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情之一字/农门肥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华靠在床头,把玩着手中的珠子,越月郡主说,他的师父是十年前天下闻名的,亦正亦邪神偷斐一手。

斐一手在十年前就金盆洗手,又因他在成名前偶遭越月郡主的外公褚大儒接济,救了他一命,因有这一渊源,越月郡主这才拜他为师。

越月郡主一皇室郡主,当然不是去学他的神偷技艺,而是因为他的武功高超,跟着他学习武功。

这颗珠子是神偷偷来的,至于什么时候偷的,又从哪偷的,越月郡主都不知,杜华也不好打破砂锅问到底,能告诉她她师父的真实身份,已经是了不得了。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这颗珠子真与三王妃那颗无关!

杜华原计划是把珠子放到医箱里去三王府为文玉郡主看病,然后假装弄翻医箱,让珠子掉出来。

如若这珠子是三王妃的,文玉郡主不可能不认识,当珠子掉出来,当场便能清楚了。

但是,现在这珠子是越月郡主他师父偷的,且他师父的身份还不宜让外人知晓,杜华只好打消了先前的念头,放弃了原计划。

“既然是先皇赏赐的,说不定太后娘娘会认识!”

杜华喃喃了句,将珠子扔进了空间,然后倒头,拉被,睡觉。

雪后,天气晴郎。

因为下雨天冷变得清冷的美味阁再次热闹起来。

东方觅清一如往常跳下马准备从后门进美味阁。

“啊……”

突然,一声惊叫,有物体从天而落。

东方觅清眉头一蹙,动作比脑子快,一飞身,伸手接住了那掉下来的“物体”。

当他双脚落地,便发现自己接住的是人,而不是“物体”。

二人四目相对,东方觅清:“……”

“三……三公子!”怀中的人结结巴巴。

东方觅清一脸无语的将人放下,“五小姐,你……你怎么掉下来了?”

“失……失足掉下来的!”

上官如意红着脸道,她哪敢说东方府一直没有动静,她着急,便日日来美味阁,或是去珠宝阁想看看他。

刚刚她听到熟悉的马蹄声,知道是他来了,便爬上窗台伸了身子出来望,人是看到了,可是受伤刚好的脚却不给力,一不溜神她就摔出来了。

东方觅清放得小心翼翼,“你的脚可好了?”

“好,好了!”

这一声关心,让上官如意觉得脑袋里的烟花瞬间绽放。

哇,三公子,关心她了。

“那你站好!”

“刚……刚才,没伤着公子你吧?”

她一个大活人掉下来砸到他身上,她害怕砸伤了他。

“我没有事!”东方觅清摇头,不过这一摇不要紧,一头墨发却披散了下来。

“你……你的玉冠摔坏了!”

上官如意抬头四看,在不远处找到了东方觅清已经碎成了两半的玉冠。

“到……到时候我赔一个给你!这个你……你先系着。”上官如意手忙脚[ www.sbiquge.info]乱,从自己头上抽下一根锦丝带递给东方觅清。

东方觅清微微叹了口气,这是他第二次救了人家姑娘,与人家姑娘再次有了肌肤之亲,早知她意的东方觅清沉默着接过发带。

“好!”

当着上官如意的面,东方觅清用紫色发带束紧了长发。

先前,上官如意只是因为着急,一时慌乱递了发带,后来想想又觉不妥,本想缩回手,没想到东方觅清却接了她的发带,这是不是说明……

上官如意微红了眼眶,这段时间的纠结和挣扎让她很累,失落,于是眼一闭,大着胆子表白:“三公子,如意知道,如意配不上你,但是自打你上次救了我后,我……我这颗心却再也收不住……”

东方觅清抬眼静静看她,“以后别再偷偷跟着我了,你看多危险!”

“你……你都知道?”上官如意神色慌乱,“我……我不是要窥探你的生活,真的,我只是……”情难以自禁,想看看你。

上官如意以为东方觅清会发大火,因为没一个人愿意自己的生活被别人窥探。

“小姐,小姐……”

远处传来竹竹哭着的声音,刚刚她不过一转身的功夫,小姐就不见了,房间就一个窗户,不作他想,小姐肯定是从窗户那掉下来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摔坏?!

“回去吧!”东方觅清转身要进院门。

“三公子!”话都说出了口,上官如意想知道一个答案。

“?”

东方觅清停步回首。

“我还有没有希望?”

上官如意问得没头没脑,但是东方觅清却是听清楚了她的意思。

真是个傻女孩!

东方觅清摸了摸头上的发带,“做为你送发带的回赠,那玉冠便回赠五小姐了,如果五小姐不嫌弃的话,拿去修理一番罢。”

上官如意一脸懵的看着东方觅清摸发带的手,然后又看了看手里的玉冠,半晌后这才明白过了东方觅清的意思,立即眼神儿通亮,心中狂喜:“不嫌弃,不嫌弃的!”

已经走进院门,将院门关了一半的东方觅清弯了弯嘴角。

大哥说得对,他是男人,就应该负起他的责任,而花儿,是合作人,是朋友,更是妹妹,好友的未婚妻,这一辈子,她只适合放在心里。

竹竹赶到时,便只见自家小姐姐好好的,站在那捧着什么东西傻乐!

“小姐,小姐,你没事,太好了,太好了!”竹竹一把抱住上官如意,又哭又笑。

“别哭,难看死了!”

上官如意将手中碎成两瓣的玉冠偷偷塞进袖子里,一脸开心又嫌弃的推开抱着自己的人。

“小姐,我都吓死了!你摔到哪儿没有?让我看看。”竹竹上下其手要摸上官如意。

“我没事!”上官如意再次推开她的手,一脸得意,“又是三公子他救了我!”

“东方三公子?”

竹竹惊讶。

“除了他,还会有谁?!”

上官如意摸着袖子里的玉冠,心中甜丝丝的。

三公子他这是答应她了吧?

“竹竹,走,回家!”

“好,好,回家!”

竹竹松了口气,小姐终于能想着要回家了。

东方觅清上了二楼,回了自己专属的房间,取下上官如意的发带放好,重新换了个玉簪带上。

缓步走到窗户边凝目外望。

雪停了,太阳出来了,但白雪还覆盖着大地,上面跳跃着的黑点是出来觅食的小鸟。

这些时间上官如意为了见到他,不是去珠宝阁,就是来美味阁,他都是知道的。

她完全是为了见他,而不是像郑烟儿那般处处跟踪他,查他的踪迹,情之一字,很难说清,他深有体会,所以,他并不怪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