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逃了?/病毒进化从宝可梦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学主,西煌至尊,今天你就留下吧。”杜尘大喝一声:“堕落秩序,逆转法则,诸天轮转,拳破万古。”

杜尘背上出现上千条巨大的手臂,这些手臂共同托举着一个虚幻的黑色光轮。

随着他一拳打出,光轮轰落。

本源脉络瞬间出现跌宕,永恒处于虚实之间的无尽源头居然“起风了”。

这是诸天轮转之拳的拳风!

“不动真剑,给我挡住。”刚刚将部分本体切落的太学主动起全部法力,一斩划出。

开天辟地的剑光和扭转万古的光轮相撞,爆发出一道道虚实相间的闪电,本源脉络中万般投影片片粉碎,连通已经被同化在本源脉络中的血河罗汉,雪樱仙等人都粉身碎骨。

一击相撞,太学主全身距振,吐出一大口白光似的鲜血。

原本他的力量要强过杜尘不少,但现在因为病毒入侵被迫斩掉了部分真身,整体实力滑落,这才一击重伤。

“哈哈哈哈,西煌天至尊不过如此,在本源脉络参悟万年,看来也不过土鸡瓦狗罢了。”杜尘大笑一声,背后千条手臂各捏法诀,又是千般神通。

这些神通纷纷飞入在空中又如永恒旋转的光轮上,化作一道道小轮,各种规则神通交相辉映,史诗宏唱,气象恢弘。

“很好,小辈。”太学主发髻砰的一声爆开,满头长发飞舞。

此时的他不似金仙,却反像魔神。

“不动真剑,剑破穹苍。”太学主气势爆炸,手臂前伸,双掌贴合,无尽的白光从双掌剑爆射而出。

这些光线冲向四面八方,组成一张恢恢剑网,铺天盖地的罩落下来。

杜尘也不废话,从来没有过这么酣畅淋漓的战斗,尤其是在本源脉络中,没有任何的外来影响,打的最是痛快。

上千种神通变成的光轮组成一只巨轮,搅动诸天,搅动万古,搅动神魔,搅动过去未来,轰然和剑网撞在一起。

无数剑丝组成的大网好像渔网裹上了绞肉机,瞬间四分五裂,被搅碎成渣。

“嗯……”杜尘正要追击,发现本源一阵震荡,太学主的身体骤然消失。

杜尘光轮回身,绕着他徐徐旋转。

太学主的根本神通是太乙不灭体和不动真剑,太乙不灭体不仅坚韧无比,而且能无限重生,想杀死他都难,而不动真剑更是无上剑诀,是主宰级的神通。

这两者相加,再配上太学主巅峰神王的位格,让他成为星空主宰下第一梯队的强者。

这种强者正面相对还好一点,但若是隐藏气息伺机偷袭,那便麻烦了。

杜尘用虚实之轮护住全身,慢慢感应太学主的气息。

本源脉络虽然勾连万界,大的不可思议,但太学主毕竟是外来的,他的气息即便隐匿起来,也不可能完全藏住。

杜尘一边戒备,一边感应。

半晌,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怪异。

本源脉络中居然找不到。

太学主的气息似乎彻底消失,除了他自己切断的那部分被病毒感染的本体,其他一丝都感觉不到。

嗯?

这只能说明一个情况。

太学主跑了……

堂堂的西煌天至尊,无上金仙大能,居然一声不吭就跑了……

杜尘难以置信,又感应了一会,将范围再次扩大,甚至探寻到本源脉轮的万界投影中。

但即使如此,都没有发现他的一丝痕迹。

呵呵。

杜尘摇摇头,太令人失望了……

不再纠结此事,杜尘回身看向那团不断扭动,但却被一道道黑线丝丝困住的白色光团。

这是太学主被切下的部分本体。

他将所有侵入体内的病毒全部聚集后果断切下,遗留在了这里。

嘿嘿,太学主。即便你跑了,只要凭借这一团神王血肉,你跑遍诸天万界我也能找到你。

杜尘一把抓起这团白光一样的血肉,它在杜尘手中疯狂挣扎,似乎想要挣脱出去。

“去吧。”杜尘哪会让它逃跑,一把将其扔到虚实之轮中。

虚实之轮像一个无止境转动的磨盘一样瞬间将其碾碎成无数光点,杜尘伸手一抓,从光轮中抽出一把通体纯白,带着寥寥几道黑线的长剑。

杜尘用虚实之轮,一瞬间将这团血肉炼成了一柄神器。

神王级的神器。

太学主修炼不动真剑,他的血肉中蕴含着道痕,神纹和规则之力,将其炼至成一柄剑最合适不过了。

而且其中还带着病毒,更添神妙。

“就叫你太学授首剑。”杜尘炼成神剑,将其收回自己的蜂巢中,然后将目光投向本源脉络的深处。

刚才和太学主一战,太学主在黑天弃绝大阵中交映杜尘感悟的时候,杜尘也在偷摸学习太学主的感悟。

两者相加,太学主前进一步,杜尘也前进了一步。

大战之后,杜尘炼成虚实之轮,对这道本源脉络的了解更深一层。

一步,两步,三步……

杜尘继续向内走,这次一连走了九十九步,才再次出现虚实变幻,将他向投影中拉扯的情况。

看来这就是我目前的极限了……

杜尘知道一次走到脉轮的尽头是不可能的事情。

本源脉络链接的是本源大世界,它的尽头在大世界中,连星空主宰都不得其门而入,更何况是他这个巅峰神王。

还是先出去吧,本源脉轮没有时间概念,这次出现不知道外面是怎样的物是人非。

杜尘回头看了一眼,和自己一起进来的雪樱仙和血河罗汉已经彻底被本源脉轮炼化,成为本源的投影。

或许这对他们来说不是坏事,毕竟成为本源投影也算是另一种不死不灭。

就像杜尘和太学主的战斗将投影粉碎了数次,但现在投影却依然在这里,就好像将水面上倒影的月亮打碎,等水面平静后,月亮依然照耀在那里一样。

虚实之轮转动,他周围的空间一阵阵回荡,一股庞大的吸力出现,杜尘纵身一跃,从本源脉络中脱出。

就好像从水底一下冲出水面,杜尘再次出现在那个微风习习,泉水流淌的旷野。

黑白瞳色的年轻人站在那里一脸微笑的看着杜尘,开口道:“果然只有你一个出来,看来你收获很大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