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疯狂击杀/病毒进化从宝可梦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咔嚓……

长剑刺入那团不断蠕动但怎么都无法凝聚躯体的血肉中。

剑内黑线好像黑蛇般游动,转瞬刺入这团血肉中。

“啊……”太学主的神念发出惨烈的呼号。

但这黑线就如同进入昆虫体内的铁线虫,让其求身不得求死不能。

很快,这通体白色的长剑和太学主残余的血肉同时融化,一点点交织纠缠,融为一体。

“果然不错,太学授首剑必须要彻底将太学主熔炼入其中,才能真正成为无上神器。”杜尘感应着白剑的变化。

太学授首剑中的病毒黑线已经彻底控制了太学主残余的血肉,而虚实之轮则将其体内的虚实剑意扭转炼化。

西煌天至尊,一代仙王,半步主宰的无上位格强者就这样被炼化成了一把决定神器。

当太学主最后一丝神念泯灭的时候,白金光芒彻底爆发,即使在永恒静寂的虚实之间也出现了一阵阵太乙仙光。

光芒收敛,一把通体纯白,造型恢弘大气,绽放着道道白金光泽,内部无数太乙不灭法则涌动的仙剑出现,静静的悬浮在虚实之间。

“好宝贝,不枉我提前来这埋伏。”

刚才太学主跳入混沌乱流后没有第一时间跃入虚实之间就是怕被后面追兵跟进来。

但杜尘不同,他早就知道太学主一定会到这里,所以提前来到这里埋伏起来。

在太学主重伤进入用虚实之间的力量疗伤之时,杜尘刚好夹带私货,让自己的病毒和虚实之间的能量一起进入太学主的体内,然后内外夹击,将其彻底击杀。

现在将一代仙王太学主炼成神器,从其中蕴含的法则来看,这把这把完全继承了太学主法则之力的神器一点都不比武神光临剑,永劫轮舞等神器逊色。

这把神剑若是放在诸天议会中买卖,绝对会让不知多少巅峰神王抢破头。

击杀了太学主,泛着黑光,似乎永恒不灭的虚实之轮再次转动,无数在虚实之间胡乱穿梭的黑色闪电被其撕扯了过来。

这些黑色闪电就是提丰的心杀之力,提丰身体被太学主的金焰烧毁之后,这些心杀之力就失去了束缚,在虚实之间胡乱穿梭。

但虚实之间是本院脉络,即使是心杀之力都无法逃遁出去,就像进入了迷宫,没有方向,没有目标。

这可是好东西,杜尘自然不可能将其放过。

虚实之轮转动,撬动了虚实之间的力量,将这些黑色产电从各个方向撕扯集中。

同样位格的力量,虚实之力虽然泯灭不了心杀之力,但杜尘却可以用虚实之间的加持让自己炼化这些能量。

咔咔咔咔……

而一道道黑色闪电好像一根根黑色毛线一样从虚实之间的各个位置被黑轮的锯齿拉扯,双方好像角力一般。

“果然不愧是三千本源力量之一,果然厉害。”杜尘即使有虚实之间的无限加持,也对聚集狂乱的心杀之力感到吃力。

不过他在这里有的是时间,虚实之轮的转动不快一分,不慢一秒,永恒无铸。

而心杀之力尽管疯狂挣扎,但还是逃脱不了,被一根根拉回。

如果将病毒注入进去,很快就会被其泯灭,而如果虚实之力进入,又会让心杀之力反抗。

杜尘实验了几次,心杀之力始终和虚实之力相互冲突,无法完美融合。

按说三千本源之力同出一处,相互之间应该能够共存,杜尘偏不信邪,大力调动虚实之间的力量,周围一道道虚幻的闪电出现。

这是他的承受力已经到达极限的表现。

“哼,有极限才是好事,极限才能让我看到进步的方向。”杜尘毫不在意,继续加大对虚实之力的调动。

虚幻的闪电越来越密集,杜尘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化。

他又一次处于被虚实之间炼化的险境。

但更让他兴奋的是,就在他快承受不住的时候,心杀之力居然也开始松动。

原来如此。

杜尘一瞬间便明白了,不是炼化不了心杀之力,是自己对虚实之力调动的强度太弱,就好像阴阳,如果双方力量相同,那谁都赢不了,只有一方出现碾压的态势,才能实现彻底湮灭。

明白了其中关窍,杜尘更加不在乎虚实之间的炼化,因为他调动的虚实之力越多,炼化的心杀之力就越多。

而心杀之力的增长,又让他不断突破上限,变得能容纳更多虚实之力。

这样一来,在彻底炼化所有心杀之力前,杜尘能不断提升。

被光轮扯动不断旋转的黑色闪电一点点淡化,出现了玄幻不定的感觉,但其中的杀伐之意却丝毫未减。

这是被杜尘炼化的征兆。

从硬实力来说,杜尘早就超越了同为巅峰神王的黑天大神,九幽老祖等,后来又在虚实之间炼成了虚实之轮,力量更是暴涨,已经接近了太学主这种金仙之王。

这次炼化了太学主,融合了他的虚实剑意,对虚实之力的掌握更深一层,已经是完美达到金仙之王的地步,在幽冥大世界,大阿修罗界这种高等位面,也能成为一代至尊。

而现在随着心杀之力的不断炼化,杜尘的上限再次提高,因为提丰也是巅峰神王的位格,能量近乎无穷,炼化之后,不仅实力暴涨,而且多了心杀之力的恐怖攻击手段。

随着被虚幻之轮撕扯的黑色闪电完全变成虚幻,巅峰神王总量的心杀之力被彻底炼化。

“成了。”

杜尘身旁虚实变幻,和本源脉络的共鸣达到了极点,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无穷法则震荡。

他将内空间打开,抓出一个女仙。

“你……”女仙原本面露喜色,但看到杜尘的一瞬间,瞬间又被惊惧所替代。

“曼莎罗,没想到吧。”杜尘微笑看着她。

“你怎么……这里是哪里?”曼莎罗惊恐四顾,虚实之间的恐怖氛围让她全身法则震颤,几乎快要散架了。

小小的金仙,在本源脉络中就像处于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小船,随时会被巨浪颠覆,拍打的粉身碎骨。

此刻不断有虚实幻影在她身边出现,想要将他拉入位面投影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