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虎头刺青!/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店房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

楚烈已经下了地,冲了个澡之后,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只见叶音琳那张国色天香、精致绝美的脸蛋儿上,这会儿布满了红晕。

美目当中,竟是带有一丝满足……

如果,让那些把她视作女神的追求者、公子哥儿们见到这一幕,恐怕一个个都要发疯。

这个时候,叶音琳躺在那里,只感觉一动都不想动。

看着楚烈穿上衬衫,系上扣子,然后披上外套,她的美目当中,竟是闪过一丝不舍。

就如同,私会情郎的女人,看见自己的情郎将要离开一样。

“楚烈,你这个人渣!”

下一秒,叶音琳咬着嘴唇,带着一抹不忿和怨恨骂道。

渣烈闻言回头,痞笑了一声:“谢谢夸奖!”

“人渣,我到现在,好像都没有你的联系方式!你打算就这么走了?”

叶音琳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然而此时可能因为没了力气,让她的语气听起来软绵绵的,仿佛在撒娇和幽怨。

“呵……你还想随时跟老子约泡不成?”

楚烈这个时候点了根烟,咧了咧嘴问道。

话音落下,叶音琳扬了扬下巴:“怎么,你不想?”

楚烈哈哈一笑,过去拿过了叶音琳的手机,在上面打上了一串电话号码。

而后,洒脱地转身离开。

临走之前,脚步顿了一下,响起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

“说实话,你的功夫……真不咋滴!”

话音落下,叶音琳的表情一滞,而后露出浓浓的羞愤和恼怒之色,抓起枕头狠狠地朝着楚烈扔了过去。

“滚!”

“去死吧!你这个贱男人!”

……

一番剧烈,楚烈却仿佛神清气爽!

离开酒店之后,打了个车回到公司。

在他下车之时,两道目光顿时锁定了他的身影。

对于楚烈,夏剑可以说是刻骨铭心,一瞬间就认了出来。

“祖爷爷,那个狗东西刚下车,就是他!”

夏剑指着刚下出租车的楚烈,咬牙切齿地说道。

夏老家主闻言,顿时盯住了楚烈,表情森然地点了点头。

配合上他脸上的褶皱,看起来无比吓人,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好!今天这小子,必死!”

同为高手,夏剑和夏老家主都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楚烈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尊传说中的先天高手盯上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他拿出一张白纸和铅笔,又开始了一场素描。

只见此时,楚烈那刚毅的脸庞之上,隐隐带着一抹阴沉冷意。

他画的,赫然是一只虎头!

在西餐厅里,他抓烂霍易的衣袖之后,对方的小臂上,赫然纹着这样的一只虎头。

而楚烈的记忆深处,同样也存在着这么一只虎头!

过了二十年了,他仍旧记忆犹新,甚至说是刻骨铭心!

因为,当初抓自己和妹妹的人贩子当中,其中一个人的手臂上,也纹着这样的虎头刺青。

而今天,霍易的手臂上吧

楚烈当然不会认为,霍易是当初抓自己的人贩子之一,毕竟对方跟自己年龄差不多。

可是,这位霍家的公子哥,很可能和当初抓自己的人贩子,存在着某种联系!

霍家,难道跟当初那个人贩子集团,有什么关系?

楚烈如此想着,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一股浓浓的戾气和恨意,从心底涌了出来!

自己,一定要查个清楚!

当天傍晚。

银色的玛莎拉蒂驶离萧诗彩妆,那辆奥迪Q7依旧停在那里没有动。

只是有一道如同恶鬼般的苍老枯槁身影,收敛着自身的气息,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而除此之外,还有几辆车子,提前守在萧诗彩妆公司大楼附近,同样跟了上去。

玛莎拉蒂内,血红蛛驾驶着车子,楚烈和女神总裁坐在后座。

只见此时,萧诗韵的鼻子动了动,美目带着一丝凌厉之色,盯住了旁边的楚烈。

楚烈感觉到女神总裁的目光,顿时心里一个哆嗦:“老婆,怎么了?就算我长得帅,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嘿嘿……”

萧诗韵冷哼了一声,瞪着楚烈质问道:“你身上怎么有女人的香水味?”

听见这话,楚烈顿时一阵心虚,表面一脸无辜地说道:“有吗?可能是公司里美女太多,我不小心沾上的吧……”

女神总裁闻言,不咸不淡地冷笑了一声:“是么?”

“是啊!你说这些人,没事喷那么多香水干什么?哪像我老婆,不喷都这么香?嘿嘿……”

楚烈一脸讨好地说道,仿佛如履薄冰,诚惶诚恐。

妈的,这小娘们儿的鼻子这么灵吗?

老子特地洗了个澡,好好收拾了一下,这都能让她给闻道?

“烈哥,后面有车跟着我们!”

这个时候,血红蛛向后瞄了一眼尴尬的楚烈,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她现在刚发现。

恰好,转移了话题,帮楚烈缓解了危机。

话音落下,萧诗韵的脸色顿时一紧,美目深深地看了某个混蛋一眼,然后转头向后看去。

楚烈则是“哦?”了一声,一脸冷笑。

“又是哪个不开眼的?把车朝着没人的地方开,引他们出手,我倒要看看谁跟踪我们!”

“是!”

血红蛛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女神总裁看了一眼旁边的楚烈,刚才的紧张也只是一闪而过。

有这个混蛋在自己身边,萧诗韵有种莫名的安全感,仿佛根本就不担心会出现什么危险。

于是,女神总裁美目再次带着质疑之色,瞄了楚烈几眼。

下一秒,她樱唇轻启,哼了一声问道:“楚烈,你是不是憋得很难受?”

话音落下,楚烈愣了愣,一脸愕然。

“啥?”

萧诗韵那张绝美的俏脸,浮起了一抹红晕,带着一丝羞恼瞪了楚烈一眼。

“我说,我们只是形式婚姻,我不让你碰我,你是不是憋得很难受?”

听见这话,楚烈“额”了一声,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小心脏快跳了几下。

下一秒,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是啊!天天守着老婆你这样的女神,能看不能吃,谁不憋得难受?”

听见萧诗韵这么问,楚烈顿时浮想联翩。

这小娘们儿什么意思?

难道……

某人心里一阵激动和期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