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自己打自己/病毒进化从宝可梦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生活在琅琊雪域的雪樱仙见惯了魔族之间的血腥杀戮,但如此手段还是第一次见。

“你们两个混蛋,我出来绝对饶不了你们。”血河真君被封印的部分在冰牢中凄厉大吼。

他的本体被度化了近一半,损失惨重,就算从脱封而出,也要实力大减,甚至位格都要跌落。

“好,我给你这个机会。”杜尘冷笑一声一抬手解封了血河真君另一半本体。

浓稠的鲜血在空中化作一个血色旋涡,直接朝被度化后跌坐在空中的血河真君罩了下去。

这个选择不出杜尘意料。

血河真君全盛时期尚且比不上他和雪樱仙,更不要说现在损失了一半。

他目前当务之急自然是吞噬收回那被度化的部分。

那半个念经身影凌然不惧,身上血色瞬间化为纯金,连脑后堕落秩序化成的大光相也爆出耀眼的光芒,变成一座九层佛塔,死死抵住本体的吞噬。

“你我本是一体,皆来自空性,相信通过我,你已经感受到了无边佛法,不如和我一起皈依佛门,成为**罗汉,从此跳出诸天,不受万般约束,永享极乐。”被度化的血河真君安座佛塔,金光笼罩,一派大罗汉气度。

“闭嘴。”血河真君当然能从另一半的身体中感受到那洗脑般的梵音纶唱以及那不断试图度化他本性的恐怖意志。

但正因为这样,他更要加快吞噬的步伐,决不能让释门将自己奴役。

无边血浪和金光几乎各自遮蔽了一半的天空,将这整片空间变成了金红两种壁垒分明的界域。

“接下来怎么办?”雪樱仙看着正和自己作斗争的血河真君,问杜尘道。

“先等会,我们不着急。”杜尘淡然回答。

正在血河真君和自己斗的你死我活的时候,第八十八关的古朴大殿进入了两个气息微弱的身影。

“哥哥,你坚持住。”珈蓝抱着身体几乎消失了一半的哥哥迦楼,眼泪止不住的下落。

“我……可能坚……持不住了……”迦楼赤幽魔族的强横肉体此时从腰部断裂,鲜血不要钱似的喷涌,甚至内脏都在地板上流了一地。

这两人本来实力低微,但因为杜尘堕落秩序的影响而获得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灵感,这些灵感让他们在前面得到关卡里甚至超过了很多比他们强大的多的竞争对手。

但堕落秩序只是引领,并不能替代他们闯关,很多危险的关卡依然让两人狼狈不堪。

尤其是在经历了乱战之后,实力大减的两人终于被空间之力的考验难住。

珈蓝因为判断错误即将丧命,在迦楼舍身相救之下,她保住了性命,但各个迦楼却被空间之力拦腰截断。

虽然赤幽魔族先天强横,但这空间之力是星空主宰布置,蕴含规则,寻常手段根本救不回来,珈蓝虽然掌握很多秘法也束手无策。

“这机缘……看来是……你的了,你……要好好……活下去。”迦楼的气息微弱,虽然两人找到传承是大机缘,但他显然气运不足,机缘来了也镇压不住。

“不……不……我要和哥哥一起……”珈蓝抱着珈蓝,仰头大喊:“这机缘我不要了,我不要什么传承,我只要哥哥或者。”

“不管是神也好,是魔也罢,只要能救我哥哥,我什么都愿意。”珈蓝声嘶力竭的大喊着。

突然,她看到满天飞舞的神纹。

这个大殿中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神纹,它们就像萤火虫一样发出荧光,成群结队的飞在空中。

“这,这神纹……”珈蓝抹掉眼泪,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些神纹。

她知道这肯定就是这一关的考验,或许通关之后,可以有救治哥哥的方法呢……

“这些神纹,可以凝结成治愈之力。”珈蓝脸上露出喜色。

天无绝人之路,这些神纹的出现,就意味着他们气数未尽。

“哥哥,你再坚持一下,这些神纹蕴含着治愈之力,只要我炼化它们,就能救你了。”珈蓝赶忙道。

事不宜迟,珈蓝连续给迦楼的伤势施加了几道封印,虽然不能治好伤口,但能减缓恶化。

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开始聚精会神的研究起古朴大殿中飞舞的规则神纹。

“他好像有点撑不住了,我们还不动手?”雪樱仙看着血浪和金光的大战。

虽然血河真君被炼化的部分只占本体的三分之一,但现在这三分之一有青灯佛焰的加持,和另外一半自己对上完全不落下风,甚至还隐隐压过自己的本体一头。

反而血河真君的本体既要攻击,又要防备杜尘和雪樱仙,不仅无法吞噬被度化的部分,反而有些节节后退。

“时机也差不多了。”杜尘微微一笑,对处于分裂状态的血河真君大喊道:“真君莫慌,我们来协助你。”

说着,杜尘反手一道神力,投向血河真君。

血河真君吓了一跳,刚才杜尘就是装作要拉开两人的时候下了黑手将他封印,现在突然出手,谁知道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他连忙躲开,血光一撤,度化血魔的金光顿时压了上来。

但这次杜尘倒没有坑他,度化血魔压上来的金光被杜尘的神力阻挡,没有击中血河真君。

“你想要做什么?”血河真君连忙顶上,但还是不信任的问道。

“帮你啊。”杜尘认真道:“本来想着你能击败自己的另一半,但没想到你如此不堪,若是你被彻底度化,这可是我们魔族的大损失啊。”

血河真君闻言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刚才要不是你们出手偷袭,我会是系现在这个局面?

现在跟我提魔族的损失,脸皮咋这么厚呢……

“那你们还不全力出手……”血河真君忍着骂娘的冲动说道。

“真君有所不知,根据我刚才的分析,这一关的关隘还在掐灭那灯芯。”杜尘说道。

“……”血河真君没有接话,专心对抗着被度化的自己。

同时心中暗骂,这不是废话吗?从刚来不就在用各种方法掐灭灯火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