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离恨,血伮!/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子妖邪的狭长双目当中,泛着冷意和猜忌,一瞬不瞬地盯着离恨的眼睛。

离恨的眼神淡漠冰冷,好像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一般:“上次我们五个,分开逃跑的!是邪佛他们,为我争取了时间!”

她淡淡地解释道。

听见这话,神子那英俊妖异的脸上,浮起一抹看起来仿佛无比迷人的笑意。

“是这样?不用紧张,我就是问问!”

说着,他仿佛无比温柔,手顺着离恨的下巴,抚上了离恨的脖子。

而后,缓缓滑到芳肩、峰峦,接着蹲了下来,在离恨的细腰和翘弧上流转许久。

“神子!”

离恨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清冷,眼底深处隐藏着厌恶和抵触,淡淡地提醒了一声。

神子此时眼神一凌,突然冲着离恨挥手。

啪!

一声轻响,只见离恨脸上的面具,被神子一掌扇飞、震碎!

下一秒,露出了一张令人触目惊心的脸庞!

只见离恨的脸上,一道道伤疤狰狞交错,如同蚯蚓一样布满了她的脸!

丑陋,狞恶!

只怕谁也想不到,拥有着魔鬼身材的离恨,竟然也有这么一张魔鬼的脸。

在面具飞出去的那一瞬间,只见离恨的娇躯轻颤了一下,眸子当中闪过一抹凄然。

下一秒,神子站了起来,伸手抚摸着离恨的脸,表情逐渐变得狰狞。

“多么完美的身体,曾经多么完美的容颜!就为了不让我碰你,你就把这张脸毁了!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神子露出咬牙切齿之色,一把捏住了离恨的下巴:“离恨!我如果真想要你,你带着面具我一样兴致勃勃!毕竟,你的身材依旧完美!”

听见这话,离恨眸子带着一抹冷意,仿佛没有丝毫感情色彩一般盯着神子:“那样,我只能一死了之!”

话音落下,神子的表情变得无比森然可怕,狭长眸子当中满是戾气!

啪!

他一巴掌抽在了离恨的脸上。

离恨的身体,被他直接抽飞,落地之后嘴角渗出涔涔血迹。

“贱人!如果不是为了你的血脉,我早就杀了你!”

说罢,神子冷声怒喝,表情狰狞道:“来人,把她拉下去放放血!上次放的,快喝光了!”

话音落下,只见两名身着黑色皮甲的护卫走进房间,架着离恨走了出去。

数分钟之后,一个冰冷的牢笼之中。

离恨双手双脚被吊在铁笼上方的栏杆上,以一种无比屈辱的姿势被固定着。

只见一个导管此时从她的体内,汩汩向外抽取着鲜血。

离恨那布满伤疤的脸上,好像面无表情,似乎早就已经麻木。

只是,脸色和嘴唇,在逐渐变得苍白,没了血色!

不知道抽取了多久,足足注满了三个血袋之后,才终于停了下来。

蓬!

下一秒,她手脚上的机械镣铐松开,让她的身子砸在冰冷的地板上,躺在那里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离恨,表面上是净世会的十大圣使之一,然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身份。

那就是净世会神子圈养的血奴!

因为常年饮用她的血液,净世会神子才在三十岁之前,实力得以突破先天。

如若不然,此消彼长之下,或许离恨的实力,要比现在高上许多!

躺在铁笼当中,离恨仿佛再次回到十几年前,再次置身于那场笼斗当中。

那一次,为什么没有痛痛快快地直接死去?

这该死的黄金血脉,令她重伤濒死却仍旧活了下来,但……生不如死!

离恨的眼神仿佛透着一抹哀莫大于心死,只有心中的仇恨,在支撑着她活下去!

“霍先生不必紧张!霍老大的人,不是我杀的!”

地下拳场的后台大厅当中,楚烈看着扭头就跑的霍今歌父子几人,脸上浮起一抹无语。

话音落下,霍今歌愣了愣,这才停了下来。

转身之后,脸上带着惊疑不定之色看了看现场,再盯住了楚烈,仍旧一副神经紧绷之色。

“今歌,楚先生说的是真的!刚才杀我们的人,已经被楚先生解决了!说起来,还是楚先生救了我们。”

霍四海这个时候眼珠子转了几下,连忙冲霍今歌解释道。

然而话里话外,却是带着一丝讨好楚烈的意思。

他嘴里这么说,其实内心仍旧无比紧张惶恐,生怕楚烈一言不合,同样对他们展开屠戮。

见到了霍今歌的反应,霍四海等人再次深刻地意识到了,楚烈有多么恐怖可怕。

他们霍家后天四段的绝顶高手来了,然而见到楚烈之后,却是扭头就逃?

这……简直匪夷所思!

霍四海他们,还tm敢指望谁?

除了向楚烈示好服软之外,哪还有别的出路?

此时霍四海心中暗道:楚烈,你看我都说了,你把我们给救了!你现在,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你肯定不好意思杀我们了吧?

“哦?”

霍今歌听见这话,顿时挑了挑眉,冲楚烈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是么?那可要好好谢谢楚烈你了!”

楚烈此时,不置可否地呵呵一笑,下一秒,星目却是看向缩在角落当中的罗巧巧。

然后,朝着对方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罗巧巧看着楚烈靠近,整个人如同筛糠般颤抖了起来,眼睛当中满是恐惧之色。

她目睹了血牙是多么的暴虐和可怕,而眼前这萧家赘婿、她之前根本没当回事的年轻人,却比血牙圣使更加恐怖。

她原本以为,楚烈是仗着大飞的势力,才肆无忌惮,为虎作伥!

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原来,他真的是大飞的靠山才对!

“罗小姐,没完了是么?”

走过来之后,楚烈蹲了下来,凑近了罗巧巧问道。

语气,听起来仿佛没有丝毫感情波动,冷酷漠然到了极点。

这让罗巧巧更是吓得面无血色,只感觉楚烈如同一个视生命如草芥的魔头一般。

“别……别杀我!我错了!”

“我真的知道错了!”

“呜呜呜……别杀我!我再也不敢了!”

“真的,再也不敢了……”

一向嚣张跋扈,如同泼妇一般的罗巧巧,这会儿形象全无,吓得眼泪鼻涕齐流,冲楚烈哭着求饶道。

她是真的害怕,楚烈这会儿一巴掌拍死她!

下一秒,楚烈皱了皱眉,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骚臭。

只见这个老娘们儿,身下竟然流出了一滩黄色的水渍,还……夹杂着一阵屎味儿!

竟是吓得,直接大小便失禁了。

楚烈嫌弃地扇了扇鼻子站了起来,脸上浮起一抹无语和意兴阑珊。

“老娘们儿,这次放过你。如果以后你再敢玩儿什么幺蛾子,下次你身上淌出来的,就不是尿了!”

罗巧巧鼻涕眼泪横流,心中恐惧而羞耻,点头如捣蒜。

“是!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而此时那边,大飞脸上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看向捂着自己腹部的霍四海。

“霍老大,你刚才都有什么条件来着?我大飞的靠山来了,不如你跟楚先生当面谈谈?”

听见这话,霍四海顿时一个激灵,脸皮一阵抽搐。

“飞老大,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行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