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楚烈要死了?/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道窈窕婀娜,一身白衣的身影,急促窜行在丛林当中。

面具之下,她的表情看不到,但想必应该是无比恐慌惊惧的。

而楚烈死死地锁定着离恨的身影,挟带着令人心颤的杀机,以及让人绝望的速度,不断地接近前方的目标。

两个人一追一逃,在原始雨林当中速度快到了极致。

离恨圣使感觉到后方那可怕的气息,回头看了一眼,眸子当中一片绝望。

刷!

她直接掷出了手里的匕首,激射楚烈。

楚烈冷哼了一声,就地一滚直接闪开,而后继续奋起直追。

十米……

八米……

五米!

两米!

距离,不断接近!

就在此时,楚烈脸上露出一抹残忍和嘲弄,一拳直接隔空捣了出去。

感觉到对方已经逼近的离恨圣使,来不得回身反应,就被那金红色的拳影从背后击中。

闷哼了一声,她的身体直接被轰得向前飞了出去。

落地之后,她趴伏在那里,哇得喷出了一口鲜血,气息萎靡衰弱。

艰难地转过身来,离恨圣使坐在地上,盯着一步一步朝她走来的楚烈。

“再跑啊!我看你能逃到哪里?”

楚烈星目带着一抹嘲弄和森然,冷笑着说道。

这一刻,离恨圣使的双目当中,闪过一抹自嘲。

他,竟是如此的强大!

自己根本不用暗地里做那些“小动作”,想必他也能在自己这边四大高手的围攻下,从容自保甚至反杀吧?

自己,真是愚蠢可笑到了极点呢……

离恨圣使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就那么看着楚烈,眼神无比复杂。

“我说过,再让我遇见你,我必杀你!看来你的记性很不好!”

楚烈面沉如水,瞪着离恨圣使冷声说道。

话音落下,离恨愣了愣,顿时想到了什么:“你……是影魔?”

她的眸子当中,满是不敢置信。

紧接着,竟是闪过一抹自豪,以及更加浓烈的自嘲。

他,竟然是传说中那位炎夏的镇世神,影魔?

而自己……却成了罪恶组织的所谓圣使……

“不错,就是我!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看来只有死亡,才能让你长记性。”

楚烈点了点头,表情冷酷无比,浑身涌动着骇人的杀气。

“你要杀我?”

离恨看着面前的男人,语气嘲讽地问道。

“不然呢?”

楚烈冷笑出声,仿佛莫名其妙。

自己,当然要杀她!

话音落下,离恨嘲弄地笑了笑,缓缓地点了点头,语气带着一抹凄然,又好像有一丝欣慰。

“也好!活得这么痛苦,死也是一种解脱!能死在你的手里,或许是我最好的归宿了。”

楚烈闻言挑了挑眉,一双赤红的眸子,依旧带着残暴和疯狂之色。

胸中的戾气和杀意,仿佛发泄不完一般。

“呵呵,以为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就会放过你么?”

“死吧!”

楚烈残忍狞笑,仿佛真正的魔王。

他森然厉喝,脚下一跺就朝着离恨冲了过去,带着必杀之意。

这一瞬间,或许是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楚烈的对手,离恨圣使竟是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眸子死死地盯着楚烈一眨不眨。

仿佛在死前,也要深深地记住这张脸!!

楚烈杀机凌然,前冲的途中,一腿已经抬了起来,作势要直奔着离恨圣使的头颅扫去。

这一腿扫出,对方必定脑壳崩裂,颈骨折断而亡。

然而,就在此时,楚烈的脸色陡然变了!

他已经抬起的腿,猛然抽搐了一下,身形狠狠地一顿!

噗通!

下一秒,他竟是直接跪倒在地,一张刀削斧凿般的脸庞,满是痛苦扭曲。

浑身,如同筛糠般颤抖起来,肌肉一阵抽搐震颤

“额啊……”

那种全身突然蔓延开来的极度痛苦,以楚烈对疼痛的忍耐力,都忍不住跪在地上,嘶吼出声。

此时的他,只感觉自己浑身肌肉,如同撕裂一般。

骨头,像是被人一块一块在敲碎。

五脏六腑,更像是被针扎似的!

怎么会这样?

自己这是怎么了?

中毒了?

这离恨圣使,难道用了什么盖世奇毒,以自己百毒不侵的体质,都中了招么?

一时之间,楚烈的眸子当中,满是惊骇、愤怒和不甘。

完了!

自己今天,莫非要栽在这里,死在这离恨圣使的手中?

下一秒,楚烈整个人的神志,仿佛都被那极度的痛苦所吞噬,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然而此时,离恨看着楚烈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眼神当中也露出浓浓的惊骇之色。

似乎,也不知道楚烈这是怎么了!

下一秒,她猛然爬了起来,朝着楚烈爬了过去。

紧接着,竟是没有趁机杀死楚烈,而是把手放在楚烈的鼻子处,而后探了探楚烈的脉搏。

“没死……”

离恨轻声自语了一句,语气似乎带着股松了口气的味道。

“楚烈!”

“楚先生……”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响起一阵呼唤和脚步声。

离恨最后深深地看了楚烈一眼,而后急速离开了此地!

……

三个小时之后,西南战域某附属战区医院内。

一间单人病房当中,昏迷的楚烈躺在那里,整个人毫无意识。

只见他的左侧肩头,是一片紫青的瘀黑。

生扛了邪佛的一次攻击,楚烈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轻松。

而除此之外,此时的他浑身肌肉仍然在不断痉挛抽搐,骨头不时发出一阵阵爆豆般的声音。

除此之外,体温已经高达42度,并且呼吸急促,心率突破了每分钟一百五!

各种医疗仪器,连接着楚烈的身体,各项生命体征的数据,都在剧烈的波动着。

病房内,战区附属医院的几名最顶尖的内外科专家,都已经到场,一个个表情惊疑不定地看着楚烈及其各项体征数据!

“医生,楚烈他怎么了?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萧静涵抓着一名医生的衣服,急声问道,表情无比担忧紧张。

甚至声音,都已经变了调儿。

只见此时,专家们互相对视了几眼,一个个表情无比凝重而疑惑。

“小姐,我们现在也不知道楚先生这是怎么了?”

“这种情况,我们从来没遇见过!”

“楚先生的全身细胞,似乎都进入了一种高度“活化”的状态。”

说到这里,这医生斟酌了几秒,语气凝重低沉:“我们……不排除这种细胞的高度活化,会危机楚先生生命的可能。还请……做好心理准备!”

话音落下,萧静涵瞪大了眼睛,眼泪哗地就流了下来。

整个人彻底慌了,担忧而又无助。

“怎么办?怎么办?你们快想想办法,救救他啊!多少钱都行!”

萧静涵抓着医生的衣服,泣声求助道,直接哭成了泪人。

“对不起,我们从来没遇见这种情况,想尽了各种办法,也无法阻止这种细胞活化。抱歉……我们……尽力了!”

医生一脸歉意地说道。

其他在场的专家,也露出无奈和愧疚之色,一个个毫无办法。

听见这话,萧静涵无力地坐倒在地,整个人好像失去了力气一样。

楚烈……要死了!

这个家伙,真的要死了么?

为了保护自己跟着来了一趟云州,就要死在这里了么?

自己,该怎么向妹妹交代?

“韵韵,楚烈要死了!”

“对不起,对不起……”

下一秒,这位美女大姨子拿出手机,给妹妹打了过去,泣声哭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