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别在我跟前蹦跶/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烈正要蹲下,顿时感到一个人挡在了自己面前,冲女神老婆殷勤讨好地说道。

此时的骆鸿,看起来是如此的绅士,如此的有风度。

他对自己的魅力有着绝对的信心,参加一些综艺节目的时候,他也经常和一些女艺人有过这种带着暧昧色彩的互动。

那些女艺人,哪个不是一脸娇羞,甚至甜蜜地接受了?

面前这位女神级的总裁,肯定也会欣然接受吧?

然而他却错了,只见萧诗韵面对骆鸿的绅士和殷勤,直接愣了一下,然后俏脸上露出一丝牵强的笑意。

“不用了骆先生,怎么能让您做这种事呢?”

说着,美女总裁朝着楚烈狠狠地瞪了一眼:“楚烈!”

面对某人,她就不用虚与委蛇了,绝美的俏脸带着一丝严厉。

楚烈一点脾气没有,给骆鸿直接推开以后,屁颠屁颠地蹲了下去,小心地伺候女神穿鞋。

当触碰到那性感玉足时,某人心里一阵激动,恨不得好好把玩一番。

萧诗韵站在那里,只是轻抬一下脚,让楚烈能给她穿上,看都不看脚下的楚烈一眼。

傲娇、高冷、如同女王一般,气场十足。

不过内心当中,却是忍不住涌起一丝异样。

她竟然让这个混蛋,给自己穿鞋?

对了,自己的秘书周可,不是就在旁边么?

女神总裁这个时候,才终于想到这一点……

接下来,一行人离开沙滩,来到魔都国际大酒店。

包间里,分成了两桌。

萧诗韵、林梦萱和骆鸿,以及两位明星的经纪人,还有公司的广告总监,以及楚烈,坐在了一桌上。

其他两边的工作人员,凑成了另外一桌。

萧诗韵这位萧诗彩妆的美女总裁,说了几句场面话,对林梦萱和骆鸿表示了一番感谢之后,就让大家随意。

楚烈早就等不及了,萧诗韵一说随意之后,就第一个动筷子了。

这顿饭那是自个儿老婆掏钱,老子客气啥?

只见他这会儿,就添着脸坐在萧诗韵身边。

其实这一桌原本没有他的,但楚烈自己非要凑过来,女神总裁在这种情况下,也懒得跟他掰扯,免得让外人看笑话。

而楚烈另外一边,就是林梦萱这位国民女神。

“楚先生,你尝尝这石锅豆腐,真的不错呢。特别嫩。”

吃了没一会儿,另外一边的林梦萱夹了一块豆腐,放在了楚烈面前的碟子里,柔声说道。

楚烈顿时皱了皱眉,没什么表情地说道:“吃你自己的就行了。”

林梦萱那张魅惑的俏脸上,委屈之色一闪而过,咬了咬嘴唇:“嗯。”

桌上的人见到这一幕,表情都有些惊讶。

林梦萱这位万人倾倒的国民女神,竟然……给一个司机夹菜?

而对方,还一副不耐烦的表现?

萧诗韵秀眉微皱,俏脸闪过一丝不自然。

而看着坐在两个女神中间的楚烈,骆鸿这位当红动作小生,心里满是嫉妒和不爽。

当见到他一直追求的梦萱女神,竟然给楚烈夹菜的时候,骆鸿眼睛里,更是露出浓浓的妒火!

“萧总,我想请问一下,你左手边这位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也坐在我们这一桌?”

下一秒,骆鸿脸上带着一丝不满,冲萧诗韵不咸不淡地质问道。

萧诗韵淡淡地说道:“他是我的司机。”

“司机?一个小司机而已,不是应该坐在那一桌么?”

骆鸿看着楚烈,带着一丝不屑,倨傲地问道。

萧诗韵皱眉道:“今天随便坐的,并没什么特意的安排,还请骆先生见谅!”

骆鸿冷笑道:“抱歉,我觉得萧总让这种身份的人和我坐在一桌,是对我的不尊重!请他从这桌离开,否则这顿饭我吃不下去了

话音落下,萧诗韵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对这个骆鸿生出一丝不满。

虽然楚烈添着脸坐过来,萧诗韵也暗暗着恼。

但她觉得自己不待见这个混蛋可以,但别人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瞧不起楚烈,却让她心里有些生气。

“骆鸿,你干什么?”

林梦萱这个时候,也不满地看向骆鸿。

“梦萱,不好意思,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一个司机跟我们坐在一桌,你觉得合适么?”

骆鸿嗤笑道。

“妈的,一个耍花架子的小白脸而已,真tm拿自己当腕儿了啊?爱吃不吃,不吃滚蛋!”

楚烈这个时候,直接没好气地骂道,一点没惯着对方。

听见这粗俗直接的辱骂,骆鸿一张俊脸,顿时气的变了形。

蓬!

他一巴掌拍在饭桌上,声音带着浓浓的恼怒:“你说谁是花架子?”

他是科班出身,出道以来一直带着“真功夫”的光环。

而且骆鸿自问的确颇有几分实力,没出道之前,更是斩获了数块武术比赛的冠军奖牌。

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说他是花架子!

“你呗,在电视上呜呜喳喳就行了,别tm在老子面前蹦跶,不然鸡儿给你打折了。老子不但是司机,还是我老板的贴身保镖,随时要贴身保护她,当然要坐她旁边,轮得到你tm叽叽歪歪?”

楚烈看着骆鸿,一脸不耐烦地骂道。

听见这话,包间里的人表情都无比精彩。

我擦,竟然有人这么骂骆鸿?

萧女神这个时候,小手在桌子底下,狠狠地掐着某人的软肉,俏脸浮起几条黑线。

这个混蛋,能不能注意点形象?怎么什么粗俗的国骂也能冒出来。

骆鸿那英俊的五官气得都扭曲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瞪着楚烈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我要跟你决斗!我倒要看看,你这口出狂言的垃圾,有没有那个资格,当别人的保镖!我让你知道,谁才是花架子。”

听见这话,楚烈顿时笑了,一脸不屑道:“还决斗?你tm这么中二?”

“你不敢,是么?懦夫!”

骆鸿咬牙切齿地问道。

“行啊,不过等我吃完饭再说。陪小朋友耍耍这种屁大的事,可不能耽误老子吃饭。”

楚烈点了点头,懒洋洋地说道。

“好!我就等你吃完!到时候,我看你还敢不敢狂!”

骆鸿拳头篡得紧紧地,脸色阴沉地说道。

楚烈呵呵笑了笑,自顾自地解决着桌子上的美食。

萧诗韵着恼地瞪了楚烈一眼!

这个混蛋,真能惹事,就不能安分一点?

这顿饭,在一种异样的气氛下结束了,因为楚烈和骆鸿的矛盾,所有人吃得都不太自在。

当然,除了楚烈以外。

在骆鸿那愤怒仇恨的注视下,他不紧不慢地填饱了肚子,吃的别提多滋润了。

用餐结束,只见骆鸿冷哼了一声,一马当先地走出了包间。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教训楚烈了,让这个胆敢挑衅他的小司机,见识一下自己的实力。

让他知道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花架子。

其他人,也紧随其后出了包间。

就在此时,跟在萧诗韵身边的楚烈,跨出包间的那一瞬间,脸色猛然变了。

杀气!

好浓烈的杀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