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杀完再吃也不迟!/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烈心中惊骇莫名!

以自己的实力,竟然挣不断段琳琳缠住自己的白色丝线?

此时的他,就如同一只陷入蛛网的猎物一般,被捆缚在那里动弹不得。

“尼玛,你是蜘蛛精?”

楚烈扯了扯嘴角,看着此时形象邪魅的段琳琳惊声问道。

段琳琳玩味一笑,然后手上突然发力,牵着丝线将楚烈直接甩到了酒店房间的大圆床上。

而后,脸上泛起一抹戏谑的笑意,如同看着任她摆布的猎物一般。

“看你还跑!”

楚烈躺在那里,惊疑不定地问道:“你tm这是什么手段?”

段琳琳得意地笑了笑:“厉害吧?这是我从一只变异蜘蛛身上获得的!你恐怕还不知道,西双版纳雨林里,生物变异的现象越来越严重了,尤其是一块区域,已经被西南战域划成了彻底的禁地!

我伤好出院以后,受命再次进入了雨林一次,击杀了一只变异蜘蛛,吃了它体内的一枚凝结物!然后就实力大涨,并且得到了这种能力!”

说着,她看着楚烈问道:“你上次不是也吞了那只变异白猿的么?你得到了什么能力?现在西南战域那边的高层,已经有了些实验和猜测,似乎这些变异生物,能让人获得某些能力。”

楚烈闻言,心中暗暗惊异。

没想到,段琳琳也得到了变异生物的能力?

看来,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并非个例和偶然。

这个世界,似乎出现了一些超出人类认知的事情。

“我?我吃了那只大猴子脑子里的东西,身上就多了一根金箍棒!可大可小,可长可短,你tm最好把老子放开,不然老子桶死你!”

楚烈这个时候又挣扎了一下,然后一脸凶恶地威胁道。

话音落下,段琳琳咯咯咯笑了几声:“是么?那最好了!”

“我曹,什么最好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楚烈闻言爆了句粗口。

只见段琳琳朝着床这边走来,然后穿着高跟鞋一步跨了上来,站在那里俯视着自己。

从这个角度看去,这妞儿简直不要太兴感迷人!

“想干什么?刚才我说今晚我是你的,你竟然想跑!那现在反过来了,今晚你是老娘的!”

段琳琳说着,竟是直接坐到了楚烈的肚子上。

楚烈被捆缚在那里,仿佛一只待宰的羔羊。

感受到那种弹性和触感,他整个人不禁一个激灵,如同触电一般。

段琳琳这么坐着,那双长腿更是近距离呈现在他的眼前,那种视觉、嗅觉和触觉上的感受,简直……

美中不足的是,自己这会儿被捆着,似乎有些屈辱。

“什么意思?”

楚烈听见段琳琳这么说,一脸惊吓地问道。

“呵呵……不瞒你说,我很快就要进入西双版纳那块禁区执行任务了!我不知道自己,这次能不能活下来!我不想自己死了,还没尝过当女人的滋味儿!”

段琳琳狂野强势说道,仿佛女中豪杰。

只是,一张脸早就已经通红欲滴。

“我去!你开什么玩笑?这么主动?”

楚烈心脏快跳了几下,看着不似开玩笑的段琳琳,惊声问道。

尼玛,这妞儿竟然想……拟推老子不成?

“呵……我们战域儿女,做事就是这样!”

段琳琳冷笑了一声道。

“妈的,帮你弥补这遗憾不要紧!能不能把老子松开?”

“我就喜欢这样!你不是个爱莲癖、被瘧狂么,难道不喜欢?”

“嘶……你这个蜘蛛精!”

……

四天后

琨仑山脉外围,重兵驻扎的营地当中,此时缓缓降落一架直升飞机。

这次下来的,是一位身上带着无尽威严的中年人!

营地的负责人和几名战官,早就站在那里等待迎接了。

“迟帅!”

中年人下了飞机之后,所有人恭敬行礼,铿锵喊道。

迟边江脸色肃然,同样冲着他们回以战礼。

几分钟之后,营地的指挥室中。

迟边江坐在那里,表情凝重:“罗刹他们,还没出来?”

营地的负责战官沉重地点了点头:“还没有!受到禁地的干扰,在里面电子设备失灵,罗刹大人他们也从未传出过任何消息!”

说着,负责战官起身,肃穆地行礼请求道:“迟帅,请您下令,让我带一队人,再次深入禁地,彻查源头,支援罗刹大人和之前进入的战士们!”

话音落下,迟边江却是缓缓地摇了摇头。

“连罗刹他们都有进无出,你们进去有什么用?”

下一秒,他踱步来到帐篷门口,远眺着那一片白雾缭绕的区域,表情一阵阴晴不定。

或许,炎夏的镇世神进去,可能还会有一线希望?

如果,实在不行,只能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毁灭这片禁地区域了。

用最极端和暴雳的方式,阻止这些白雾的蔓延,毁掉其源头!

如今,西双版纳雨林地区,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迟边江这位统帅级的巅峰大佬,都闻到了一股可怕的危机,仿佛一切都不在掌控当中。

天都,陈家大院!

今天的陈家,摆出了最高的宴客规格,只为招待一位客人。

只见宴客大厅内,一张名贵的水晶饭桌上,摆满了各种珍稀佳肴。

这些珍稀佳肴,竟然全都是素菜,不过都被烹饪的无比精致,色香味俱全。

绝对,不逊色于任何山珍海味。

只见一位头顶带着几个戒疤,身穿黄色僧衣,身形高大雄壮的光头老者,如同山岳般坐在那里。

而陈家的核心成员,在外人眼中一个个都无比尊贵的存在,今天竟是都陪着这位来客一起吃素。

“都是一些粗茶淡饭,请龙智大师不要怪罪!请用,请用!”

这个时候,陈家老爷子陈镇北,亲自为这位龙智大师添茶倒水,无比客气恭敬地招呼道。

然而,却只见对方坐在那里,表情看起来冷硬而肃然,没有一丝笑容。

似乎,心情非常不好!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他,乃是少室门这次派下山的先天高手,也是门派选择的牺牲品。

此时的心情,无比悲愤而沉重。

之前在古武层面已经传出消息,一隐世家族的先天高手入世,疑似被“看守者”灭杀。

所以门派一度,不准备再派先天高手入世!

然而,掌门几天前却是改变了主意,要再一次试探看守者是否依然存在。

因为那场大劫的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个时候,看着龙智那严肃沉凝的表情,陈家众人都惴惴不安起来。

“师父,是菜不合您的胃口吗?没关系,我马上让他们重做!”

陈云霄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恭敬地问道。

他曾是龙智的记名弟子,此时一口一句师父地喊着,尽显孺慕讨好之意。

在先天强者面前,他这位天都娇子的傲气,完全收敛了起来。

话音落下,龙智冷哼了一声,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不是让我帮你杀个人么?现在,就出发吧!”

“杀完如果我还活着,再吃不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