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得罪了,就得罪到底/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烈口中劲气迸发,吐出的瓜子皮竟是如同利箭一样飙射而出,穿破邓依伦耳朵上的皮肉,带起一串血珠。

邓依伦顿时捂着自己的耳朵,痛呼了一声。

放下手之后,只见手中一片殷红,阵阵剧痛从耳朵处传来。

萧诗韵见状,绝美的俏脸上表情变换了几下,最后默不作声。

对方羞辱楚烈,楚烈选择出手,哦不,“出口”,萧诗韵不会多说,选择尊重楚烈的反应。

这个时候,邓依伦看着楚烈,双目当中充斥着惊骇之色。

他难以想象,一个人吐出的瓜子皮,是如何伤到自己的。

这简直,骇人听闻!

他心中惊惧而愤怒,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门外,就守着他的两个保镖,实力同样强悍。

但最后,邓依伦没有选择喊人进来当场报复楚烈,因为,他此时真的不敢肯定,自己身边的两个高手保镖,是不是楚烈的对手。

邓依伦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楚烈冷声道:“兄弟好手段,依伦领教了。”

楚烈呵呵了一声,眯眼看着对方。

这位大新集团的少东家,城府还蛮深的啊,竟然如此冷静地忍了?

“好说,好说!”

楚烈啪得点上了一根烟,痞气地笑道。

不过下一秒,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把烟给掐了。

妈的,自己可是答应过萧诗韵,不在她面前抽烟的。

这一装比成功吧,就习惯性地点上了……

女神总裁此时美目流转,狠狠地白了楚烈一眼。

下一秒,她冲邓依伦淡淡地问道:“邓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就算你收购了金腾集团剩下的全部股份,好像你也把持不了金腾集团,不知道你这么做有什么意思?仅仅只是给我添堵么?”

邓依伦拿出手帕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耳朵,看见上面的血迹后,双目再次闪过一抹阴冷。

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手里有百分之六十七的股份,我的确掌控不了金腾集团,但是,我可以大量低价抛售我的股份啊。”

听见这话,萧诗韵的表情顿时一沉,露出了气愤之色。

“邓少,你这么做,似乎对自己也有害无利!”

邓依伦哈哈一笑:“只要让你们觉得疼就行了!我们邓家是吃点亏,不过再怎么亏,也没你们萧家亏得多。”

女神总裁的脸色一阵难看,面露怒容。

大新集团竟然要做出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么?

不过如此一来,原本萧家到手的金腾集团,真的将变成一个烂摊子。

邓依伦手中持有百分之三十多的股份,一旦他将这些股份大量的低价抛售,那金腾集团的股价将急剧暴跌,全面崩盘!

到时候,整个金腾集团就完了,上百亿的市值,将灰飞烟灭!

这种事情是有先例的,曾经某香江上市公司的一位神秘大股东疯狂出货,导致承接不足股价崩盘,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

让这家上市公司的股价,三十分钟内断崖式暴跌90%,其他股东损失惨重!!

没想到,邓依伦收购金腾集团剩下的股份,打的也是这个主意。

不过对方说得对,他这么做的话,对大新集团没什么好处,但萧家损失更加惨重。

两家一直在明争暗斗,对方这是豁上承受一些损失,也不让萧宇集团顺利吞并金腾集团,从而如虎添翼啊。

萧诗韵心思电转,心里闪过许多念头。

“邓少,你和邓叔既然还没直接这么做,而是今天出现在这里,想必是能谈吧?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条件?”

邓依伦听见这话,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诗韵果然聪明,其实抛开两家的矛盾,我对诗韵你真的是倾慕已久呢。”

听见这话,萧诗韵顿时好看地皱了皱眉,面无表情道:“邓少,还是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们有什么目的,请直说。”小说

她注意到,楚烈那个家伙在邓依伦说出这话之后,嘴巴又鼓了起来。

她还真怕邓依伦继续下去,会被楚烈给“喷死”。

邓依伦此时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转头看了一眼楚烈,没再继续冲萧诗韵“倾诉衷肠”,而是拿出了一份合同。

“很简单,只要萧宇集团答应这份合作协议,我可以将我手里金腾集团的股份,原价转让给诗韵你。”

萧诗韵“哦?”了一声,拿过那份合同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之后,那张绝美的脸蛋儿上,顿时露出一抹气愤之色。

啪!

女神总裁直接将合同扔在了桌子上,摇了摇头冷声道:“邓少,这上面的条件,你们想都不要想了!”

萧宇集团作为炎夏百强企业,实力无比雄厚,很多业务都已经拓展到了境外。

其中,在东南域就跟当地掌权者合作,出资承建了许多高铁项目。

作为对萧宇集团的优待,他们拥有着货运高铁的“免检权”。

而邓依伦拿出的这份所谓的“合作协议”,就是让萧宇集团答应,大新集团在东南域的货物,打着萧宇集团的名义流通,从而同样得到这种免检权。

别人可能不清楚,但萧诗韵可是了解大新集团一些非法的勾当。

他们在国内的生意还算正规,但在境外却涉及走私、禁品、军火等各种灰色交易。

让他们的货物走萧宇集团的免检通道,萧诗韵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些货物都是些什么。

这个时候,邓依伦冷笑了一声:“诗韵,话别说的这么死。你可以回去和萧叔叔谈谈,或许,他跟你的意见不太一样呢。要知道,金腾集团那可是上百亿市值的大蛋糕,这么糟蹋了的话……

啧啧,心疼啊!”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萧诗韵俏脸冰冷,美目含怒。

邓依伦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将合同推到了萧诗韵面前:“诗韵,我给你们萧家一个星期的考虑时间。一个星期之后,如果还没给我满意的答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他站起身来,再次无比阴冷而怨毒地看了楚烈一眼,不过并没说什么狠话,直接朝着会议室外走去。

萧诗韵坐在那里,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金腾集团那可是市值上百亿的产业,如果就这么灰飞烟灭,那绝对是无法承受的损失。

但答应大新集团的条件,更加有违底线和原则。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坐在那里的楚烈,突然闪到了邓依伦身前,挡住了对方。

邓依伦脸色一惊:“你想干什么?”

楚烈脸上露出一抹痞气的笑意:“邓少,我想问你,我是不是把你给得罪了?”

邓依伦愣了一下,然后冷哼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你觉得呢?”

这狗东西什么意思?

问是不是得罪了自己?怎么,想说软话?

“我觉得,应该是得罪了!”

楚烈点了点头,摸着下巴认真地思索道。

“呵……”

邓依伦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楚烈,冷冷地扯了扯嘴角。

不了下一秒,一只硕大的拳头,突然在他的眼前放大。

蓬!

“嗷!”

邓依伦口中发出一声惨叫,捂着鼻子蹬蹬蹬后退了几步。

只见他的鼻梁直接塌陷了下去,鼻血像是不要钱似的向下哗哗淌。

“我的做事准则就是,既然已经得罪了,就干脆,往死里得罪!”

楚烈脸上带着邪笑,晃了晃自己那硕大的拳头,抡起来再次朝着邓依伦挥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