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只要能救他,做什么都行/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韵韵,楚烈要死了!”

“对不起,对不起……”

萧静涵此时哭成了泪人,冲电话那头的妹妹伤心欲绝又无比愧疚地哭喊道。

那平时知性优雅的气质,已经荡然无存!

医生已经毫无办法,楚烈……只能等死了!!

魔都!

接到电话之后的女神总裁,整个人表情凝滞,呼吸在这一刻都停止了。

啪嗒!

紧接着,手机掉落在地,娇躯无力地依靠在办公椅上,仿佛失去了生命的支撑一样!

楚烈要死了?怎么会?

怎么可能?

下一秒,萧诗韵再次捡起手机,语气颤抖。

“怎么回事?姐,发生了什么?”

一个小时之后,一架从魔都飞往云州的飞机起航,女神总裁和阿蛛坐在机舱内,心情无比沉重而担忧!

而此时,战区医院内!

穆驰东右臂吊在那里,身上包扎着层层绷带。

注射了生物药剂之后,之前短时间内让他的右臂恢复了行动能力,不过这会儿伤势却是更加严重。

身上更是中了几处刀伤,这会儿看起来有些凄惨。

这一场恶战,最终是妖刀小队几乎死光,仅剩的少数成员斗志彻底崩溃,四散逃命去了。

不过他和段琳琳手下的特种战士们也伤亡惨重,最后仅剩下不足十人,而且一个个身受重伤!

这还多亏了有楚烈在,先屠杀了妖刀小队三分之一的成员,削弱了对方的士气,而后又以一敌四,凭借一己之力牵制住了四大圣使,这才有这种战果。

否则这一次,他们……都要死!

毫无悬念!

穆驰东这会儿躺在那里,心里有些纠结矛盾。

潜意识当中,他对楚烈是充满敌意和不善的,但对方却变相地救了所有人的命,包括他穆驰东的。

而且,见识了楚烈那恐怖的实力之后,也让他有点心中发憷。

就在这个时候,他放在旁边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爸,查得怎么样了?楚烈是什么人?”

穆驰东惊疑不定地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中年人低沉的声音:“明面上,只查到他不到三个月以前,从境外飞回了魔都,而后成了萧家的赘婿。仅此而已!其他的,查不到!”

听见这话,穆驰东的脸色顿时一凌。

仅此而已?

穆家乃是江州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尤其是红战背景深厚,凭借穆家的能量,竟然只查到这点信息?

这个楚烈,是什么身份?

而另外一个病房内,段琳琳也浑身带伤地躺在病床上,尤其是右脚被包扎得严严实实吊在那里。

想到之前的那场恶战,就算是她也心有余悸!

而那道霸道狂猛的身影,更是在她脑海当中挥之不去。

这一次,一切因为有楚烈,所以她才能活下来,才能破灭净世会的这次包围突袭。

紧接着,段琳琳的脑海当中,又浮现出楚烈一路上讨好体贴她的一幕幕……

不过紧接着,她就自嘲地笑了笑。

她已经明白,楚烈对她的殷勤、忍让,甚至心甘情愿被她虐打,都是因为他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妹妹。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一切都再也不可能发生,段琳琳心里一阵怅然若失,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从小到大,她经历过一段至暗时刻,然后被人收养,后进入了战域。

说真的,被收养的她在那个家庭里,并没有感受过多少关怀和温暖。

在战域当中,她是实力强横,脾气火爆的女战官、霸王花。

在身边的战士眼中,她是强大的,没人敢把她当成一个女人来关心呵护、体贴入微

然而从楚烈身上,她却感觉到了这种呵护。

当时面对楚烈的殷勤,她只感觉到厌烦恶心,然而此时回想起来,却竟是有那么一丝遗憾和怀念那种被人呵护的感觉。

不过,再也不可能了!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来电的乃是段琳琳在战域当中的上级。

“梁战官,查得怎么样了?”

段琳琳沉声问道,语气带着一丝好奇和期待。

“查不到什么,都是一些表面消息!”

“什么?以战域的力量,都查不出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么??”

段琳琳惊讶地问道。

“不错!只查出这个楚烈,是魔都萧家的赘婿,两个多月前从境外回到炎夏,其他的一无所知!”

对方语气凝重地说道。

“赘婿?我知道了……”

段琳琳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古怪,说罢便挂了电话。

之后,脸色一阵变幻不定……

当天下午,四点多。

脸上还挂着泪痕的萧静涵,一直守在床边没有离开,心中充斥着浓浓的担忧和恐慌。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妹妹的原因,而如此担心楚烈。

还是,仅仅因为她自己……

只见几名战区医院内的内外科专家,也一直在病房内随时观察着楚烈的情况。

楚烈这一次不管是什么身份,都等于立下了大功,上面已经下达了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救活此人。

而且,现在楚烈的这种状况,也是这些医学专家从没见过的情况,他们自然要好好研究,做好记录。

说不定,能因此取得上面医学上面的成果呢。

“咦?”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医生突然惊疑出声。

他观察着楚烈的各项体征数据,带着一抹惊奇和振奋说道:“他的各项生命体征,开始稳定下来了!”

“心率降下来了!稳定在了每分钟七十三!”

“呼吸也平缓了下来!”

另外一个医生,也有些兴奋地喊道。

“体温也降下来了!”

“快,重新进行各项检查!”

见到楚烈的这种情况,几个医生连忙采取措施。

而萧静涵愣在了那里,紧接着俏脸上露出一抹期待和狂喜之色。

“医生,楚烈有救了么?”

“他死不了了,是不是?是不是?”

“萧小姐,现在还不好说,我们彻底对他检查一番再下结论!你先稍安勿躁。”

一名医生保守地表示道。

“楚先生生命体征趋向稳定,这总是好事!很可能就脱离危险了。”

另外一名专家,则是安慰了一句。

“好!那拜托你们了。”

萧静涵一脸紧张激动,整个人坐立不安地在病房内等待着。

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只见楚烈做完各项更加精密的检查之后,再次被医生推回了病房。

萧静涵见状连忙迎了上去,焦急担忧地问道:“怎么样了?楚烈他有救了么?”

这个时候,医生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古怪,试探着冲萧静涵问道:“萧小姐,不知道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

萧静涵愣了一下,然后有点不明所以地回答道:“他……他是我妹夫!怎么了?”

医生闻言脸色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说道:“妹夫啊?那有些事情,你做起来好像不太方便。”

话音落下,萧静涵皱了皱眉,急声表示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能救他了?有什么不方便的?只要能救他,做什么都可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