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我求求你走吧/90后风水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背上,趴着一个红装女子!

她倾国倾城,闭月羞花,从发丝到嘴唇无一不美,姿色完全不亚于夭夭。

但是,这特么是三途女啊!

我看倒影,她也在看倒影,一脸天生的幽怨,双目赤红,仿佛林黛玉一样,惹人爱怜又让人恐惧。

我真的尿了,僵硬地扭头看自己肩上,啥都看不见。

三途女有形而不可视,她不是死人也不是活人,根本无法定义。

她明明有身体,却能影藏起来不可视,还能趴我背上跟鹅毛似的,她这是缠上我了!

我估计彼岸花是一种冥界契约,我抓了彼岸花,三途女就认定我了,她跟着我才逃出了七大老祖的魔掌。

但这不是我自愿的啊,老子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了彼岸花。

我更加僵硬地起身,完全不敢看水中的倒影了。

咬咬牙,我嘶声道:“三途女,你走吧,我救了你,你放过我,咱们两清了。”

三途女屁反应也没有,我也看不见她,相当于跟空气讲话。

我琢磨了起来,三途女似乎不会害我,但一直趴我背上也不是个办法,我以后睡觉、洗澡、拉粑粑怎么办?

让她全程看着?

“三途女,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必须走,我不贪图你的身体,也不需要你帮我挡劫煞,你去轮回也好,自由也罢,跟我无关。”我发狠,把话挑明。

三途女还是不回答,我就想她会不会已经走了?

我又探头看了看水中倒影,她尼玛跟我对视呢,走个屁!

我捏捏拳头,直接一剑斩魂砍向肩后,然后再看倒影,三途女还是老样子,根本无事。

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跟我一体了,我竟斩不了她!

我内心那个憋屈啊,手掌一抬,凌空画阴火符,然后打组字诀,再融合业火,变成了业火符。

这是我七重境界下画的业火符,威力暴增数倍,绝对是杀鬼利器。

我将业火符往肩后一贴,贴在了空气上,它没有落下。

我一喜,这张业火符不是实体,它是气体,能贴在空气上说明是贴在了三途女的额头上!

她终究还是有形的,我的业火符可以贴中她!

我心念一动,一道太清气打入业火符,激活它。

本以为它会化作一个火球,将三途女烧得嗷嗷叫,结果它纹丝不动,我竟无法激活!

我心下一惊,再次探头看水中倒影,这一看我气了个半死。

业火符的确贴在三途女的额头上,但三途女在吹业火符,一下又一下,跟吹刘海似的,令得业火符完全被冥气侵蚀了,哪里还能着火?

这三途女也是奇葩,她跟个僵尸一样,人家把符贴在她额头上了,她还能噘起嘴吹!

僵尸能尼玛吹符吗?

我彻底绝望了,将业火符一扯,用河水洗了洗脸,勉强打起了精神。

我回到步行街,心情杂乱,不过还是得小心谨慎,先打量了一下人群中,看看有没有七大老祖追来了。

结果没看到七大老祖,反而看到了王东和依女。

他俩竟然来这么远吃宵夜,肯定是依女怂恿的。

其实王东很困,一边走一边打哈欠,而依女兴冲冲的,吃个不停,完全不理王东的。

我心下莫名一松,见到老伙计了,心情好多了。

我跑过去,远远喊道:“王东!”

王东瞬间不困了,扭头一看我就狂奔而来:“我的李哥啊,我还以为你……吓死我了,麒麟子那个逼都回来了,你还没回来!”

他一把抱住我,差点把我勒吐了。

我不自在,不是被抱得不自在,而是我知道我背上有个三途女。

“行了行了,别声张,我们一起逛街,我先去买衣服换了。”我迅速道,对七大老祖依然心有余悸。

王东看我神色不对劲儿,立刻点头:“走,换装去!”

我们快步去买衣服,依女这才看见我,提着两袋小吃跑过来:“李十一,吃吗?”

我吃你个大番薯!

