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是人还是灵?是神还是魔?/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楚烈已经死了的时候,他却突然从地上暴起,身形化成一道残影暴冲了出去!

那瞬间的速度,仿佛瞬移一般。

刚才临“死”前,楚烈就踉跄前行,现在萧诗韵向前栽倒之后又努力挪动,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只剩下六七米。

这段距离在楚烈此时的速度面前,一瞬间就已经冲至。

啪!

眨眼之间,楚烈的手直接抓住了困住萧诗韵的铁椅,猛然将她拉到自己身边。

“唔……”

原本无比绝望,心存死志的女神总裁,顿时惊呼了一声。

而后,美目当中满是浓浓的狂喜和震惊。

这个时候,原本盯着女神总裁的娇躯陷入邪念,而想入非非的魂葬,顿时大惊失色,瞳孔剧缩。

下一秒,他连忙拔刀,朝着楚烈劈了过来。

速度,不可谓不快!

然而,楚烈的速度,比他更快!

女神总裁此时,已经在楚烈手中,此时的他,仿佛已经肆无忌惮。

只见楚烈在魂葬出刀之前,已经再次闪了出去,朝着剩下八名忍者其中之一冲了过去。

那只之前被穿透的左手,仍旧无比强劲有力的抓着困住萧诗韵的铁椅,仿佛轻如无物一般。

蓬!

只听一声闷响,一名忍者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被楚烈一腿扫在脑袋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和骇然,楚烈的速度又是快到了极致,以至于那名忍者此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脑壳崩裂、一命呜呼。

“巴旮!杀了他们!”

“开枪!”

魂葬一脸怒容,如同枭兽般嘶鸣着,朝着楚烈就掷出了一枚暗器。

与此同时,剩下的七名忍者终于反应过来,纷纷朝着楚烈和萧诗韵开火射击。

此时的楚烈,气势冲天,浑身涌动着残暴而疯狂的气息,然而同时,却又冷静得令人发指。

他的反应敏锐到了可怕的地步,闪开魂葬掷出的暗器之后,游刃有余地抓着萧诗韵穿梭在子弹当中。

蓬!

下一秒,又是一声闷响。

一名忍者口中喷出漫天血雾,胸口塌陷的飞了出去。

接下来,只见楚烈纵横腾挪,身形一次次化成残影,在这废弃的厂房内穿梭肆虐!

一名名忍者杀手,被楚烈一一格杀,全部一击毙命!

女神总裁在手,楚烈已经毫无顾忌,如同利刃出鞘、猛兽出笼。

在此期间,魂葬拼尽全力地追击楚烈,疯狂进行着远近程的攻击。

然而,却根本跟不上楚烈的杀人速度,仿佛徒劳!

亢!

八名杀手,此时已经全部伏诛。

楚烈将手中的铁椅直接磕在了地上,然后孑然一身,猛地回头迎向此时跟在后面杀来的魂葬。

那股暴虐的气息,和浓郁到几乎化成实质的杀气,让迎面冲来的魂葬都感觉到心惊胆战。

在这一瞬间,这东影高手的心志,仿佛都受到了楚烈气息的影响。

“嘎!”

魂葬怪叫了一声,手中的忍者战刀割裂空气,朝着楚烈斩了过来。

楚烈双目微凝,清晰地捕捉到对方出手的轨迹!

啪!

下一瞬间,他身体瞬间横移,闪开这一刀的同时欺身而上。

右手化成一道幻影探了出去,直接抓住了魂葬持刀的手腕。

紧接着,魂葬只感觉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传来,手腕一阵令他灵魂悸动的剧痛。

咔嚓!

伴随着一道令人牙酸的骨断筋折之声,魂葬的右手手腕直接被楚烈捏成粉碎!

整条胳膊,更是被一股巨大到可怖的作用力之下,而扭曲旋转。

噗嗤!

然后,他的整条右臂,竟然直接被楚烈给扭了下来。

一时间,鲜血漫天,画面惨不忍睹。

魂葬口中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原本就无比丑陋的嘴脸,此时正是扭曲得不忍直视。

他的胳膊,竟然直接被人给撕了下来,就如同手撕鸡一样?

他,可是强大无比的忍者,身体早就被锤炼的无比坚韧。

竟然有人,能徒手扯断他的胳膊!

断臂和失血,让魂葬只感觉一股虚弱感袭来,那种惊骇到骨子里的震惊和恐惧,更让他灵魂颤抖。

他看着此时双目赤红,浑身散发着残暴气息的炎夏男人,此时甚至怀疑对方还是人么?

而萧诗韵同样有些惊悸地,看着楚烈生生扯断魂葬右臂的这一幕。

此时的楚烈,让她都感觉到心颤和陌生。

就好像,真的化身成为野兽似的,那种残暴和恐怖的气息,根本不是人类能够拥有的!

只见楚烈这个时候,如同暴虐的凶兽一般,气息可怕到了极致。

一双赤红的眸子,充斥着浓浓的厌恶和恨意盯着眼前的樱岛高手,仿佛恨不得食其血肉。

这个该死的樱岛高手,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万死,难泄心头之恨!

扯掉魂葬的右臂之后,只见楚烈怒哼了一声,拳头带着狂暴的威势直接捣了出去。

这一瞬间,他的手臂猛然膨胀一圈,竟是将衣袖都撑裂,肌肉如同花岗岩般隆起虬结。

楚烈的双臂力量,在现在的状态之下,比平常起码要翻上一倍!

原本的他,爆发力就恐怖到了极点,此时更如同上古凶兽觉醒一般。

轰!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之后,魂葬口中狂喷着鲜血倒飞了出去。

这说起来话长,但从他被扯断手臂,到被一拳捣飞,其实都只是一个照面的事而已。

这位实力同样强绝,一个照面将陈云霄都给直接吓退的忍者高手,在楚烈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噗!

魂葬落地之后,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此时的他,看起来惨不忍睹。

右臂已经从肩膀处被生生扯断,断口一片鲜血淋漓,令人触目惊心。

胸口,已经塌陷了一块,此时还不断翕动着。

不得不说,这东影忍者的生命力,着实无比顽强。

就算这样,竟然都没有要死的架势,仍然拼尽全力地站了起来。

他的一双阴邪眸子,带着浓浓的惊惧之色,盯着站在那里的炎夏男人。

“你……到底是人是鬼?为什么?为什么你竟然没死!”

魂葬惊骇不甘地问道。

铛!

就在此时,只见楚烈那厚实而轮廓完美的左胸肌肉蠕动了几下,而后一枚忍者镖被直接挤了出来。

飞镖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声音此时,却如同惊雷般震彻在魂葬的灵魂深处!

怎么可能?

他掷出的暗器,威力堪比穿甲弹,怎么可能会被人夹在肌肉当中,竟是还能挤出来?

怎么可能有人的身体,强大坚韧到这种地步?

眼前的炎夏男人,到底是人,是鬼?

是神,还是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