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无上绝学/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随天通子去往镇魂大殿的路上姬仇四顾张望,镇魂盟占地颇广,城中多有琼台楼阁,肃穆古朴,宏大厚重,青石铺就的石路宽达九尺有余,主路更宽,足有三丈,由于时辰尚早,路上少有行人,只有童仆杂役沿街清扫,见到天通子,纷纷问安让路,天通子亦不答话,只是点头回应。

见姬仇左右张望,天通子再度皱眉看了他一眼,他并不知道姬仇想要在离开这里之前看上几眼,只当他少有礼教,不懂规矩。

姬仇原本还有些拘谨,连遭白眼儿,反倒无所谓了,强忍伤痛跟在天通子后面,一边打量张望,一边往镇魂大殿去。

街道上甚是安静,安静的有些压抑,不得不说镇魂盟确是人杰地灵的威严所在,城中建筑多为石砌,虽然高大却并不张扬,木楼虽然雕梁画栋却不显花哨。

起初姬仇还勉强跟得上,后来跟的着实辛苦,喘气不畅便干脆停了下来。

天通子走出老远,不见姬仇的脚步声,止步回头,却发现姬仇坐在了路旁的石阶上。

“你做甚么?”天通子皱眉发问。

“我有伤在身,走的累了,喘息片刻。”姬仇随口说道,正所谓无欲则刚,只要无求于人,底气便足。

天通子甚是不悦,“盟主不是赐了你一枚黄芷回生丹么?”

姬仇取了丹药在手,抬手说道,“我不想吃你们的东西,那枚丹药就在这里,还与你么?”

姬仇的这番话已经颇有敌意了,天通子见他这般硬气,多有惊讶,“盟主赐予你的,你为何不吃?”

“不吃我也死不了。”姬仇笑道。

天通子已年近不惑,焉能听不出姬仇言语之中的敌意和不满,他是负责引路的,若是与姬仇当街吵起来,定然多有难堪,于是放缓语气和声说道,“冯天伦曾经误会了你……”

不等天通子说完,姬仇就打断了他的话,“冯天伦不是误会了我,他是想杀我!”

由于姬仇声音颇大,便引得扫路童仆驻足张望,天通子急忙息事宁人,“你且歇息,待得能够行走,早些往镇魂盟去,盟主和各位长老都在殿上,莫要让他们久等。”

姬仇没有接话,喘息片刻,起身迈步。

此番天通子走的慢了些,他跟的不很辛苦,镇魂大殿位于主城正中,东南西北各有一条主路连通,二人此时是自东路去往镇魂大殿的。

半柱香之后,二人到得镇魂大殿的外门之外,经正门而入,走甬道往大殿去。

甬道长达数十丈,此时殿门是开着的,姬仇能够看到殿内的情形,殿里有很多靠背大椅,左右各有三排,每一排有数十张靠背大椅,椅子上此时坐满了人,正北高处悬有金字匾额,上书“天道承负”四个古篆大字,大殿的四壁上悬挂有很多法像,他认识的只有三清祖师,余下那些当是各大宗派的开山宗主。

金匾之下就是主位,置有宽大的座椅,但此时座椅上并没有人,一个瘦高身形的中年男子站在主位之前,眉眼与纪灵儿多有相似,无疑就是镇魂盟主纪怜羽。

三姑曾经说过纪怜羽中年得女,疼爱有加,按照年龄推断,纪怜羽应该已经六七十岁了,但是此人练气有成,容颜不老,颇显年轻。

纪怜羽此时正在看向殿外,姬仇得以正面对视,纪怜羽气度超然,威严从容却不失友善平和,视线自姬仇脸上扫过之时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此时镇魂盟的公务已经议罢,众人留在殿内只为等姬仇到来,天通子进门复命,然后自归己位,姬仇在众目睽睽之下迈进了门槛儿。

这时候四顾张望就有失礼数了,姬仇也不曾打量坐在两侧的各位高阶修士,而是抱拳弯身,冲纪怜羽等人见礼,“晚辈姬仇,参见纪盟主和各位前辈。”

众人之中不乏敏感聪慧之人,见他与纪怜羽见礼时加上了纪怜羽的姓氏,免不得多有疑虑,加上姓氏就是以外人自居,并没有亲近讨好。

“不必多礼,”纪怜羽微笑摆手,转而沉声说道,“你重伤未愈,坐下说话。”

听得纪怜羽言语,立刻有人为他搬来座椅,姬仇摇头说道,“多谢纪盟主赐座,我站着就好。”

“姬仇,你还是坐下说吧。”东侧最后一排有人说话,是纪灵儿的声音。

“多谢纪盟主,不用了。”姬仇摇头。

见他坚持不坐,纪怜羽也不勉强,收起笑容,正色说道,“天伦子恃强逞凶,恶意伤人,有违修士德操,经核查裁议,特予严惩,消夺炎箭宗谱,暂留镇魂盟戴罪立功,以观后效,如此处置,你可满意?”

来此的路上姬仇想过纪怜羽会给他一个交代,对于如此处置冯天伦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纪怜羽没有包庇自己的徒弟,却也给冯天伦留下了一条退路。

“镇魂盟处事公正,”姬仇说道,“先前纪小姐也是气怒过激,若是纪盟主不罚纪小姐,与冯天伦小惩大诫也就是了,不用这般严厉的。”

“嗯,此事我自有计较,”纪怜羽微笑说道,“纪灵儿既是镇魂盟的修士,亦是老夫的女儿,你救她性命且照顾了她多日,理应褒奖,我且问你,你想要何种奖励?”

姬仇摇头说道,“我什么都不要。”

“哦?”纪怜羽甚是意外。

意外的不止纪怜羽本人,殿内众人也多有意外,意外的不是姬仇什么都不要,而是他的语气和神态证明他说的确是心里话,而不是违心撒谎,以退为进。

“我真的什么都不要,”姬仇摇头说道,“换成别人,遇到危难我也会出手相救的,纪小姐是个好人,镇魂盟处事也很公正,没有徇私护短,我伤势也快好了,过几日便走。”

“施恩而不图回报,甚善,”纪怜羽说道,“但世上岂有为善不赏的道理,你想要什么,但说无妨。”

“我真的没什么想要的。”姬仇摇头说道。

“你可有志加入镇魂盟?”纪怜羽问道。

姬仇摇头。

“你可有私事求请?”纪怜羽又问。

姬仇知道纪怜羽这话暗指什么,犹豫过后再度摇头。

见姬仇摇头,纪怜羽缓缓颔首,沉吟过后再度问道,“你可想习武练气?”

姬仇本想摇头,却一直没有摇头,哪有男儿不想练气习武的。

见姬仇没有摇头,纪怜羽和声问道,“炎箭宗共有九等练气心法,三昧真火乃九等无上绝学,你可要学?”

“三昧真火?”姬仇反问。

“对,你若有心,我便将其传授给你,”纪怜羽说道,“不过我有言在先,这三昧真火虽有练气口诀,却已经近千年没人练成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