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终于如愿以偿了?/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屏住呼吸别喘气!我过去看看!”

楚烈害怕这香气有毒,特地叮嘱了一声。

然后从她手里拿过一把战刺,朝着散发诡异香气的白猿尸体走了过去。

离得进了,那股纯粹的自然香气越发浓郁,让楚烈差点忍不住深呼吸。

而此时,段琳琳屏住了呼吸,看着楚烈自己靠近兽尸,美目露出了一抹触动。

这个男人虽然龌龊,但为何竟对她这么关心?

这种关心,不同于一般男人追求女人时那种表面的殷勤讨好,而是真的全部都在为她着想。

这香气如此诡异,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怕有毒,让她远离,而自己上前查探。

这可并不是用嘴说说这么简单,而是真的拿他自身的安全,在保护段琳琳。

一时之间,段琳琳看着这个龌龊男人,心中除了不齿和鄙视之外,还多了一丝异样。

此时,楚烈可不知道段琳琳的心理变化,凑近了变异白猿的尸体之后,不禁动了动鼻子。

最后,终于确定了香气的准确来源:变异白猿的头部。

楚烈眼神一凌,用战刺直接顺着白猿的头骨骨缝插了进去,将其撬开。

一时间,一股血腥的气息迎面扑来,但与此同时,那股清新自然的香气更加浓郁,将血腥味都似乎盖了过去。

楚烈在它的脑袋里摸索了半天,最后表情一动,从脑干位置掏出了一个东西。

只见那是一个半透明的白色胶状物,看起来像是果冻一样!

香气的来源,就是这玩意儿?

楚烈挑了挑眉,盯着这东西不禁咽了口口水,闻着那股清香,这会儿竟然有种想要把它吞下去的冲动。

“这是什么?”

段琳琳此时盯着楚烈手里的胶状物,疑惑问道。

“不知道,是这畜生脑子里的。看起来,似乎很好吃啊!”

“你要不要吃?”

楚烈咽了口口水,把它冲段琳琳递了递问道。

段琳琳顿时露出无语之色,摇了摇头道:“这东西能吃?”

“呵呵,对我来说没什么不能吃的。”

楚烈笑了笑,盯着这“果冻”一副食指大动的样子。

反正自己百毒不侵,有什么不敢吃的?

这么想着,他凭着刚才追杀变异白猿时的记忆,回头在几百米外找到了一条小溪,把这玩意儿清洗了一下。

而后又盯着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一口吞了。

入口之后,甘甜清凉,似乎瞬间化成了一股清流,散入了楚烈的四肢百骸。

他顿时舒服得激灵了一下,只感觉浑身通透。

段琳琳远远地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了一抹恶寒之色!

这家伙,竟然真把从白毛怪物脑子里掏出的东西给吃了?

真够牲口的!这家伙是个野人吧?

“你没事吧?”

段琳琳朝着楚烈这边走了过来,冷冷地问了一句。

“没事,挺好吃的!”

楚烈咧了咧嘴,痞笑一声道。

段琳琳一脑门黑线,暗道也不怕吃死?

就在此时,她的脸色突然一变,一张小麦色的俏脸上,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

脚下一个踉跄,顿时闷哼了一声。

还在回味状态的楚烈,见状顿时大惊失色,嗖得一下窜了过来,一脸的紧张担忧。

“琳琳,你怎么了?”

段琳琳这个时候脸色一片痛苦,低头朝着自己的脚下看去。

只见她的脚下,赫然踩中了一个捕兽夹,森森血迹已经顺着脚踝处渗了出来!61

楚烈见状眼皮跳了跳,露出了浓浓的心疼之色。

“该死的!这里竟然还有人捕猎!”

段琳琳感觉到这个家伙那发自肺腑的心疼,撇了撇嘴道:“呵……恐怕这里生活着像你一样的野人吧?”

楚烈讪讪一笑,对段琳琳的嘲讽丝毫不恼,赶紧蹲下身子用手生生把捕兽夹给掰开了。

“嘶……”

掰开的一瞬间,段琳琳秀眉紧皱,疼得不禁又吸了口凉气。

这也就是她作为一名女战士,如果换做其他女人,恐怕早就疼得哭鼻子了。

“扎的挺深的,必须清洗一下伤口消毒,不然容易感染!”

楚烈看着鲜血已经染透了段琳琳的脚踝,一脸的心疼和紧张,语气凝重严肃地说道。

“嗯。”

段琳琳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咬牙一瘸一拐地朝着溪流那边走去。

“我扶你吧,琳琳。”

楚烈见状这个心疼啊,赶紧凑上去问道。

“走开!我自己可以,没那么娇气!”

段琳琳仍旧一脸抵触嫌弃之色,冲楚烈冷冷地说道。

楚烈苦笑了一声,在旁边亦步亦趋地跟着。

来到溪边坐下之后,只见段琳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脚踝处传来的一阵阵钻心剧痛,让她一张俏脸看起来有些发白,额头满是冷汗。

“你这样不方便的,我帮你脱了鞋清洗伤口吧?”

楚烈的表情,看起来比自己受伤了还痛苦似的,带着一丝恳求和哄人的语气说道。

紧接着补充了一句:“我们现在是战友!”

段琳琳看了他一眼,见到这个家伙眼神清明,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

接下来,楚烈小心翼翼地帮段琳琳褪掉了战靴和袜子。

只见她的玉足形状极美,虽然常年的训练,但仍然柔软娇嫩,没有什么难看的老茧。

楚烈此时不禁露出激动之色,星目朝着这只玉足看了过去,死死地盯住了。

不过,他并不是对这只玉足有什么垂涎或者龌龊的想法,而是终于找到了机会,观察段琳琳的脚底。

下一秒,只见他表情一凝,瞳孔剧缩,脸色突变!

这个时候,段琳琳那张小麦色的野性俏脸上,不禁露出一抹不自然,带着一丝羞恼和尴尬之色。

让一个男人,还是在她心里留下龌龊印象的男人去碰自己的脚,段琳琳一时间有点心乱。

“看够了么?你不是要替我清洗伤口么?”

“你这个脸足痞、受虐狂,终于碰到我的脚了,这下如愿以偿了?”

段琳琳咬了咬嘴唇,带着一丝羞愤和嘲弄问道。

她此时的内心,对楚烈的感觉有些矛盾。

这个混蛋,第一次见面就盯着她的腿和脚看,还制造机会想动手动脚,简直下流龌龊到了极点。

所以,面对这种无耻的胚子,段琳琳毫不手软,狠狠地收拾了他两次。

然而也是这个无耻胚子,在关键时刻救下了她的性命。

此时她答应让楚烈帮自己处理伤口,又如此揶揄这个家伙,表面看起来依旧厌恶不齿,但其实代表了一种态度的转变。

她的语气,充满了嘲讽和羞辱,但似乎也带着一抹羞嗔。

话音落下,楚烈的目光,终于从她的脚上移开了。

下一秒,一双眸子仿佛不带丝毫感情色彩般,冷冷地盯住了段琳琳。

那轮廓分明,如同刀削斧凿的脸庞,表情看起来有些吓人。

“你有一块银锁,上面刻着一个琳字,是么?”

段琳琳顿时一怔,感觉到楚烈那森然的表情,冷硬的语气,俏脸上露出一抹意外和愠怒。

这个家伙,刚才还对她百般殷勤,温柔体贴,为何突然之间转变了态度?

“你什么意思?”

段琳琳的表情也冷了下来,语气不善地反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