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名声,你留着!恶人,我来做!/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巧巧感觉到大飞的眼神,脸上顿时一惊。

“你要干什么?老娘是苏吴罗家的人,你敢动这些记者,还敢动我不成?”

她色厉内荏地喊道。

楚烈冷笑了一声,不怀好意地看着罗巧巧:“老娘们儿,我放你离开,你肯定要诋毁我老婆,对吧?”

罗巧巧眼神一阵闪烁,掩饰着内心的怨恨摇头道:“不会!”

“才怪!”

楚烈冷哼了一声,然后脸上带着邪恶之色:“老娘们儿,我觉得你还是留下点把柄,我才放心!”

说着,他语气一凌:“把她抓走,衣服全部巴光!找几个摄影技术好的小弟,来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特写!”

“你敢!”

罗巧巧听见这话,脸色顿时变了,尖声叫道。

韩凤先的表情都是一沉,急声冲楚烈求情道:“楚先生,你过分了!”

楚烈咧了咧嘴,痞笑道:“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你管教不好自己老婆,只能别人替你管教了!”

就在此时,罗巧巧身边的那个中山装男子,闻言咬牙从地上窜了起来。

“我跟你拼了,休想动我家小姐!”

楚烈脸色一冷,一脚朝着冲来的中山装踢了过去。

噗!

这一脚,让此人彻底重伤,直接吐着血被踢到了罗巧巧旁边。

“你也算是条忠犬了,不然老子一脚踹死你!”

说罢,他又指了指中山装男子,冲大飞吩咐道:“把他也抓走扒光,两个人一起合拍!这老娘们儿要是出了这个门,敢诋毁我老婆,老子让她先身败名裂!”

听见这话,大飞的脸皮都抽搐了几下,一脸恶寒地看着楚烈。

只感觉跟楚先生比起来,他大飞好像善良的小绵羊一样。

这位,才是最大的恶人吧?

而此时,女神总裁也一脸黑线,嘴角扯了扯,皱眉冲楚烈说道:“楚烈,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不是人了?”

楚烈痞笑了一声:“不然让她到处诋毁你,说你勾引他老公?”

说着,他一把揽住了女神总裁的小蛮腰,笑得邪性而洒脱。

“名声,你留着!恶人,老公做!”

话音落下,女神总裁美目波动,小嘴微微张了张便一阵沉默。

芳心悸动之下,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之下,都忘了推开这个混蛋,任由他搂着自己的小蛮腰。

……

十几分钟之后,楚烈的所谓办公室内。

大飞正襟危坐,一脸恭敬尊崇之色。

楚烈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烟,随意地问道:“怎么样了?魔都的地下势力,让你整合得什么样儿了?”

大飞闻言,惶恐地说道:“大部分的势力,都被我吞并了!不过,有两股势力,暂时我动不了。”

“哦?说来听听。”

楚烈挑了挑眉,吐了个烟圈道。

“一个,是沈魁的势力,道儿上的人都喊他一声魁叔,对方辈分很高。最关键的是……”

说着,大飞看向楚烈,苦笑着说道:“最关键的是,对方好像跟您岳母沾亲带故?我……不敢动他……”

楚烈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好像是我丈母娘没出五服的族叔,他先不用管。还有一个呢?”

“还有,就是霍家的势力!他们的势力根深蒂固,深不可测,在魔都已经存在半个多世纪了。霍家的祖宗,乃是当初战乱年代,魔海滩大名鼎鼎的教付霍月生。霍家有些传承,势力当中高手众多,我没把握能吃掉他们!”

大飞说起霍家的势力,表情一阵凝重谨慎。

楚烈笑了笑:“原来是霍月生的后人?霍老大虽然是道儿上的教付,但也算那个年代的爱国枭雄了,他的后人不要为难。行了,就这样吧暂时,你得知足!”

大飞闻言一脸惶恐,连连点头道:“知足!当然知足!没有楚先生,我大飞算个屁啊?”

楚烈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语气一转道:“我让你帮我查的人,查的怎么样了?”

楚烈上次“鸿门宴”之后,就把郑婉蓉和那天凯迪拉克驾驶室司机的素描给了大飞,让他利用地下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帮自己找人。

这会儿,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然而话音落下,大飞露出了惭愧和赧然之色:“楚先生,我已经尽力去查了!可是……根本查不到那两个人。”

听见这话,楚烈闪过一丝失望。

不过,也在意料当中。

“没事,继续帮我查,一有消息就通知我。”

楚烈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

“是,我一定竭尽所能。”大飞松了口气,惶恐地表示道。

“哦。对了,还有这个人!”

楚烈说着,把邱老的素描像从抽屉里拿了出来,一并给了大飞。

……

魔、江高速出口,一辆奥迪suv下了高速,进入到了魔都界。

车上,夏剑这位夏家大少亲自开车。

他的身旁,是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

老者看起来行将就木,脸皮满是褶皱,双目也带着一丝浑浊,仿佛已经百岁高龄一般。

然而实质上,老者的年龄岂止过百?

而是,赫然达到了一百八十多岁,年近双百!

其一双看似浑浊的眸子,偶尔流露出一抹令人心悸的精光,如同一只年迈的伏虎一般。

“祖爷爷,真没想到二叔竟然让你出手……”

夏剑开着车,这个时候有些感慨地说道。

“不是你二叔让我出手,是我自己提的!你父亲和你二叔,还正当年,以后实力很可能还可以更上一层楼!而我,大限将至!那个势力的命令,我们夏家不敢不从。

如果非要有人去拿命试探规则,牺牲我是最好的选择。”

夏家老祖语气低沉嘶哑道,表情淡然。

夏剑闻言,叹了口气。

他对夏家老祖的感情不浅!

不同于那些门派,下面的弟子跟门派老祖都没什么机会接触。

夏家乃是家族式的传承和势力,夏剑作为夏家老祖的后代,虽然隔了好几辈,但从小没少被这位祖爷爷亲自指点。

此时知道这位祖爷爷大限将至,不惜牺牲自己替二叔和父亲去死,夏剑心里一阵唏嘘和惆怅。

同时,也带着一丝愤怒!对那个势力的愤怒!

“小剑,我就算这次不出手,也没几年好活的了。而且,大劫将至,到时候死的人会更多,我只是先走一步罢了。”

“当然,在死之前,能换一个年轻绝顶高手的命,我也值了!我夏家,岂容人辱?”

说着,夏家老家主身上,腾起一股浓烈的杀机。

夏剑点了点头,想到自己几次三番面对楚烈时的狼狈和屈辱,表情也一阵狰狞。

“楚烈,你的死期到了!我祖爷爷出手,必定把你挫骨扬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