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一次,就能让他长记性/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去医院!”

好不容易,女神才止住了眼泪。

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她压下那种心疼和震惊,美目带着复杂之色,冲楚烈不容置疑地说道。

“额,这点小伤不用了。”

楚烈苦笑道,一脸的不以为意。

下一秒,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目光淡淡地朝着骆鸿的方向看了过去:“而且,我还要跟骆先生决斗呢,人家早就等不及了。”

听见这话,缩在那里的骆鸿,整个人剧烈地颤抖起来。

那张俊脸,瞬间变得惨白,抖着嘴皮子冲楚烈连忙摆手:“不……不用了楚哥!你说得对,我是花架子!我是花架子……”

刚才在饭桌上,一副倨傲之色,不屑跟楚烈这小司机一桌的动作明星,这个时候都不敢直视楚烈的眼睛。

看着那满地的尸体,给他一千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跟楚烈动手啊。

刚才他看的很清楚,楚烈随便一拳下去,杀手就脑壳崩裂。

任意扫出一腿,就能让人吐血身亡啊!

跟楚烈那真正的杀人技比起来,他那点功夫,可不就是花架子么?

“呵呵,那行吧,以后有机会再切磋。”

楚烈不咸不淡地笑了笑。

听见这话,骆鸿脸皮一阵抽搐,冷汗瞬间湿遍全身。

“楚哥,不用了!不用了……真的……”

今天这件事,后来被消息封锁,在场的人也都守口如瓶,没人向外泄露。

只是没人知道怎么回事,骆鸿这一向行事高调、张狂的当红动作小生,之后在大众视线当中,突然变得谦逊起来。

不管参加什么节目,或者在任何场合,又或者面对任何人,哪怕是保安或者打扫卫生的,他都对人表现得彬彬有礼。

而且在几次采访当中,当别人捧他有真功夫的时候,他却一再地笑着说自己“只是个演员”。

有些经历,真tmd能让人,一次就长记性啊!!

……

当天下午,魔都中医医院某特级病房内。

虽然楚烈确定自己没有任何问题,但在女神总裁的强势要求下,不得不住进了这里。

病房外面,守着萧家的重重保镖,萧诗韵、萧万山夫妇和萧静涵,都在外面暂时回避。

如果让人知道,堂堂魔都首富家族的家主、夫人以及两位大小姐,都因为一个“小司机”受了伤,而全部到场守在病房外面,恐怕能惊掉一地的眼珠子吧。

这小司机混的,简直太牛比了。

而今天发生了这么惊骇的袭杀事件,死了这么多人,现在魔都惩缉府总巡贺荡寇贺大人都惊动了。

此时,正在病房里,单独亲自给楚烈“录口供”呢。

“大人,您真的没事吧?”

然而,谁都想象不到的是,魔都的惩缉总巡,此时却恭敬地垂手站在床边。

而楚烈这位当事人,躺在病床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跟烟,简直不要太惬意。

“没鸟事!”

楚烈摆了摆手,浑不在意。

“大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贺荡寇笑着点头道,然后露出一副特别自豪的表情:“上次我和市司还有魔都总镇知道大人出现在魔都,都想拜见大人呢。没想到我借着这个机会,能够有幸面见您,市司和总镇那两个家伙,就没这福气了,哈哈……”

影魔,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啊。

贺荡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够看见真人。

看着病床上的年轻人,他真的有点不敢相信,对方就是传说中的影魔!

那位功勋累累,为炎夏震慑各方敌寇的无敌战神!

“少拍马屁了,我不吃这一套!说吧,你特意过来见我,有什么事?”

楚烈吐了一个烟圈,没好气地问道

今天这件事确实可大可小,不过楚烈心里有数,还没到一位惩缉总巡亲自过问的地步。

贺荡寇讪讪地笑了笑,然后斟酌着小心说道:“今天我听说了这事,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净世会发动得极端行动呢。”

“净世会?那个一直搞小动作的邪会组织?”

楚烈挑了挑眉问道。

“对!我们安插在净世会的线人,传递消息说这个邪会组织,最近要在魔都发动一次极端袭击。不但如此,天罚组织的哈迪斯秘密入境,好像也跟这个有关系。所以,我最近压力很大,十分紧张。

更是想见大人……”

贺荡寇小心地朝着楚烈看去,带着一丝期望和试探。

楚烈听见这话,顿时皱了皱眉。

妈的,自己就想好好地当条咸鱼,吃吃软饭,怎么就这么些破事儿?

哈迪斯那个沙比,原来跟冥后他们入境的目的还不一样?

不知道是天罚组织勾结了净世会,还是仅仅哈迪斯受雇于净世会。

“你想利用我帮你对付净世会?”

楚烈冷声问道,带着一丝不悦。

听见这话,贺荡寇连忙摇头,诚恐道:“不是,不是!我哪敢利用大人您,是请求,求大人您必要时候,能出手帮一把。”

“我知道了,真出什么事,我不会不管的,毕竟我就在魔都。”

楚烈点了点头,淡淡地表示道。

为炎夏而战这么多年,他的骨子里早就铭刻了某种使命感,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听见这话,贺荡寇顿时露出喜色,然后恭敬地问道:“大人,您是否还有什么吩咐?”

楚烈想了想问道:“我留下的那个活口,现在在哪儿?”

“哦,就在医院里!”

说着,贺荡寇把病房号告知了楚烈。

等吩咐了一番,把贺荡寇打发走了之后,病房内顿时涌进来几个人。

看着一脸紧张的女神老婆,带着浓浓关心味道的老丈人,表情有些复杂的丈母娘和大姨子,楚烈心里一阵感动。

这……就是家人的感觉么?

妈的,老头子那货,如果知道自己被打了一枪,就有这么些人过来看自己,恐怕只会笑话老子吧?

只见萧诗韵这个时候,迈着急促的脚步来到病床前,绝美的脸蛋儿上满是担忧。

下一秒,她的脸色,却又再次一冷。

“楚烈!你受伤了还抽烟!”

女神总裁带着恼意,一把将楚烈手里的烟夺了下来踩灭了。

“额,抽烟止疼……”

楚烈一副心虚的样子,讪讪地说道。

萧诗韵看着这个混蛋,心里是又气又心疼,进来之前有很多话想说的。

但现在,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咬着嘴唇,带着一丝恼意和复杂看着楚烈。

“小烈,你没事吧?”

萧万山此时关心道。

“爸,我没事,医生都说我能马上出院了,呵呵……”

楚烈耸了耸肩,咧嘴笑道。

“皮真厚,吃了枪子儿都没事?”

这个时候,萧静涵这位大姨子,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静涵!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说风凉话!”

萧万山板着脸训了一句侄女。

萧静涵扁了扁嘴巴,嘀咕道:“他又没事……”

楚烈呵呵笑了笑,看着这位大姨子,眼睛当中突然闪过一抹狡黠,心里冒出一个挺邪恶的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