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敢自己动手么?/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场的人都心思各异,惊骇不已。

只见这个时候,夏十二和血手人屠呈现各自的最强状态,已经冲向对方。

夏剑带着期待和阴狠之色,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次碰撞。

他没想到,楚烈身边还有血手人屠这种高手,竟然能跟他们夏家的武管事一较高下。

不过他对夏十二有信心,用出爆骨术的夏十二,实力相当恐怖,绝对能够击败对方。

他阴冷地看了一眼楚烈,心中杀意升腾。

他只以为血手人屠是楚烈最大的依仗,只要夏十二干掉血手人屠,那么楚烈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了。

而与此同时,林梦萱这魅惑倾城的大明星,同样紧张地看着这场对决。

她一双桃花眼里,情绪有些复杂。

内心深处,她对楚烈是既恨又怕,还带着一种不甘和不忿。

楚烈是她遇见的,第一个对她不假辞色,甚至竟然嫌弃她的男人。

这让林梦萱如同蒙受奇耻大辱,心底深处对楚烈带着一抹刻骨铭心的恨意,以及从来没消失过的报复念头。

然而,楚烈的恐怖又让她心惊胆战,尤其是亲眼所见那次的酒店一战之后!

此时此刻,林梦萱心里,是有点希望楚烈这方能赢的。

楚烈虽然可怕恐怖,林梦萱上次差点被这个家伙杀掉,但这个家伙放过她之后,便好像不会再拿林梦萱怎么样。

更不可能发生那种,控制林梦萱,玩弄她之类的事情。

就好像……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集了一样。

甚至反而,是林梦萱借着机会想要靠近楚烈,这家伙却无比冷漠。

而夏剑这边,嘴上说的是帮她林梦萱出口恶气,但林梦萱心知肚明,对方只是替他自己找回场子罢了。

而且,夏剑对林梦萱是有“索求”的,对方一旦干掉楚烈,林梦萱就要继续跟夏剑虚与委蛇。

她这么多年,早就厌倦了这种生活。

相比之下,这段时间,是林梦萱这些年感觉活得最逍遥自在的。

原本的金主童茂明,因为她找到了更大的靠山“夏家”,而不敢再对她染指。

而夏剑因为被楚烈打跑,所以这段时间也一直没联系林梦萱。

林梦萱不需要在应付任何男人,陪任何男人虚与委蛇。

“楚烈,你的人千万不要败啊!人家都不知道到底是爱上你了,还是恨你呢,如果你今天就死了,我又要过以前那种生活了。而且,我还想有一天征服你,让你拜倒在我的脚下呢!”

林梦萱心中暗道,心思复杂。

就在此时,身形暴涨的夏十二,和血手人屠终于再次碰撞到了一起。

只见夏十二一拳捣出,拳头如同砂玻般大小,手臂变得无比粗壮,整个人像是远古猛兽一般。

而血手人屠一双血红手掌,泛着恐怖的气息,力量极度凝聚。

下一瞬间,拳掌相撞!

伴随着一声奇异的闷响,只见在所有人紧张瞩目之下,夏十二闷哼了一声,被血手人屠一掌震退。

嗡!

两人拳掌交击处的空气,都剧烈地震荡起来,出来一阵扭曲和波纹。

可见,这一次碰撞的恐怖威势!

围观所有人都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如果面对这一拳或者一掌,恐怕要被轰杀成粉!

“哼!变大了不起啊?”

血手人屠冷哼了一声,趁着对方右臂被震开,空门大开之际贴身而上,血掌毫不停顿地再次拍了出去。

蓬!

噗!

血手人屠拍在夏十二的胸口处,对方只感觉好像被卡车撞上一样

伴随着一声轰然闷响,对方的身体终于倒飞而出,口中直接喷出了一口逆血。

看见这一幕,除了夏剑意外,所有人都露出振奋之色。

“赢了!”

“好!”

萧诗彩妆在此围观的员工们,甚至有人忍不住叫好出声。

林梦萱脸上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紧张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

而女神总裁,长出了一口气,顿时心中大定。

今天有人气势汹汹地找上们来,口口声声喊着要弄死楚烈,萧诗韵哪能不惊恐担忧。

而见识到夏十二和血手人屠的这场高手对决,感受到两人的强大之后,女神总裁心里甚至也产生和别人一样的想法。

她也觉得,血手人屠或许真是楚烈的依仗,实力很可能比楚烈自己要强悍。

尽管对方,好像受楚烈驱使……

一旦血手人屠输了,那么楚烈今天,恐怕也凶多吉少。

还好,看来是赢了!

楚烈找来的这位其貌不扬的强者,实力竟然如此强大!

尽管对方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活像个流浪汉!

或许,奇人异士都比较古怪吧……

在女神心中,这会儿已经把血手人屠看作是奇人异士了……

“干得不错!”

这个时候,楚烈看见血手人屠击伤对方,微微点了点头,还算满意地评价道。

听见这话,血手人屠内心顿时无比振奋,仿佛受到表扬的小学生一样。

而夏剑一脸的不敢置信,双目当中露出惊骇而又不甘之色。

“十二哥!你怎么样?”

他惊呼了一声,连忙上去扶住倒飞回来的夏十二。

只见夏十二此时脸色涨红,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气息一阵紊乱。

“我没事!”

血手人屠一掌,其实让他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不过因为处于爆骨术的状态,所以他还仍旧有一战之力。

下一秒,他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血手人屠,而后朝着脸上带着欣慰之色的楚烈看去。

“小子,你只会站在后面叫好么?有本事,自己给我站出来!”

夏十二咬牙切齿地说道。

夏剑也是冷哼了一声,脸色阴沉仇恨地瞪着楚烈:“姓楚的,你少小人得志!敢自己跟十二哥动手么?你也就只能像个儿子一样,躲在长辈的后面,哈哈……”

夏剑此时,把血手人屠当成了楚烈的长辈,一脸不屑地激将道。

他今天的目的,就是干死楚烈!

一旦楚烈冲动犯傻,受他激将,那正中他的下怀。

只要杀死这家伙,夏十二就算打不过血手人屠,但两人全身而退还是没问题的。

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地朝着楚烈看去,表情各异。

一些平常看不惯楚烈的公司员工,眼神也带着一种戏谑和不屑。

而血手人屠闻言,顿时露出怒色,冲夏剑破口大骂道:“放你妈的屁!我岂会是楚先生的长辈?”

“祝泰!”

然而这个时候,楚烈打断了他的怒骂,然后脸上带着玩味之色,看向夏十二和夏剑。

“你们确定,要让我自己出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