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萧诗韵的心疼/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剑南愣了一下,不解地看了楚烈一眼。

“是!”

下一秒,见到楚烈那不似开玩笑的表情,他连忙恭敬应道。

这个时候,女神总裁撇了撇嘴,直接转身出了包间走人了。

她才懒得看楚烈嘚瑟装比的一幕,才不会让这个混蛋得意呢。

楚烈见状,拍了拍金剑南的肩膀,连忙跟了上去。

尼玛,老子比还没装完,这小娘们儿跑得这么快干什么?

而包间里,叶音虹的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其他人也是一脸尴尬。

这个时候,金剑南走向叶音虹问道:“这位先生,你们一共消费五万八千三百一十二,您是刷卡么?”

金剑南,真的是把楚烈的话贯彻到了极致,一毛钱都没省啊!

这种情况下,酒店方面一般都把零头给抹了的。

金剑南这位酒店老板,却“小气”地,还冒出个“一十二”来……

叶音虹咬牙切齿地问道:“刚才,不是说免单了么?你们酒店出尔反尔?”

听见这话,金剑南呵呵笑了笑,不咸不淡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以为是楚先生做东,所以才这么说的。不过这位先生如果付不起的话,我依然可以给你们免单,这个没关系的!”

话音落下,叶音虹差点儿气炸了!

他堂堂叶家大少,怎么可能连五万块钱付不起,这说出去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么?

他,丢不起这个人!

于是,在无比憋屈、尴尬的心情下,叶音虹刷卡付了账。

他不在乎这点钱,但真的……憋屈啊!

憋屈到了极点!

楚烈,咱们走着瞧!这个仇我记下了!

……

离开金海大酒店之后!

劳斯莱斯里,楚烈开着车,皮笑肉不笑地突然呵呵了一声。

坐在后面的女神总裁,俏脸顿时一沉,冷声质问道:“你笑什么?”

楚烈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不咸不淡地调侃道:“你老情人送给你的花,怎么不拿着?”

“我爱拿不拿,关你什么事?”

女神总裁有些娇蛮地说道。

楚烈撇了撇嘴:“说实话,你这老情人不咋地,你上大学的时候什么眼光?”

萧诗韵切了一声,嘲弄地问道:“不比你强?”

楚烈哈哈笑了笑:“哪比老子强?老子比他牛比多了?”

萧诗韵“哦?”了一声,饶有兴致地问道:“是么?楚烈,你在跟我表现你自己么?叶音虹让你觉得有压力了?”

听见这话,楚烈语气一顿,然后更加大声地笑了笑。

一向嬉皮笑脸、油嘴滑舌的某人,有点被女神总裁问的不知道说啥了……

萧诗韵此时轻哼了一声:“笑得像个白痴一样!右转!”

楚烈愣了一下:“右转干什么?”

“我现在不想回家,想去海边散散心。”

女神总裁淡淡地说道。

楚烈耸了耸肩,随手打了两下方向盘,把车开到了通往海边的一条路。

他心中暗暗腹诽:还tm散散心呢?这是见到老情人,心都乱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就是上次来过的,那片林梦萱拍广告取景的金海岸沙滩。

下车之后,女神总裁走到沙滩边上,美目定定地看着楚烈。

楚烈愣了愣,被她看的心里发毛:“看什么啊?你不是散心么?”

“帮我把高跟鞋脱了,我弯腰下蹲都不方便!”

女神总裁清冷地吩咐道。

楚烈闻言一脑门黑线,心里一阵不吧

妈的,这小娘们儿是越来越过分了,现在什么都得老子伺候了?

你怎么不让你老情人给你脱?

当着老子的面,在同学聚会上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的,却一转脸还要老子给你当牛做马!

楚烈心里,这个窝火和憋屈啊,就想让萧诗韵滚犊子,老子不伺候。

不过下一秒,他下意识地朝着女神总裁的脚下看去,却心里一阵痒痒。

只见那双玉莲裹着薄薄的丝雾,藏在精致的高跟鞋里,仿佛散发着无穷的吸引力。

“有本事,下次让老子帮你脱衣服!”

楚烈嘀咕了一句,然后还是妥协蹲了下去,帮女神总裁把高跟鞋脱了下来。

萧诗韵听见这话,美目狠狠地瞪着蹲在那里的楚烈,咬牙切齿地骂了声“无耻”。

等楚烈帮她脱掉两只高跟鞋之后,萧诗韵赤脚走在沙滩上。

楚烈拎着鞋,默默地跟在后面。

走了几步之后,萧诗韵找地方坐下了,美目看着面前仿佛一望无际的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烈见状,也一屁股坐到旁边,死皮赖脸地故意紧挨着她的娇躯。

萧诗韵白了这个家伙一眼,这一次并没有挪开,而是悠悠地说道:“楚烈,这么长时间了,我都还没见过你的长辈呢。”

听见这话,楚烈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女神总裁竟然还会提起这茬。

“额,没必要吧?你又不真是我媳妇,不用见公婆,哈哈……”

楚烈调侃着说道,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话音落下,萧诗韵美目当中,一抹黯然一闪而过。

“是呢,没必要!呵呵……”

楚烈挑了挑眉,感觉这小娘们儿的情绪,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

“其实,我是孤儿,四岁那年就被人贩子抓了,后来侥幸逃走!所以,我没什么亲人的,今天好像跟你说过,你没在意而已。老子只有一个把我养大的师父,你要是想见,我可以带你见见那老家伙。”

楚烈犹豫了一下,笑着解释道。

话音落下,萧诗韵美目波动,转头看向这个家伙,神色有些复杂。

只见那张刚毅的侧脸上,挂着一抹不羁洒脱的笑意。

说起这种身世,这个混蛋好像都浑不在意。

他,竟然四岁就被人贩子抓走,失去了父母?这么多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萧诗韵想了起来,今天楚烈确实提过这么一句,说他没有家人,只有自己一个领了证儿的老婆。

当时女神总裁还气得够呛,只以为这个混蛋又在胡说八道。

原来,是真的么?

一时之间,萧诗韵看着这个男人,美目有些迷离,内心竟是涌起一丝心疼。

如果此时,楚烈知道自己堂堂影魔,竟然被一个小娘们儿给心疼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些无语……

下一秒,萧诗韵下意识地,伸出玉手,竟是很想轻抚面前这张脸庞。

“我曹,你干嘛?老子是不是真给你脸了?”

谁知,某人却像是条件反射一样,一见女神总裁朝他脸上伸手,就一个激灵闪开了,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萧诗韵的动作停在那里,又可气又好笑地瞪着这个混蛋。

“你过来!”

下一秒,萧诗韵没好气地瞪了楚烈一眼,带着一丝着恼命令道。

“不过去!你信不信老子报警,告你家暴!”

楚烈摇了摇头,一脸提防地看着女神总裁。

萧诗韵内心的那种感触,被这个混蛋的表现,气得淡化了许多。

这个混蛋,真的不能好好说话!哼!

“楚烈,你就是欠抽,对你好一点都不行!真的!”

女神总裁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然后别过了俏脸淡淡道:“你过来,我有点冷……”

听见这话,楚烈“嗯?”了一声,脸上浮起一抹坏笑,搓了搓手问道:

“冷?要不,我抱着你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