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这一剑,我来接!/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剑锋,直指楚烈!

“不想死,就滚!”

出现在这里的青年剑客,霸道强势地呵斥道!

话音落下,楚烈的眼神泛起一抹冷意:“呵呵,原来是个想捡漏的?”

霍蓉这个时候,美目也露出了一丝气愤和不善,盯住了何长空。

“看来你是不滚了?”

何长空冷声质问道。

“该滚的,好像是你!”

楚烈语气森然。

开玩笑!

自己费了半天劲一路追过来,甚至着了这只变异蝙蝠的道儿,差点栽了。

好不容易,干掉对方,即将收货一枚生命晶的时候,突然有人想要从他手上虎口夺食?

楚烈怎么可能答应?

“那我就杀了你,再坐收渔利不迟!”

何长空手中长剑一抖,发出了一阵嗡鸣的颤音。

下一秒,脚下一点,直接朝着楚烈杀了过来。

楚烈冷哼了一声,手中开山刀也灌注气血之劲,悍然迎了上去。

铛!

刀剑瞬间相击,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声,二人平分秋色。

只是,楚烈手中的开山刀,顿时多了一个缺口。

何长空眼中闪过一抹惊异之色,似乎没想到楚烈的实力能够抗衡自己。

就在此时,一道刀光紧接着袭来!

霍蓉也紧接着出手了,和楚烈一起围攻何长空。

何长空冷哼了一声,手中长剑凭空一转,挡住了霍蓉的一刀,然后剑身一滑,剑尖刺向她的咽喉。

霍蓉连忙闪躲,而此时楚烈暴喝了一声,跳起来一刀朝着何长空当头劈下。

何长空剑势陡然一变,竟是生生改变了攻势,长剑瞬间架住了楚烈这一刀。

一时之间,楚烈和霍蓉联手,跟何长空展开了一场冷兵器之间的厮杀。

楚烈心中暗暗惊异,只感觉这青年剑客,剑法精妙到了极点,而且绝对实力也是非常恐怖。

自己和霍蓉联手之下,竟然才跟对方斗了个旗鼓相当。

当然,楚烈这个时候,各种底牌都还没用出来。

不过一样,对方不一定就没有什么底牌和杀招。

就在此时,楚烈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对方气势陡然暴涨。

一剑,携带着恐怖的威势,直接将楚烈和霍蓉荡开,而后自己也同样抽身后退。

下一秒,他全身气血涌动,全部朝着右手长剑汇聚了过去。

整个人,腾起一股犀利无匹的剑意,散发着无比危险的气息。

身上的气势,在急速攀升!

“二打一?有用么?”

何长空冷笑着说道。

楚烈脸上浮起一抹邪笑,语气揶揄道:“你好厉害!”

何长空闻言,无比狂傲而自信地说道:“接下来这一剑,是我神虚门传承千年的底蕴,更是我何长空养剑数年的成果,我看你们,怎么挡!”

说着,只见他手中的宝剑周身,涌动着一股血红色的气血之力,散发着令人心悸的锋锐。

楚烈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向前跨出了一步,冲霍蓉沉声道:“你闪远点,这沙比要动杀招了,这一剑老子来接!”

霍蓉愣了一下,看着上前一步,挡在自己身前的男人,心里微微波动了一下。

下一秒,感觉到何长空此时那骇人的剑意和气势,霍蓉心里暗暗心悸。

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移开了数米。

“你来接?我看你,如何接!”

何长空此时冷喝了一声,狂傲而不屑地说道。

下一秒,脚下一点,持剑朝着楚烈杀了过来。

这一瞬间,他整个人和手中长剑,仿佛融合成了一体,化成了一柄刺破虚空的宝剑,朝着楚烈刺来。

楚烈此时表情凝重,面对这一剑,竟是毫无把握能够躲开。

对方气机锁定之下,哪怕他施展魔之影舞,对方的这次攻击恐怕也会如影随形而至。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楚烈瞬间进入忘我状态,同时激活狂化。

一双星目瞬间变得赤红,身上更是泛起一抹赤红,双臂肌肉膨胀虬结。

他的身影直接暴冲了出去!

只是这一次,他直接扔掉了那把已经满是缺口的开山刀,而是一拳捣出,迎向何长空蓄势刺来的一剑。

带着无影拳套的拳头,上面气血之力涌动,泛着一抹炫目的金芒。

处于忘我兼狂化状态中的楚烈,狂暴到了极点,而又冷静到了极致。

只见他的拳头精准把握,在距离对方剑尖还有一拳距离的瞬间,向外直接轰出了一道无比凝实的拳印。

拳头,并未直接接触对方的这次攻击。

对方这一剑,让楚烈都感到心悸,那种仿佛能够斩灭一切的恐怖气息,绝对不是一个后天层次的强者能够施展出来的。

这,就是古武门派的底蕴么?

就算戴着无影拳套,但楚烈仍旧不敢直接用拳头,去碰撞对方的剑尖。

不得不说,处于忘我状态下的楚烈,对危险的感知和判断,是无比正确的。

何长空这一剑,乃是神虚门的一招武技,名曰剑破虚空。

不但如此,他手中的这把宝剑,还被其常年用气血之力蕴养。

那数年蕴养在宝剑当中的气血之力,在这一剑刺出之时,完全爆发出来。

威力,堪称无坚不摧!

噗!

只见拳影和剑尖,瞬间碰撞!

楚烈这一道拳印,经过狂化状态的双臂力量加成,威力翻了一倍,再经无影拳套加成,威力再翻一倍。

这一拳,乃是楚烈除了微型激光炮之外,自身最最强悍恐怖的一击。

然而,只见那拳印在跟对方的剑尖碰撞的一瞬间,就伴随着一声如同气团爆破般的闷响,直接被这一剑击散!

不过这一拳并非无用,对方这一剑的威势,也同样被抵消了六成。

宝剑周身涌动的血芒,都黯淡了许多。

铮!

下一瞬间,楚烈戴着无影手套的拳头,终于结结实实地跟对方的剑尖碰撞在了一起。

一瞬间,竟是发出了一声如同金铁交鸣的声音。

只见楚烈脸色一变,直接闷哼了一声,身形向后暴退!

右臂,直接弯曲!

对方这一剑,经过拳印抵消之后,威力竟然仍旧如此恐怖。

此时的楚烈,只感觉整条臂膀都仿佛被一股极具穿透性的劲道侵袭,让他手臂的筋肉骨骼都感到一阵剧痛。

以至于,手臂无法支撑抵挡这次攻击而弯曲起来。

“死!”

何长空此时双目中的意外之色一闪而过,紧接着厉喝了一声,手中长剑去势不减。

在楚烈手臂弯曲,拳头被荡开之后,一剑直奔楚烈的心口刺了过去。

在这电光石火间,楚烈毫不犹豫,左手瞬间拍在对方的剑尖之上。

噗嗤!

一声利刃入肉的声音响起。

何长空原刺向楚烈心脏的一剑,方向顿时偏移,狠狠地刺入了楚烈的右胸。

一时之间,血光乍现!

楚烈此时胸肌急剧收缩,阻止利剑深入,同时左拳狠狠地捣了出去。

只见一道赤金色的凝实拳影,携带着恐怖的威势,紧接着轰在了何长空的身上。

噗!

何长空口中鲜血狂奔,身形直接倒飞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

这一切,其实只发生在一瞬间。

但看起来,就好像楚烈和何长空同时两败俱伤!

两人稍触即分,同时见了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