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冥王,千万不要露头!/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眼前的炎夏男人,表情竟然无比平静淡定,贝瑟芬妮顿时愣了一下。

她把电枪从楚烈身上移开,只见其上冒着滋啦电光,绝对没有出问题。

皱了皱眉,没有听到那悦耳的惨叫声,让她的心情十分不爽。

下一秒,她更加用力地,把电枪杵到了楚烈的身上。

滋啦!滋啦……

只听渗人的电流声不绝于耳!

然而,眼前的男人,竟然仍旧没有任何反应,脸上还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意。

“你感觉不到?”

贝瑟芬妮惊声问道。

“能啊!只不过这点痛苦,对我来说太小儿科了!”

楚烈点了点头,笑得比冥后邪性多了。

他经受过最最严酷的反刑讯训练,忍耐力早就超过了普通人类的极限!

“你……”

贝瑟芬妮听见这话,脸色第一次变了,下意识地退后几步,惊疑不定地看着楚烈。

下一秒,让她更加惊骇的一幕,出现了!

锵!锵!锵……

只听一阵金属断裂的声音连在一起,被牢牢固定在那里的楚烈,竟然直接站了起来。

那用合金打造的铁链、脚镣,纷纷崩裂断开。

魔神般的身影,矗立在那里!

如同脱困之猛兽,出渊之恶龙!

这一瞬间,强大狠毒的冥后身躯剧震,瞳孔剧缩。

不过,她的反应也足够快了,在这一刻表现出了那强悍的素质和应变能力。

拔枪的同时开保险,瞄准……一系列的动作,在一瞬间完成。

然而,就在她要扣动扳机的时候,一道尖锐的破风声响起,她那握枪的手直接被切掉半截。

鲜血迸溅,手枪掉落在地!

叮!

只见一张塔罗牌,狠狠地钉在了舱门的钢板上。

贝瑟芬妮惨哼一声,然后忍着断手之痛,再次抬起了自己的左手。

手里,赫然是一把经过改装,威力巨大的沙漠之影。

咻!

然而,那致命的纸牌再次飞来,速度比之子弹都要快上几分,令人防不胜防。

瞬间,冥后贝瑟芬妮的左手,也飞了出去!

咻!咻……

另外两张纸牌,从她的腿弯出划过,直接切断了贝瑟芬妮的腿筋。

噗通!

刚才还无比嚣张,仿佛命运主宰般的冥后,直接瘫倒在地,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呵……相比你的塔罗牌,我的牌更灵!因为,它准确地决定了你的死期!”

楚烈此时手中把玩着那副塔罗牌,冷笑着说道。

“你是谁?告诉我!”

不过,这女人不愧是经历过无数杀戮和战斗磨练的强者,此时此刻,并没有惨叫或者求饶。

她瞪大了眼睛,盯着面前这竟然能顷刻间废掉自己的男人,不甘而惊骇地问道。

楚烈面容冷峻,一步一步走到贝瑟芬妮身旁,抬脚狠狠地朝着她右手的断口踩去。

贝瑟芬妮顿时露出痛苦之色,那张带着异种风情的俏脸,甚至都疼得扭曲了。

“告诉我,哈迪斯在哪里?不然,我也让你尝尝,被人孽杀的滋味儿!”

楚烈冷声说道,星目当中吞吐着摄人的杀意。

听见这话,贝瑟芬妮发出了一阵凄厉的狂笑:“哈哈哈哈……你想找冥王?你觉得我这种人,怕死吗?你休想知道!”

说着,她的脸上露出一抹决绝和疯狂之色,嘴巴诡异地动了动,咬破了嘴里的毒丸。

下一秒,一缕黑血从她的嘴巴和鼻孔当中溢了出来

说到底,她和楚烈,其实是一种人。

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早就做好了随时拥抱死神的准备,根本就不惧死亡。

楚烈的脸色一阵阴沉,暗恼自己没有提前卸掉她的下巴。

“你……到底是谁?让我……死个明白,可以吗,小帅……哥?”

贝瑟芬妮临死之前,脸上再次露出那抹妖艳的笑容,充满了不甘和渴望地问道。

“影魔!你们西方世界,都叫我shadowfiend!”

楚烈冷冷地说道,在对方临死之前,满足了她的愿望!

听见这话,贝瑟芬妮的脸上先是露出震惊之色,然后竟是欣慰和解脱。

“shadowfiend!影魔……”

“原来,你就是影魔!我……贝瑟芬妮,能死在影魔的手里……也算……值了!”

“哈迪斯……我的……冥王!你不要在炎夏露头了!”

“千万……不要!”

话音落下,贝瑟芬妮终于闭上了眼睛,再没了一丝气息。

噗嗤!

又是一张纸牌,狠辣地插进了她的太阳穴,无情地补了一刀,确保她的死亡。

“死了,就别操那么多心了!”

楚烈冷笑道。

下一秒,他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船舱。

噗嗤!噗嗤!

两名守在船舱门口的雇佣兵,眉心处赫然多了两张纸牌,身体轰然倒地。

无声无息,两名身经百战的雇佣兵,到死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收割了他们的生命。

接下来,一场无情的杀戮,在这艘渔船上上演。

楚烈就如同那无处不在,不可捉摸的影子一样,笼罩着船上的雇佣兵们。

一条条带着罪恶和杀戮的生命,被楚烈悄无声息地收割。

当楚烈悄然接近,捏碎把守着甲板出口外那名雇佣兵的咽喉时,这支雇佣兵仅剩的一人,终于看到了那轰然倒下的同伴尸体!

那是后来接替楚烈,负责架势直升机的那名黑人雇佣兵。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慢慢从下面爬出来的楚烈,黑人雇佣兵突然打了个冷战,陡然从这个男人身上,闻到了恐怖的危险气息。

下一秒,他毫不犹豫,直接启动直升机升空!

常年的雇佣兵生涯,让他清楚的肯定,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死了!

包括他们的首领,强大的冥后!

都是被下面那个炎夏男人,杀死的。

逃!

这是他心里唯一的念头。

伴随着直升机成功升空,黑人雇佣兵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终于松了口气。

“byebye!你杀不死我的,哦吼吼……”

雇佣兵朝着下方的楚烈,竖了个中指,得意地怪叫道。

他清楚地看到,这个家伙手里,可没有任何地对空的武器,甚至连一把手枪都没有。

他,安全了!

然而下一秒,只见楚烈随手抓起甲板上的一把鱼叉,朝着高空就掷了出去。

看见他的动作,雇佣兵脸上露出一抹嘲弄的笑意。

太可笑了!这个蠢货,难道指望用鱼叉把直升飞机打下来吗?

然而,他脸上的笑意刚刚绽放,就直接凝固在了那里。

只见鱼叉如同一枚导弹一样,带着恐怖的来势和力道,飞速飙射而来。

以刚刚升空的直升飞机的速度,根本就……躲不开的!

“oh!no!”

雇佣兵瞪大了眼睛,脸上布满惊恐,歇斯底里地喊道。

轰!

下一瞬间,空中爆起一团火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