干草,再泼灯油,吹火燃点。

白蜡树的木质并不坚硬,砍剁相对容易,由于枝叶潮湿,起初火势并不旺盛,烟雾也不大,为了让烟雾更大,姬仇只得拼命挥舞斧头砍剁树枝。

与姬仇的汗流浃背相比,王老七要轻松许多,起初他还需要到处捡拾树枝,待得火势变大之后,姬仇砍下来的树枝会自行掉进火堆。

姬仇砍剁之时呼吸甚是急促,起初还能耐受,后来便被烟气熏的咳嗽不止,低头下望,却发现下面火势已经很大了,为了燃烧方便,王老七直接自树下点火,火势一旺,他便没了退路。

无奈之下只得一边砍剁树枝,一边往上爬,半柱香之后偌大的白蜡树只剩下一根孤零零的主干。

砍无可砍,进退不得,姬仇只能抱着树干待在树上。

此时空袭的敌人已经侵入镇魂盟上空,到处都是狰狞的蝙蝠和浴血奋战的修士,姬仇抱着树干好生尴尬,身在高处,不但危险非常,下面的火堆还越烧越旺,烤的他叫苦不迭。

察觉到姬仇身处险境,王老七自下面急切高喊,“上面危险,快下来。”

王老七不吭声还好,一开口便招来了姬仇的痛骂,“日你祖宗啊,你自树下烧火,我如何下得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