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烫手山芋/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得纪怜羽言语,姬仇好生惊诧,这三昧真火已经近千年没人练成过了,自己又如何练的成,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能知难而退,若是要求纪怜羽换个容易些的,定会被殿内众人耻笑。

纪怜羽等了片刻,不见姬仇接话,只当他决心要学这三昧真火,便落槌定音,“既然这般,老夫便将炎箭宗无上绝学三昧真火传授于你,以酬劳苦,以彰勇为。”

到得这般地步,姬仇也不便再推辞更改,只得拱手施礼,弯身道谢。

“纪灵儿。”纪怜羽沉声点名。

“在。”纪灵儿站立起身。

“你狂悖无礼,肆意妄为,伤及同门,劝禁不止,可曾知罪?”纪怜羽正色发问。

“知罪。”纪灵儿平静说道。

“律元子!”纪怜羽转头西望。

律元子是前去云阳城选人的三位道人之一,乃是一个高瘦道人,姬仇认得他,听得纪怜羽言语,律元子应声起身,“属下在。”

“你掌管镇魂盟刑律堂,似纪灵儿这般,应如何责罚处置?”纪怜羽问道。

律元子看了看纪怜羽,又转头看了看纪灵儿,沉吟过后出言说道,“纪灵儿确有过失,但事出有因,当酌情降罪,以属下看面壁一月,静思己过也就是了。”

纪怜羽沉声说道,“一月太轻,面壁百日以儆效尤。”

“是。”纪灵儿平静应是。

“诸位自去,”纪怜羽摆了摆手,转而看向姬仇“那少年,你留下。”

众人闻声起身,冲纪怜羽行礼退走。

姬仇原本站在大殿门口,见众人要出门便退到门旁,给众人让路。

各宗尊长先行离场,姬仇低着头并不看众人,但众人走到他身边时多有表扬赞许言语,姬仇支吾应着,多有尴尬。

尊长之后是一干同辈,相较于各宗尊长,同辈众人对他更加热情,言语之中多有亲近,众人之前之所以对他大有敌意只因误解他是施恩图报,攀龙附凤的小人,而今见他并未趁机求亲,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尤其是那些对纪灵儿心存爱慕的年轻男子对他更是友好,纷纷驻足留步,与他说话。

在众人与他说话的时候,纪灵儿离开了大殿,面无表情,自他身边走过时不曾停留,亦不曾看他。

姬仇知道纪灵儿生气了,纪灵儿不曾嫌弃他,主动表明心迹,且仗剑追杀冯天伦为他报仇,镇魂盟众人都知道她倾心于他,他不曾主动求亲就等同拒绝了她,令纪灵儿折损了颜面。

待众人离开,纪怜羽坐回主位,微笑说道,“你叫姬仇是吧,来,过来说话。”

听得纪怜羽的召唤,姬仇移步过去,自台下站了。

“坐下说话。”纪怜羽指了指旁边的座椅。

姬仇摇了摇头。

“你有伤在身,坐下吧。”纪怜羽和声说道。

“这是尊长的坐席,不敢篡越。”姬仇说道。

纪怜羽缓缓点头,抬手微抬,自大殿边侧隔空移来一张座椅,“坐下。”

姬仇看了纪怜羽,见他态度甚是坚决,犹豫过后侧身坐了。

“我与你的伤药你为何不服?”纪怜羽问道。

“眼下正值多事之秋,镇魂盟的修士比我更需要它。”姬仇自怀中拿出那枚黄芷回生丹放到了一旁的案几上。

“老夫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收回之礼?”纪怜羽抬高了声调。

纪怜羽乃镇魂盟主,不怒自威,此言一出,姬仇只得收回了那枚疗伤丹药。

“将你与灵儿相遇的经过说与老夫知道。”纪怜羽说道。

“她应该跟您说过了。”姬仇说道。

“她确是说了,你再讲说一遍。”纪怜羽说道。

听纪怜羽这般说,姬仇只得将救下纪灵儿的整个过程与纪怜羽叙说了一遍,期间纪怜羽多次打断他的话,追问相关细节。

听罢姬仇的讲说,纪怜羽略作沉吟,转而出言问道,“路上可曾遇到什么奇异之人?”

姬仇不知道纪怜羽为何有此一问,摇头说道,“不曾,南灵荒人踪罕见,我们又受了伤,也不敢走大路,没遇到什么人。”

“那两只阴尸为何贴身保护你?”纪怜羽又问。

“它们没有保护我,它们只是不咬我。”姬仇摇头说道。

“它们为何不咬你?”纪怜羽笑问。

姬仇再度摇头,“不知道,我也多有疑惑。”

纪怜羽没有再问。

如果纪怜羽不说,姬仇几乎忘记了这一细节,僵尸跟着他的事情纪灵儿是不知道的,但冯天伦知道,纪怜羽既然说起此事,自然是冯天伦将此事告诉了他。

僵尸可是阴邪之物,被僵尸保护可不是什么好事,哪怕不是保护而是随行,那也说明他的来历大有问题。

冯天伦将这件事情告诉纪怜羽,极有可能是为了抹黑他。

想到此处,姬仇主动说道,“我帮助令媛并无所求,待我能够自行行走便离开这里。”

“你误会了,老夫并非对你心存怀疑,只是想问明事情原委,”纪怜羽说道,“你的情况灵儿已经与我说过了,你那本家叔叔一行人已到得五百里外,数日之后就能来到,你也不要到处去,就留在镇魂盟吧。”

姬仇尚未表态,纪怜羽又道,“老夫传你三昧真火一事众人皆知,这三昧真火非同小可,乃淬炼元神之法,有脱胎换骨奇效,虽然七窍人身修炼难比登天,却一直为旁门左道所觊觎。无人庇护,你的安全很难保证,如果你愿意,便拜入炎箭宗,若是你无心拜师,便领一门职事,做些杂事,也能留在镇魂盟照顾你那本家叔叔。”

姬仇原本已经决意离开,听纪怜羽说的真诚,便有所松动,沉吟过后出言说道,“多谢盟主厚爱,但我无甚练气根基,拜山入宗怕是要辱没师长,便做些劳工,换个宿食吧。”

“随你心意。”纪怜羽微笑点头,“待得伤势尽愈,往内务堂领个主事的差事。”

“多谢盟主。”姬仇起身道谢。

纪怜羽离座起身,自袖中拿出一方绢纸递给姬仇,“这是老夫誊抄的三昧真火影本,你且好生研读,自行参悟,万不可外传他人。”

姬仇双手接过,再度道谢。

纪怜羽又道,“非是老夫无心指点,而是这三昧真火老夫参悟了数十年也无有毫厘进展,若是胡乱指点,怕是会将你引入歧途,你且自行参悟,莫要急功近利。”

姬仇再度道谢,看众人先前的神情和纪怜羽此番语气,这三昧真火怕是得了等同没得,因为练不成,不但练不成,还徒增怀璧之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