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失眠的大姨子/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手人屠只感觉浑身撕裂般的剧痛,五脏六腑更是像移了位一样。

没想到,打出最强一招的他,还是败了!

完败!败得无比彻底,没有任何悬念!

听见楚烈此言,他心中无数念头闪过。

没有人想死!

好不容易练就一身实力的他,更不甘如此死去。

噗通!

下一秒,他忍着浑身的剧痛,爬起来直接跪在了地上。

“只要先生饶我一命,血手人屠这条命从现在开始,愿效忠楚先生。从此鞍前马后,绝不二心!”

看着跪在地上的血人,楚烈缓缓地点了点头。

“好!那就留你一命,为我所用吧。”

血手人屠愣了一下,眼神惊愕。

他没想到,楚烈竟然这么轻易地,就答应下来,放他一马。

“先生,你就……这么相信我了?我血手人屠这么多年,自恃实力高绝,从未屈居于人。此时为了活命,而选择效忠于你!你……不怕我虚与委蛇,向您反水么?”

楚烈听见这话,顿时笑了。

笑得自信从容,傲然霸气。

“敢遛狗的只是人,能御龙者才成神!你实力高绝,难以掌控又如何?今天我能败你,他日你若敢叛我,我照样能取你性命。”

听见这话,血手人屠浑身剧震,折服道:“主人,血手不敢!”

楚烈呵呵笑了笑:“回去告诉金凯父子,让他们准备后事!”

“是,主人!”

血手人屠愣了一下,没想到楚烈早就猜到,他是受谁所托。

楚烈从裤兜里掏出香烟,点上美美地抽了一口,然后朝着姚纤纤走去。

“妹子,那个……我送你回家?”

带着浓浓的歉意,楚烈试探着问道。

姚纤纤这会儿,终于从目睹这场激战的震撼当中,回过神来。

她有点后悔,刚才应该开直播的,恐怕这会儿粉丝都能破百万了吧?

看着眼前这个家伙,她心里既恼恨,又感到浓浓的畏惧。

自己刚才,竟然打了他一个耳光!

“不……不用了!你不要过来!”

姚纤纤摇了摇头,脚下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去,一脸的畏惧忌惮。

见到她这样,楚烈无奈地笑了笑:“那行吧,你自己小心点。刚才的事,真的对不起。”

姚纤纤再次惊悸地看了楚烈一眼,然后转头就跑。

楚烈摸了摸鼻子……自己,有这么可怕么?

这妹子玩儿直播是吧?

今天差点把人家给吓死,改天一定要给她捧捧场,打赏走一波。

况且,对方身上,还有那个“神秘人”的线索。

……

下半夜一点,浑身是血的血手人屠,出现在金凯父子面前!

病房里,看见这位此时的模样,父子俩都大惊失色。

躺在病床上的金凯,都差点吓得蹦起来!

“血……血先生!你这是……”

金剑南一脸惊恐,结结巴巴地问道。

“我不是楚先生的对手!楚先生说了,让你们准备后事!”

血手人屠面无表情地说道。

听见这话,金剑南瞳孔剧缩,露出浓浓的惊骇之色。

什么?在他心中,强大如同鬼神一般的血先生,竟然……不是那个楚烈的对手么?

这……怎么可能?

他可曾亲眼见过,血先生一个人,灭过一整支全副武装的战队。

这么强大的存在,此时浑身是血地告诉自己,他不是楚烈的对手。

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而血先生后面那句话,更让金剑南父子背脊发寒

“血先生……你……什么意思?你要帮我们啊!”

金剑南急声说道。

“我现在,已经是楚先生的一条狗,从此效忠楚先生。抱歉,我无能为力!”

血手人屠冷声说道,下一秒,带着一身伤势直接离开。

他此来,就是特地遵照楚烈的意思,过来通知金凯父子而已。

病房内的气氛,变得无比压抑而凝重。

金剑南的喉结上下蠕动着,一种浓浓的恐惧和震骇涌上心头。

血先生竟然说,他现在是楚烈的一条狗?

楚烈究竟是可怕到了什么地步,竟然能让血先生这种人效忠?

自家,到底惹上了怎样的存在?

白花花的病房,此时让金剑南感觉是如此刺眼,就好像被白色的恐惧笼罩着一样。

“爸……怎么办?”

金凯这个时候,带着哭腔问道。

他虽然瘫了,但也不想死啊,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他大不了到国外花费巨资,做一副外骨骼,也能勉强地活动。

他还有好多人生的乐趣,没有享受够呢。

金剑南看着儿子,表情无比凝重。

“我明天硬着头皮……去找楚烈!求他,放我们一马!”

在他看来,血手人屠已经是让他仰望的存在,绝对不可招惹的恐怖。

金剑南在心里试问一下,如果血手人屠要让自己父子死,他们爷俩会怎么样?

答案是:绝对没有生还的希望。

而此时,血手人屠却拜服在楚烈脚下,那就说明,楚烈乃是比血手人屠,更加强大而恐怖的存在。

所以此时,他没了一丝反抗的心思。

甚至连仇恨,都已经不敢了!

听见这话,金凯脸色闪烁了几下,最后颤声道:“爸,别求楚烈!”

金剑南愣了一下,然后悲笑道:“儿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你还不肯低头么?你不知道血先生的可怕,你爹我可是一清二楚。而现在,连血先生都……”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去求萧家,求萧诗韵啊!楚烈他……太狠了,不一定肯放过我们啊!你别直接求楚烈,求萧诗韵,或许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

这一夜,有些人注定无法入眠。

包括……今天死里逃生,被楚烈救回来的萧静涵。

她今晚跟萧诗韵睡在一起,然而躺在那里一闭上眼睛,就浮现出楚烈打开船舱走进来的那个画面。

萧静涵是一个不轻易被触动的女人,对男女之事无比冷淡的她,心好像一直被包裹得严严实实。

但越是这种人,当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之后,冲开她心里的那层厚厚包裹,其心灵上留下的触动会更加强烈。

在那种绝望的环境之下,没人能够体会,楚烈当时的出现,对萧静涵来说意味着什么。

辗转反侧了半夜,这会儿出了一身汗的萧静涵,想要洗个热水澡松弛一下神经。

看了一眼旁边睡着的妹妹,她轻手轻脚地下床离开了卧室。

萧诗韵的房间带着浴室,不过萧静涵怕洗澡的时候把妹妹吵醒。

“楚烈今晚不回来,去楼下吧。”

萧静涵自言自语道,披着浴巾下了楼,打开了一楼客卧的门。

“一股臭男人的味儿!”

走进来的萧静涵,嘴里“嫌弃”地嘀咕了一句,绝美的俏脸上,却忍不住浮起一抹红晕。

趁着对方不在,偷偷溜进男人的房间洗澡,这让萧静涵内心涌起一股浓浓的羞耻感。

除此之外,还有一丝说不出的刺激和异样。

尤其,这是楚烈的房间。

只见楚烈这位女神级的大姨子,此时没戴眼镜,一张脸蛋儿简直精美绝伦,颜值绝对不输于自己的妹妹。

带着知性气质的她,那脸蛋儿红扑扑的样子,或许更加让人心动。

只不过,这会儿没人有幸欣赏到。

走进楚烈房间的浴室,当萧静涵看见挂在那里的平角裤时,更是一阵脸红心跳。

“也不知道收起来,真不害臊!”

摸了摸发烫的脸蛋儿,她赶紧打开喷头淋遍全身,给自己降降温放松一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了一阵开门声。

好像……客卧的房间门,被人打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