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欺人太甚/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闷上心头瞌睡多,姬仇苦思无解,很快昏昏睡去。

此番没有睡太久,五更不过便醒了,是被尿憋醒的,醒来之后尝试起身,虽然牵动伤口多有疼痛,却能够勉强坐起。

但坐起之后又躺了下去,房中没有尿壶,他也不知道厕所在哪儿,只能憋着。

好在没过多久三姑就来了,姬仇只道尿急想要如厕,三姑要往外面拿尿壶,姬仇急忙制止了,“我已经可以下地,还请三姑指点去处。”

三姑尝试劝说,但姬仇坚持要亲自如厕,三姑无奈,只能帮他披上衣服,扶他下地,搀他出门。

外面是个独立的院子,院子很大,铺着平整的石板,院子里有两棵很大的芙蓉树,此时正值花季,一棵开白花,一棵开黄花,两棵芙蓉树下都有石桌石凳。

厕所在院子的西南角落,姬仇如厕解手,也不知道五脏六腑伤了何处,解手时竟是暗红血尿。

由于许久不曾出门,解手过后姬仇便没有急于进屋,而是自其中一棵芙蓉树下的石凳上坐了下来,透气醒神,四处打量。

由于有院墙阻隔,外面的情况便看不完整,只能看到这处院落的东面和西面好像也有类似的房间,再就是西南方向数里之外有处很大的八角高塔,为木质,雕梁画栋,颇为古雅。

“清晨寒气重,你伤势严重,还是进屋吧。”三姑和声劝说。

“不着急,我少坐一会儿。”姬仇说道。

三姑又劝,但姬仇并不进屋,三姑无奈,只得进屋拿了毯子与他披上。

清晨的寒气的确很重,姬仇肺脏受损,凉气入肺,多有疼痛,但他卧床多日,脑子混沌,清晨的寒气能令他回神清醒。

“小姐昨晚又来过了吧?”三姑笑问。

姬仇听到了三姑的问话,却不曾回答,而是借着气短干咳敷衍过去。

姬仇本想向三姑探听镇魂盟的情况,但是想到自己不曾回答她的问题,便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自树下坐了片刻便站了起来。

三姑一直自一旁等候,见他起身急忙上前搀扶,平心而论三姑照顾他还是非常尽心的,只是昨日的那番话令他多有不满,三姑不希望他与纪灵儿走的太近只在其次,他对三姑的不满主要是因为三姑竟然想让他见冯天伦。

回到房中,三姑忙碌着帮他暖水煲汤,姬仇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出神发愣。

不多时,三姑端了汤水过来,姬仇此时已经能够自己进食,便谢绝了三姑的喂食,忍着痛楚自己吃饭。

“昨天之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三姑笑问。

“什么?”姬仇随口反问。

“冯天伦已经知错了,想与你当面致歉,你可愿意见他?”三姑问道。

听得三姑言语,姬仇放下汤匙,转头看她,“这件事情盟主知道吗?”

“知道,正是盟主要他来与你赔不是的。”三姑说道。

姬仇闻言心中一凛,将汤碗放到了床头,此前他一直以为冯天伦想要跟他道歉是冯天伦自己的想法,未曾想竟然是纪怜羽授意,通过此事不难发现纪怜羽的态度,纪怜羽并不想严惩冯天伦,如果想要严惩,就没必要让冯天伦过来道歉。

虽然他并不想冯天伦遭到严厉的责罚,但纪怜羽的态度还是令他多有失望,冯天伦先前是想杀他的,性质非常恶劣,而纪怜羽竟然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他原本是不想见冯天伦的,此番他决定见上一见,看看冯天伦都说什么,通过冯天伦的态度,也能确定纪怜羽的态度。

“你很是虚弱,少不得饮食,再吃些。”三姑端碗递送。

姬仇摆手未接,“既然是盟主授意,那便让他来吧。”

见姬仇松口,三姑甚是高兴,将粥碗放到姬仇手里,转身向外走去,“你先喝粥,我这便去请他前来。”

姬仇目送三姑离去,待其出门,再次将粥碗置于床头,闭目长叹。

一刻钟,也可能更久,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听得脚步声,姬仇睁眼歪头,看向门口,自门外进来的人正是三姑和冯天伦。

与冯天伦视线接触,冯天伦脸上有尴尬神色闪过,随着三姑来到床前,冲姬仇稽首说道,“无量天尊,师妹遇险,贫道关心则乱,之前多有误会冒犯,还望小兄弟大度海涵。”

姬仇感受到了冯天伦的尴尬,也感受到了他的敷衍,沉吟过后出言问道,“是谁让你来的?”

冯天伦直身回答,“贫道先前冲动鲁莽,已为家师痛斥训诫,此番前来既是自己意愿,亦是家师遣派。”

姬仇点了点头。

见姬仇点头过后便没了下文,冯天伦主动说道,“师妹此番遇险,承小兄弟援手帮助,家师这几日甚是繁忙,不得亲自前来,故托我传话,你且安心养伤,镇魂盟必有褒奖酬谢。”

姬仇笑了笑。

见姬仇一直不冷不热,冯天伦甚是不满,“你想要什么?我们自去准备。”

姬仇没有回答,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拜入镇魂盟,但是看目前的情形,镇魂盟并不想收他。

“镇魂盟乃仁义之师,光明之所,你帮助过师妹,我们自会答谢报偿,”冯天伦侧身斜视,“说吧,你想要什么?”

“是你问,还是盟主托你问的?”姬仇反问。

“贫道乃是代家师询问。”冯天伦说道。

听得冯天伦言语,姬仇心中越发悲凉,“我什么都不要,待我能走了,我便离开这里。”

“自作清高也由得你,却不能置镇魂盟于不仁不义,说吧,你想要什么?”冯天伦态度很是不好。

姬仇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儿,再见冯天伦倨傲蛮横,越发气恼,“是不是我要什么,你们便给什么?”

“总要自知量力,能够驾驭才行,若是德不配位,奢求攀高,怕是会反受其害。”冯天伦冷声说道。

“你在威胁我?”姬仇气急咳嗽。

“贫道在提醒你。”冯天伦鼻翼抖动。

姬仇勉力止住咳嗽,急促喘息,“我什么都不要,你走吧。”

“莫要不识抬举。”冯天伦抬高了声调。

三姑见势不好,急忙出言劝阻,只道姬仇有伤在身,待伤势好转再做计较。

冯天伦冷哼过后,拂袖而去。

姬仇气怒憋闷,剧咳不止,乃至引发内伤,大口吐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