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证明给我看/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车之后,楚烈载着女神总裁,驾驶着劳斯莱斯返回萧诗彩妆。

一路上,车里的气氛似乎有些异样。

楚烈通过后视镜向后看去,只见女神那张绝美的俏脸,看起来一直红扑扑的,无比诱人。

真恨不得,一亲芳泽啊!

回到萧诗彩妆,楚烈却是没有跟着萧诗韵上到公司大楼里面。

“老婆,我出去一趟,你在公司待着,别乱跑啊。”

楚烈给萧诗韵打开车门之后,叮嘱了一句。

萧诗韵冷哼了一声,美目盯着这个家伙质问道:“现在是上班时间,你要去哪儿?”

楚烈扯了扯嘴角,心里暗暗靠了一声。

什么叫上班时间啊?老子跟你签的协议,貌似只是当赘婿吧?

这个给你当司机,是老子为了你的安全,自告奋勇的。

现在,怎么就成上班期间了?

这个小娘们,真是不讲理!

不过看着那张绝美的脸蛋儿,那亦嗔亦怒的表情,楚烈非常没出息的,决定妥协。

跟女神,哪能讲理?

楚烈讪讪地笑了笑,然后露出一抹神秘之色:“我去给你准备礼物嘛。”

听见这话,萧诗韵脸色闪烁了几下,一副傲娇冰冷的模样。

“随便你!不过我宣布,你下个月的两万块钱,被扣光了。”

说罢,女神轻哼了一声,迈着两条修长的美腿走进了电梯,给了楚烈一个傲娇高冷的背影。

楚烈站在那里,脸皮抽搐了几下。

尼玛啊!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

老子给你准备礼物,还要被你扣钱?还一下把两万块钱都扣光?

没关系!没关系……

老子还有老丈人,还有老丈人!!

楚烈心中不断默念,要不然得憋屈死……

临近中午,十一点。

一片待拆迁开发的棚户村,楚烈原本租住的农房内。

只见他带着一个披头散发,如同流浪汉似的中年人,来到了这里。

不是那之前败于楚烈手下的血手人屠,还能有谁?

对方的修炼方式,有点像印地的苦行僧。

“祝泰,你说过从此效忠于我,对么?”

楚烈冷声问道,星目盯着对方。

血手人屠原名祝泰,自称是一个隐世古武门派的弃徒。

“不错,主人!”

血手人屠点了点头,目光直视着楚烈。

“好,既然如此,就跳进去。向我表明你的忠心。”

楚烈点了点头,然后指着院子当中的一个硕大浴桶说道。

只见浴桶足有一米多高,里面盛放着一种紫红色的液体,散发着某种中草药的味道。

血手人屠眼神一凌,盯着浴桶当中的液体问道:“主人,这里面是……”

“是一种毒药!你在里面泡上三个小时,里面的毒素会侵入你的体内,只能每个月从我手里得到解药,否则你就会浑身骨头烂掉而亡。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这条命是我的么?证明一下?”

楚烈淡淡地说道,目光盯着祝泰,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威严和压力。

血手人屠听见这话,看着楚烈却是笑了。

“这有什么?我说这条命是主人的,就是主人的。我知道主人不信我,我做给你看!”酷

话音落下,血手人屠褪去那褴褛的衣衫,纵身一跃,直接跳进了浴桶当中,蹲下身子将自己全部浸泡在里面。

楚烈见到对方的动作,脸上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过不多久,只见祝泰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仿佛在承受着某种折磨。

他只感觉皮肤火辣辣的,灼烧一般的疼痛。

再然后,是骨头内脏一阵刺痛麻痒,如同万蚁噬心!

……

魔都中医医院,一间特殊的病房,外面把守着一帮惩缉人员,看起来戒备森严。

病房内,躺在床上的野鬼,此时慢慢醒了过来。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那魔神一样的男人,将自己举起来的画面。

当意识到自己还没死的时候,野鬼心里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已经浓浓的后怕。

试着动了动双臂,左臂的骨头之前被楚烈生生拧得寸寸断裂,到现在依旧毫不受力。

不过右手虽然手腕同样断了,但勉强还能动。

下一秒,野鬼看向自己双脚,只见两副脚镣戴在脚踝上,分别跟病床拷在一起,确保他无法逃走。

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野鬼直接拔下身上插着的一根输液管。

作为一名顶尖的杀手,区区脚铐怎么能困住他?

“都警醒点,不准打盹!”

这个时候,病房外面响起一名守卫的声音。

野鬼心中冷哼,右手有些不太灵便地用那输液管的针头,在脚镣的钥匙孔内挑动着。

捣鼓了几分钟之后,脚镣终于被打开。

下一秒,他悄无声息地下床,打开了病房内的窗户。

左臂虽然耷拉在那里毫不受力,但他仍然如同蜘蛛人一般,身手矫健地跳窗而逃。

……

出租屋内,血手人屠祝泰从最初的痛苦,慢慢地感觉到了一阵舒爽。

到了最后,仿佛有一股股热流在体内蔓延,在强化着自己的身体,让他的体质缓慢而可见地提升。

尤其是他毕生修为凝聚的一双手掌,那种感觉更加强烈。

下一秒,他带着惊喜、感激和狂热,朝着楚烈看了过去。

“多谢主人!”

楚烈笑了笑:“你很不错!你是我的人了,实力自然越强越好,不必谢我!”

楚烈就是试探祝泰而已,哪有什么能够控制他的毒药?

这桶浴液,是当初老头子在他练武之初,给他打基础的一副淬体药方而已。

楚烈也不知道老头子哪来的这种东西,反正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那货手里还有好多。

楚烈如今的实力,足以站在世界巅峰了。

但就算如此,那老家伙在他看来,依旧深不可测,无法揣度。

就在这个时候,楚烈的手机响了起来。

“大人,那个杀手已经跑了!”

电话那头,贺荡寇语气低沉地说道。

话音落下,楚烈眼睛一亮:“没让他察觉到什么异样吧?”

“肯定没有,大人放心。”

贺荡寇沉声说道。

“好!随时联系。”楚烈说着挂断了电话。

下一秒,他抬起右手,只见手腕上那只黑色的“手表”屏幕上,一个小红点正在不断移动。

楚烈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跑吧,快跑吧!跑回你的老窝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