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就是你应该做的!/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

周可愣了一下,看了楚烈一眼。

再看萧总,只见她一脸嘲弄地冷笑了一声:“某些人还有点自知之明。”

周可闻言,暗道萧总原来真是在明嘲暗讽楚烈呢。

不过也是,尽管王波和李达两个人昨天跑了,但今天萧总一直连提都没提,好像根本就懒得问罪那两个人。

其实,这才附和萧诗韵一向的作风。

“我还以为萧总您说的是高波和李达呢。”

周可吐了吐舌头说道。

听见这话,萧诗韵淡淡地说道:“他们两个只是公司的保安,我没有资格要求他们为了那点工资,豁上命地保护我。他们那种情况下跑了,我并不怪他们。”

“哦……”

周可点了点头。

“呵呵,那我就应当应分的呗?”

楚烈不咸不淡地撇了撇嘴道。

话音落下,萧诗韵猛然转头,美目严厉地瞪着楚烈:“你说呢?”

这个时候,贺荡寇和董志远对视了一眼,眼神都有些古怪。

妈呀!影魔大人和萧小姐两口子,这是要当场吵架啊?

见到萧诗韵一副咄咄逼人,要吵架的架势,董志远咳嗽了一声,笑着劝道:“萧小姐,楚先生当然也会豁出命保护你,你忘了上次在国际大酒店,面对那么多杀手……”

“市司大人,这没什么好提的,那是他应该做的!”

话音未落,萧诗韵就冷冷地打断了,带着一股怨气说道。

此时此刻,见到萧诗韵那冷冰冰的样子,咄咄逼人的语气,理所当然的说词,楚烈心里一股无名火起。

老子应该做的?

就tm图你那一个月两万块钱是么?

老子就活该为你赴汤蹈火?

心里莫名一阵烦躁,尤其是想到昨天萧诗韵面对“那个男人”时的状态,他心里更是一阵自嘲。

摆了摆手,楚烈懒得再说什么,直接转身出了病房。

后面,萧诗韵看着楚烈的背影,突然之间,心里好像堵了什么东西似的。

在这一瞬间,她感觉这个混蛋身上,仿佛带着一丝落寞和意兴阑珊。

女神总裁咬着红唇,心里却同样涌起一股说不出的委屈,看着楚烈走出门的背影,美目突然之间就红了。

楚烈,你好了不起啊?

保护我,就是你应该做的,怎么了?怎么了?

这个时候,见到楚烈和萧诗韵这样,病房里的其他人,都有些尴尬。

不自然地笑了笑,贺荡寇从萧诗韵劝道:“萧小姐,其实昨天楚先生一直在……”

“咳咳!”

突然,魔都市司冲他咳嗽了两声,狠狠地使了个眼色。

慧质兰心的女神总裁,那微红的美目突然一闪,一瞬不瞬地盯着贺荡寇这位惩缉总巡。

“贺大人,你想说什么?”

“哦哦,没什么……我就想告诉你,楚先生昨天一直在跟我一起,调查暗中谋杀你的幕后黑手呢。”6

贺荡寇把话圆了回来,跟萧诗韵解释道。

女神总裁盯着他看了几秒,绝美的俏脸神色变换了几下,然后又看了一眼董志远。

“董大人,贺大人,我感觉你们……对楚烈好像很尊敬?”

这两位,那可都是魔都体制内的真正巨头了,就算是自己的父亲魔都首富,在身份地位上也不能跟这两位相比。

然而,如此大人物,却对楚烈一口一声“楚先生”。

其实,萧女神心里,早就起疑了!

话音落下,董志远和贺荡寇对视了一眼,前者笑了笑,露出一副大义凌然之色解释道:“当然尊敬。楚先生上次只身将杨教授等人,从境外入侵者的手里救了出来,为魔都为炎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们如何能不尊敬。这跟身份和地位无关。”

“哦,是么?”

萧诗韵有些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俏脸的表情有些不对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另外一边!

林梦萱为萧诗彩妆代言的事情,现在已经接近尾声。

今天上午,她待在自己入住的酒店房间内,没有外出。

因为,这里来了两位客人!

“夏少,你终于来找萱儿了?”

林梦萱此时扑进了一位英俊青年的怀里,楚楚动人的说道,那张魅惑众生的俏脸上,带着浓浓的依赖和幽怨。

这青年,不是上次被楚烈打跑的夏剑,还有谁?

只见这一次,跟他同行的还有一位三十几岁的中年人。

对方中等身材,但气度沉凝,一双眼睛神光湛射。

“萱儿,你没事吧?上次我离开,并不是弃你而去,只是去找帮手对付那小子。我走之后,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夏剑搂着怀里的娇躯,柔声说道。

听见这话,林梦萱心里暗暗嗤笑了一声。

明明是被打跑了,抛下她自己逃命去了,现在竟然还说的这么好听。

上次要不是她手机里的一张照片,引起了楚烈的注意,她林梦萱现在恐怕都已经死了。

不过林梦萱心里不屑归不屑,脸上却露出感动之色,摇了摇头道:“没有!他虽然侥幸赢了夏少你,但终究害怕夏少你的背景。如果上次不是为了自保,他只怕都不敢跟夏少你动手呢。

知道萱儿背后有夏少,并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哼,晾他也不敢!不过就算如此,为了帮萱儿你出气,我也没打算放过他!”

夏少冷哼了一声,眼神露出一抹阴沉,看向了身边的中年人。

林梦萱心中一凌,也看向那人小心地问道:“这位是……”

夏剑一脸傲然:“这位是我们夏家的武管事夏十二!我年纪尚轻,修为可比不上我十二哥。这次,有十二哥跟我同行,我一定要让那小子死得很惨!”

说着,他脸上露出一抹狠意和杀气。

他堂堂隐世家族的少爷,上次竟然被一个世俗里的高手打败,甚至羞辱。

然后在令他着迷的女人面前,不得不落荒而逃,这对夏剑来说,乃是人生当中最大的耻辱。

这耻辱,只有用楚烈的血,才能洗刷!

此时,见到夏剑那狰狞的表情,残忍的冷笑,林梦萱美目闪烁了几下。

“夏少,其实那个楚烈并没把我怎么样,教训一下就行了。”

夏剑缓缓点了点头:“对!不过必须是,血的教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