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不知道的事,这么多呢?/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诗韵差点被这一口粥给咸哭了,眼睛都呛得都点发红,眼泪差点出来。

下一秒,美目看向坐在那里,吃的心满意足的楚烈,鼻子不禁有些发酸!

“楚烈,你骗我!”

女神总裁盯着这个家伙几秒之后,红着眼睛说道,语气竟是带上了一丝幽怨。

“额,我又怎么骗你了?”

楚烈无语地问道。

萧诗韵美目复杂,指着面前的粥问道:“你是……怎么喝下去的?”

此时的女神总裁,心里感觉酸酸的。

那是一种感动和恼意,混杂在一起的情绪。

此时的她,有些不敢想象,那个煎蛋和葱油饼,又该是什么味道?

这个混蛋,干嘛吃的还那么开心?

“怎么了?很好喝啊!”

楚烈见到这小娘们儿的模样,笑了笑一把将萧诗韵面前的粥碗也拿了过来,又毫不含糊地喝光了。

今天萧诗韵做的早餐,虽然难吃,但对楚烈来说没什么吃不下去的。

其实就算她上两次的杰作,楚烈忍忍也能吃!

接受过最严酷生存训练的他,不要说吃点不可口的饭菜了,在野外各种恶劣的条件下,只要能维持生命机能的东西,不管多么难以下咽,楚烈都能照吃不误。

草根、树皮、生肉……甚至热带雨林里富含有机物的泥土,他都吃过!

今天早晨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最难消受美人恩!

难得女神老婆亲自下厨,他怎么舍得辜负?

见到楚烈竟然又喝了一碗,萧诗韵那张绝美的俏脸,一片复杂。

自己做的那么难吃,他竟然都吃的这么香!

这个混蛋,干嘛要这样?他真的不吃,自己难道还真能给他灌下去吗?

不过紧接着,萧诗韵又意识到了什么,那表情复杂的俏脸,顿时多了一抹羞恼,直接红的通透。

她脸色一冷,带着羞愤和浓浓的恼意冲楚烈质问道:“谁让你喝这碗的?你想死啊?”

楚烈“额”了一声,暗道这小娘们儿怎么这么喜怒无常。

刚刚还一副感动的模样呢,转眼就要翻脸?

不过下一秒,他看了面前的粥碗一眼,顿时也想到了什么。

我靠!老子是不是……吃了女神的口水?

刚才萧诗韵貌似喝了一口,又给吐回去了啊!

意识到这一点,楚烈终于明白过来,萧诗韵怎么一副羞恼的模样。

不过他非但没感到恶心嫌弃,反而内心一阵异样,浑身骨头都好像酥了一下。

吧唧了几下嘴,楚烈贱嗖嗖地回味道:“这碗格外好喝!嘿嘿……”

话音落下,女神总裁的耳垂都红的晶莹剔透了,美目泛起浓浓的羞愤,一巴掌朝着楚烈抽了过来。

嗖……

楚烈早有准备,瞬间闪人。

“楚烈!你这个无耻的臭流氓!猥琐男!”

萧诗韵气得银牙紧咬,愤然骂道。

一种说不出的羞恼,充斥在心间……

二十几分钟之后,楚烈心惊胆战地候在劳斯莱斯旁边,给女神总裁开了车门。

这次,要多殷勤有多殷勤!

萧诗韵一张俏脸此时还残留着一抹红晕,表情却是冷若冰霜。然文吧

狠狠地瞪着楚烈,用高跟鞋使劲儿踩了下某人的脚背,她才冷傲地坐了进去。

楚烈心虚地苦笑了一下,老老实实上车当起了司机。

一路上,女神总裁似乎还在生气羞恼,俏脸一直别着看向窗外,不搭理楚烈这个无耻的混蛋。

楚烈也心虚地没去特意搭讪,小心翼翼地驾车。

不过,就在过一个红绿灯的时候,萧诗韵的手机响了起来。

见到来电,她的脸色顿时一变,表情阴沉地接了起来。

“有事么,邓少?”

女神总裁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地问道。

此时,魔都某高端整形私人医院内。

邓依伦坐在病床上,脸上缠满了纱布,鼻梁骨被重新整形固定。

他冷笑了一声:“萧总,今天周六了,留给你和萧叔的时间可不多了!不知道你们考虑的如何?如果还不答应跟大新集团共享你们在东南域的货运免检权,那下周二开始,我就会大量超低价抛售金腾集团的股份!”

萧诗韵听见对方这威胁,秀眉顿时皱了起来,露出了气愤之色。

美目看了前面的楚烈一眼,她冷冷地说道:“不是还有时间么?”

邓依伦冷哼了一声:“拖到最后,我看你们还是要妥协,何必呢?”

萧诗韵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那就到时候再说呗?”

“好!我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招!”

邓依伦语气嘲弄,然后咬牙切齿地问道:“你那位保镖兼赘婿,在你旁边么?”

萧诗韵不咸不淡地问道:“怎么了?”

“呵……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他,前天晚上他把叶家的大小姐怎么了?叶音琳特意跟我仔细地打听了一番他的情况呢,呵呵……”

邓依伦意有所指地说道,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女神总裁愣了一下,收起手机之后,美目死死地盯住了楚烈。

楚烈只感觉芒刺在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问道:“老婆,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其实,刚才萧诗韵就算没开免提,但以他那敏锐的听觉,也听见电话里邓依伦说啥了。

“没什么!”

然而,萧诗韵盯了半晌之后,却是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说道,并没有质问什么。

楚烈见状,顿时松了口气。

虽然名义上,萧诗韵一直表示不会干涉他的私事,但楚烈就是心虚。

就好像自己背着老婆,在外面偷腥一样。

萧诗韵没有质问就好!

也不知道这小娘们儿是根本不在意,还是瞧不起老子,觉得自己跟叶音琳,压根儿不可能发生什么。

“楚烈,你觉得百分之八的股份,能威胁到邓永新父子么?”

下一秒,女神总裁语气一转,淡淡地问道。

“应该能!不过老婆你放心,保险起见,我还有一份惊喜送给你!这一次,是大新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

楚烈听见萧诗韵问这个,连忙殷勤地表示道。

萧诗韵听见这话,俏脸露出一抹意外:“哦?百分之十的股份?你说的是那位魏老大的?”

两家敌对已久,女神总裁很显然对大新集团的股东,也都了如指掌。

“那是!我把邓永新早年的黑手套魏独眼,也给搞定了!”

楚烈点了点头,言之凿凿地表示道。

话音落下,萧诗韵深深地看了楚烈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你暗地里做了这么多呢?我不知道的事情,还真是不少。呵呵……”

听见这话,楚烈莫名一阵心虚。

就感觉这小娘们儿,好像话里有话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