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初窥门径/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得王老七言语,姬仇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此前一直疑惑他们为何舍近求远,偏偏在这等危急时刻前往四大主城樟选弟子,原来是为了寻找那五个感应玄灵的人。”

“正是,”王老七面有得色,端杯再饮,“你早些问我,也能少些疑惑。”

“对了,你知不知道感应五行玄灵之人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姬仇追问。

苦酸的果酒让王老七喝出了琼浆玉液的感觉,一脸满足的放下酒杯,“既是感应五行玄灵,自然是与金木水火土有关,至于如何挑选筛查,怕是只有阐教的那些牛鼻子才晓得。”

“哦。”姬仇点了点头。

王老七又道,“不过依我看,他们虽有筛选之法,却不甚精准。”

“何出此言?”姬仇问道。

王老七抓了把豆子在手,龇牙咬嚼,“这云阳,明珠,流光,落寒四城每城选出三人,共十二人,十二人既不多,又不少,若是他们毫无头绪,定然海选多人,以防疏漏。若有精准的辨察筛选之法,他们只需选出这五人即可,也没必要多选七人。”

姬仇点头赞同,王老七的推度不无道理。

王老七喝多了酒,话也多了,“我传你那御兽通心之术,你可不要小觑轻视,一定要牢记在心,他日定能派上用场。”

姬仇不接话,只是回以鄙夷眼神。

见他面露不屑,王老七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讪笑辩解,“那金蟾乃有主之物,灵窍已有归属,通心控驭多有难度,若是无主禽兽,便不会反噬伤人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姬仇撵人。

王老七晃了晃酒坛,“还有许多。”

“你拿走吧,留着日后再喝。”姬仇起身收拾。

王老七也没有将那酒坛拿走,而是重新盖好塞到了姬仇床下,余下的卤肉让他拿走了,豆子也想拿走,让姬仇抢了下来。

王老七走后,姬仇简单洗漱,躺卧在床,拿出那三昧真火的秘笈从头看过,虽然撕去了不少,看阅却多有顺畅,再也不似先前那般晦涩难懂了。

三昧真火乃是道家功法,生于道家的内丹之术,以身为鼎,淬炼精气神三火,初阶淬炼气火,发于丹田气海,此为民火,大成可得调和龙虎,并济阴阳,。

中阶淬炼精火,发于肾,此为臣火,大成可得脱胎换骨,天人合一。

上阶淬炼神火,发于心,此为君火,大成可得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君臣民三者,君为心,五行属火,臣民为双肾膀胱,五行为水,君自为阳,臣民共成阴,阴阳均衡,确保修炼三昧真火之时体内阴阳不乱。

总纲之后便是具体的修炼法门,三昧真火小成于任督二脉,中成于奇经八脉,大成于十二正经,行气之法虽然复杂却并不杂乱,清晰明了。

学艺也好,做工也罢,最怕茫然迷惑,毫无头绪,不知如何推进,一旦掌握了要领,熟悉了法门,按图索骥,循序渐进便轻松许多,王老七离开时二更不到,一直到黎明时分,整整三个更次,姬仇都在翻看秘籍,其中有五分推敲斟酌,还有五分背诵记忆。有了前车之鉴,他便吸取了教训,写在纸上的东西很容易出问题,这三昧真火被姬浩然学了也就罢了,若是被居心叵测的邪魔歪道得了去那可不得了,正如纪怜羽当日所说,这三昧真火有脱胎换骨之效,不但人类可以修习,异类也可以参习修炼,若是修炼有成,便可脱胎换骨,齐全七窍。

如此重要的东西,还是熟记于心最为稳妥,可保万无一失。

饲院众人起的早,五更时分便开始起身劳作,姬仇此时已经将三昧真火的练气法门熟记于心,纪怜羽亲手誊抄的拓本他也不便焚毁,便小心收起,随身携带。

姬仇一夜无眠,有些犯困,勉强起身,往饲院去,大部分杂役此时都已经开始劳作,姬仇自饲院转了一圈儿,不见朱大昌等人,便寻到卧处,果然发现朱大昌一伙仍在酣然熟睡。

俗话说没规矩不成方圆,刁蛮之人若不予以惩戒,仁善之人也会腹诽仿效,于是一通砸门呼喝,将朱大昌等人叫了起来,然后高声斥责,命他们前去干活工作。

朱大昌等人吃过姬仇的亏,对他甚是忌惮,也不敢挑衅冲撞,只得匆匆起身,逃也似的离开了卧处。

姬仇没管过人,但道理他却懂得,身为头领是不需要亲力亲为的,头领的职责就是管好手下的人,让他们按部就班,各司其职。

待得手下杂役各就各位,姬仇离开饲院,前去寻找姬浩然,姬浩然等人现在还没有正式拜入镇魂盟,暂时居住在镇魂盟的客房。

找到姬浩然等人居住的客房时,姬浩然正在与姬晓和林平生在院子里说话。

姬仇此番前来主要是担心姬浩然抄错了三昧真火的修炼方法,想要过来提醒姬浩然并将正确的修炼方法告诉他,但姬晓和林平生在,他就不便讲说了。

本想趁机询问三人途中都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没说几句姬浩然就下了逐客令,姬仇现在的身份是杂役,不应该到这种招呼宾客的地方来,用姬浩然的话说就是恪守礼节,明正尊卑。

回返饲院的途中,竟然偶遇纪灵儿,纪灵儿是与几个年轻的女修士一同赶往镇魂大殿的,见到姬仇,那几个女修士倒是对他多有侧目,但纪灵儿却是歪头一旁,形同陌路。

见她这般,姬仇暗暗叹气,纪灵儿对他误会太深,之前患难扶持生出的些许情分此时已经被消磨的所剩无几了。

没走多远,迎面走来几个年轻男女,南灵荒温暖湿热,但这几个年轻男女却穿着很厚的衣服,手肘还搭着黑裘大氅,这种衣着穿戴,应该是来自冰雪之地的落寒城。

这几个年轻男女在知客道人的带领之下快步前行,与早些时候来到的姬浩然等人一样,这一男两女也是风尘仆仆,身上的衣服多有破损,虽不至于蓬头垢面,却也是灰头土脸,明显在赶来此处的途中吃了不少苦头。

回到饲院,吃过早饭,姬仇回返自己的住处,他昨夜不曾睡好,有些困乏。

尚未进门,王老七便带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跟了上来,这个妇人是来告假下山的,不敢独自前来,便央求王老七与她同来,旨在帮忙求情。

姬仇用疑惑的眼神瞅了王老七一眼,王老七回以尴尬讪笑。

妇人要告假三天,姬仇准了,就在王老七和那妇人道谢过后准备离去之时,房中突然传来了器物落地的声音。

“你屋里有人?”王老七随口问道。

“没有啊。”姬仇摇头。

“那就是进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