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委托人是水影?/病毒进化从宝可梦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玖辛奈骄傲的说着。

杜尘和母子二人吃着晚饭,脸上突然浮起淡淡的微笑。

“你笑什么?”玖辛奈立刻注意到了这一点。

“没事,就是,这种感觉还不错。”杜尘笑着说。

“什么感觉,不错什么……奇怪的人。”玖辛奈摇摇头,给杜尘夹了一份菜。

杜尘的本体在虚实之间,不断加深着对虚实之道的感悟,而分身则带着幻梦罗盘来这里,领悟虚实变幻,虽然知道这种父慈子孝,家庭美满的事情在永恒不灭面前只能算是一闪而过。

但不论它何时消逝,当下这一刻的感觉,却是真实的。

雨之国,一栋钢铁建筑中。

“角都,看来你们晓果然有些本事,这么快就得到了三个尾兽。”一团黑雾对着角都伸出手:“将这三个尾兽给我吧,我会再付你三成的酬金。”

三成,就是三亿两。

角都将三个监狱之瓶递给黑雾,结果黑雾给出的一个皮箱。

“这是空的,你们想骗我……”黑雾一把将三个监狱之瓶摔在地上,造型精美的瓶子崩碎成无数片,但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们的交易,就到此为止了。哈哈哈。”角都大笑着,身影消失。

他身上带着阵法术式,可以启动时空间忍术,将他和三亿两全部带离这栋楼。

与此同时,这栋大楼内埋着的无数起爆符轰然引爆,冲天的火焰逼退了磅礴落下的大雨,将乌云密布的城市天空染成橘红。

“应该干掉了吧。”飞段扛着巨大镰刀看着连同方圆三百米一起毁灭的废墟。

“哼,十几万张起爆符,量他逃不出去。”角都打开手中的皮箱,里面是崭新的钞票。

钱啊,真是好东西。

佩恩下令干掉任务委托者。

要不是为了这三亿两,他宁愿只去个分身。

“我们去确认一下,这家伙阴阳怪气的,比我还像邪教徒,要是没死就补一刀。”飞段想起委托人浑身黑雾的样子,在怪人众多的忍界都算奇葩。

大雨已经将火焰浇灭的差不多了,飞段和角都走到废墟之中,在一团团破碎的石块中找到一具残破的尸体。

“就是这家伙吗?”飞段一伸手,将尸体从石堆中拉了出来。

“嗯?这是……”角都眼神一变。

“你认识?”飞段看向尸体,这个人的身体在爆炸中只剩下一半,但他并不认识。

“这是雷光团的首领风心。”角都见多识广,一下认出了这人的来历。

“雷光团,好像听说过,是个雇佣兵团吧?”飞段略带疑惑的看向手中的尸体:“雷光团要尾兽做什么?而且他们哪来那么多钱?”

“哼,雷光团早就灭亡了,听说只剩下拥有台遁血继限界的首领风心和拥有血龙眼血继限界的千乃二人,看来要求捕捉尾兽的人要浮出水面了。”角都冷笑一声,和飞段将尸体带回了晓总部。

“雷光团,消息没错的话,他们应该是被水影收编了。”小南说道。

“水影啊,这么说,收集尾兽是水影授意的任务了。就说吗,谁这么财大气粗,一出手就是十亿,原来是水之国啊。”飞段笑道:“不过水影本人就是三尾人柱力,他就不怕我们攻击他?”

“四代水影实力强横,据说能完美控制尾兽的力量,可不是普通人柱力能比的。”角都说道。

“水影似乎算到我们会从周围开始收集尾兽,他是想削弱其他几国的力量,这是要掀起战争吗?”小南道。

“人类永远是这样,记不住痛苦。”佩恩表情古井无波,似乎并不因为委托者可能是水影而有任何顾忌:“捕捉九尾和一尾的行动失败了,风之国和火之国已经在准备大动作,让鼬和蝎他们先回来吧。”

“哈哈,要打仗了吗?”飞段听到大动作,兴奋的直舔嘴唇。

“做好准备。”佩恩说完,身形消淡。

小南心底暗叹一声,知道佩恩召回几人的用意。

如果要和火之国,风之国开战,分裂的雨之国肯定不行,现在得到了三个尾兽,必然要第一时间一统雨隐,结束多年的分裂。

……

木叶,波风家。

杜尘看着书,突然意识一动,知道晓已经撕毁了交易,发现了风心的身份。

风心是原作剧场版的人物,出身水之国一个小地方,拥有能创造台风的血继限界“台遁”。

也是因为这种力量,他被居民当做是小岛风暴的制造者,是瘟神一样的存在,后被亲生父母无情地卖给有钱人,成为了竞技场的王牌选手。

之后和拥有血龙眼的千乃成立了雷光团,专门劫富济贫,惩奸除恶。

不过后来雷光团在雾影的围剿下败亡,风心也被收押在牢中,四代水影念他是个人才,一直试图让他为自己效力。

不过杜尘来到这里后寄生了风心,将他当做用来和晓交易的棋子。

而当他暴露的时候,就是水之国被拖入战争的时候。

第二天,火影办公室,通知杜尘前去开会。

现场,各大家族的首领都已经就坐,此外还有很多实力强横的上忍在场。

纲手目光扫过在场众人,她和团藏以及几人顾问连夜开会,讨论和砂隐结成战争同盟以及进攻雨之国的事情。

她不想打仗,但团藏和顾问们可不这么想。

在他们看来,如果砂隐和木叶联手,拿下雨之国,顺势打入土之国获得大量的领土面积是当下最好的策略。

一个是晓的行为让他们成为众矢之的,出兵完全没有问题,再一个是土之国失去尾兽,岩隐元气大伤,正是进攻他们的好时机。

当然,攻打雨之国对木叶来说还有其他意义。

当年的第二次忍界大战就是雨之国挑起的,木叶损失惨重,加上之前半藏再次袭击木叶,新仇旧怨一起,誓要让雨之国血债血偿。

当然,团藏和几位顾问只能代表木叶,可砂隐的千代也明确表示,全力支持。

如此一来,天时地利人和已全,即使纲手是火影,也压不住战争的爆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