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说破/病毒进化从宝可梦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来吧。”杜尘扔出一个精灵球,怪颚龙巨大的身躯出现在贵宾室。

“这是什么精灵?”银看到怪颚龙,眼中闪烁着惊讶。

他自己精灵搭配虽然很全,但主要方向则是地面系,自然能看出这只精灵的强横。

可恶,单从气势来看,我的尼多王很可能走不过一招。

尼多王是他第一只精灵尼多朗的最终进化形,也是他主修地面系的直接原因,当然,他不承认自己走这条路是受了有“大地的坂木”之称的父亲影响。

“不是强者为组织服务,而是组织为强者服务,若你足够强大,再庞大的组织,也不过是你的工具罢了。”杜尘淡淡道。

虽然顶着火箭队干部身份的他说这个话并不合适,尤其还是说给首领的儿子,但杜尘不在乎,他又不是真正的阿波罗。

“……”银虽然年纪小,但很聪明,自然明白阿波罗话中的意思,让他没必要执着于火箭队,呵呵,说到底,还是老头子派来劝退自己的吗?

看着银的表情,杜尘就知道这个年轻的叛逆少年对这些话是听不进去的,何况少年真正的目标也不是火箭队,而是父亲坂木。

“银,你是主修地面系的对吧。”杜尘突然开口道。

“嗯。”银点点头,阿波罗知道他的精灵特长并没什么可意外的。

“那好,放出你的精灵,和怪颚龙玩玩吧。”杜尘道。

银眼睛一亮,阿波罗这是要指点他,虽然阿波罗不是地面系,但有至少首领级的精灵喂招切磋,对尼多王好处多多。

由于坂木反对他加入火箭队,所以火箭队内的强者没人会理他,而火箭队外的强者他也没资格去挑战。

贵宾室自然没法动手,三米高的怪颚龙跺两脚就能把这拆了。

杜尘吩咐怪颚龙去山岩区域和银的尼多王玩上一会,而他自己,则继续在贵宾室等着其他几个人到来。

银和怪颚龙刚出去没一会,就有三个人进入贵宾室,正是奥菲利亚,甚二和芙洛拉。

杜尘从感应中已经知道芙洛拉被安排去了游戏城,不过也没关系,反正金黄市这种大城市很快就面临联盟的全面检查,游戏城这种地方正好隐藏。

“初次见面,你好。”杜尘笑着朝奥菲利亚打招呼道。

“你就是蜂巢的首领?”奥菲利亚从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开始,就认出了他的身份,联盟成都地区头号通缉犯,火箭队高级干部阿波罗。

“是的,请坐吧”杜尘笑着点点头。虽然他以前寄生过奥菲利亚,对她从内到外了如指掌,但正经用人类身体见面,还是头一次。

“……”奥菲利亚坐在甚二和芙洛拉旁边,心中暗自揣测蜂巢和火箭队到底是什么关系……

“由于前几天我们在水晶洞窟中的损失,现在整个蜂巢已经不足十人。”杜尘淡淡道:“接下来,我将去合众地区走一圈,所以,整个蜂巢在关都的事务将交给你们来负责。”

杜尘嘴上说的是你们,但眼睛看的却是奥菲利亚。

这三个人里面甚二处于半傻状态,芙洛拉虽然融合度高,但没有发展组织的经验,也只有奥菲利亚的这个特工高材生能做这种工作了。

“阿波罗先生,身为希鲁夫的员工,我想,我无法为火箭队服务。”奥菲利亚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奥菲利亚小姐,请坐下。”杜尘淡笑道。

“……”奥菲利亚听到阿波罗的话,本待转身离开的身体不自觉的坐回了沙发,这种感觉很奇怪,不是身体被控制,而是她无法拒绝对方的要求。

“呵呵,我要你服务的不是火箭队,而是蜂巢。蜂巢与火箭队并没有什么关系。”杜尘看着她:“只要你完成我的要求,我就让你进入X实验室。”

杜尘看到,奥菲利亚眼神瞬间变的凌厉,但又迅速平静下来。

果然是受训特工,发现暴露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和逃跑,而是干掉在场所有人。

“你依然可以为暗组服务,但这必须建立在维护蜂巢利益的前提下。”杜尘继续开口。

“你……”被说破隐藏身份和任务的奥菲利亚眼神终于出现惊骇:“你是超能力者?”

经过训练的特工,意识极为坚定,一般的催眠都攻不破他们的意识防御,但有些强大的超能力者,却可以通过精神能力强行读取思想。

“我的确是超能力者,当你加入蜂巢的时候,你的思想,便已经和我共享了。”杜尘笑道。

共享?蜂巢?

原来是这个意思,怪不得意识指令会直接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也是我可以控制甚二的原因……

“至于蜂巢是做什么的,你很快就会从暗组得到提示。”杜尘知道,暗组还没有将病毒的事通知每一位卧底人员,但这也是迟早的事。

“……”奥菲利亚不禁感觉自己好像是个透明人,所有想法似乎在对方面前暴露无遗。

“好了,我会将任务通知你们,希望你们能尽力完成。”杜尘对着三人点点头,走出了贵宾室。

“看来,以后就跟着你混啦。”芙洛拉转头看向奥菲利亚。

她也不笨,知道今天阿波罗的主要目的是见奥菲利亚,从交流来看,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阿波罗不在时他们的领导了。

“……”没有理会芙洛拉,奥菲利亚还在回味刚才的交流。

蜂巢的首领居然是阿波罗,可他又说蜂巢和火箭队没什么关系……

她能感觉到阿波罗说的是实话。难道阿波罗要自立门户?而且,他说会从暗组得到提示是什么意思?这和暗组有什么关系。

杜尘没有打算将病毒的事情一下子告诉奥菲利亚,她毕竟是官方的人,和芙洛拉他们不同,她在病毒的事情上是天然的敌对立场,只有一步步潜移默化的完成转变,才能让这个感染体全心全意的为蜂巢服务,而不是迫于命令,敷衍的完成。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杜尘坐上体育馆内部汽车,来到山岩区,看到银的尼多王已经满身的伤痕,但显然还有剩余体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