不多说,我赶忙去换装,还把头发剪了,完全来了个大变身,而且不太清化鬼了,我阳气冲天,跟在木雅山那时候截然不同。

之后我们三人去吃宵夜,喝了几瓶啤酒,可算是不慌了。

王东跟我叽叽喳喳地说着趣事:“李哥,之前那帮人不是下山吗?公输良都下来了,他个二愣子有点傻乎乎的,说自己睡了一觉,醒了跟着一群人下山了,都不晓得发生了啥,也不见你。”

“魔道大溃败啊,上千人,下来的只有三百多人,我的天啊。九鬼门三天尊都负伤惨重,麒麟子在朋友圈骂了很久的三途女呢。”

“对了,听说有个南岭巫女,艳绝天下,是魔道中的第一美女,李哥你见到了吗?”

王东不愧是交际花,他没上山都知道这么多事。

我内心苦笑,魔道第一美女就不要提了,她迟早砍死我。

而且我背上还有个冥界第一美女,完全不知道该咋办了。

咕噜噜又灌了几瓶啤酒,我们才回酒店去了。

我可是累惨了,而且十八层地狱把我折腾得够呛,我也不管什么三途女了,直接洗个澡睡觉,睡醒再说。

这一觉睡到了翌日正午,终于睡够了。

客厅里有声音,挺耳熟。

我开门一看,却是陆星海和杨公尊来了,王东跟依女在和他们聊天呢。

见到我,陆星海和杨公尊一喜,纷纷恭敬问好:“李大师醒啦?”

“咋了?”我精神挺好,毕竟是七重高手了,不用修炼都会主动运气,不想精神也得精神。

“李大师,五普河恢复正常了,我今早看到几只流浪猫回来了,还喝了河水呢,完全没事!”陆星海兴奋道,他这才大石落地。

我了然,冥鬼都死光了,彼岸花也被沐兰带走了,至于始作俑者三途女,在我背上趴着呢。

五普河自然会正常。

“那就好,不枉我走一场。”我笑了一声。

两人再次道谢,说了半响才离开,他们就是专程来道谢的。

他们一走,王东就掏出手机:“李哥你看,修士界都在说三途女失踪了,有老祖出手都没逮到,三途女也太强了吧!”

修士界已经震动了,估计某些老祖回派内说了一下,然后走漏了风声。

七大老祖空手而归,着实气恼。

我心安了,七大老祖回去了,我彻底安全了。

我不多看,去洗漱,结果看见镜子的时候又想到了三途女。

我一夜安眠,她会不会已经走了呢?

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打出了一道金光,令得镜面折射,映照我。

这一照我大喜过望,因为背上没有东西了,三途女不见了!

“哈哈哈!”我大笑三声,甩掉那个祸害了!

不料下一秒,我听见浴缸里传来水声。

我不由一咯噔,拉开浴帘一看,水龙头自动放水,似乎有人要泡澡一样。

我喉咙一动,跑去找来镜子对准浴缸,此时浴缸的水都满了,我镜子一照,再打金光,看见浴缸中躺着一个红装女人。

她跟个尸体一样躺着,全身泡在水里,吓死个人!

正是三途女,她本质上是个从冥河里逃出来的水鬼,是喜欢水的!

“三途女,你当这里是冥河吗?我求求你走吧!”我都想哭了。

三途女脑袋不动,手抬了起来,指着浴室里的大镜子。

我一看,镜面出现了字。

“我非人非鬼,两界排斥,无家可归,求收留。”

我给看懵了,求收留?

我也在镜子上写字:“我已经救了你了,你还要跟着我,不行!”

“我能生死人白肉,能挡天劫恶煞,能当修道伴侣……你既然已经收留了万灵邪,何不收留我,或许我有大用。”三途女继续写字。

我心头一动,她竟然发现了唐汐!

唐汐是需要复活的,三途女或许真有大用。

“那你好歹显形啊,你这样让我瘆得慌。”我迟疑一下道。

“未知你人品不敢显形,若被你剑气所伤,我恐遭你凌辱丧失清白,三途处子也是有尊严的。”

我嘴角直抽,老子会那啥你?

我特么有龙女有欲妖,还有小蛊女,会看上你一个非人非鬼的怪玩意儿?

“你连铃铛都玷污了,别怪我多想。”镜面又出现了字,还加了个笑脸。

我给气得心肌梗塞了,这特么是什么话?

李十一和罪己铃不得不说的背德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