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必要时刻,选择放弃/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姨子被人劫持了?这么刺激?”

楚烈听见萧诗韵这话,挑了挑眉问道。

萧诗韵见这混蛋都到了这会儿,还没心没肺的样子,俏脸顿时露出一抹煞气。

“楚烈!你还幸灾乐祸!”

“哪有?不就是被劫持吗,小事一桩!人还没死是吧,没死就没事!”

楚烈见到女神似乎真的生气了,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赶紧安慰道。

“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姐要是有什么意外!我……我们就马上离婚!”

萧诗韵语气冷厉地说道。

听见这话,楚烈扯了扯嘴角,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尼玛啊,你姐怎么样了,又不是我造成的,为啥要跟我离婚啊?

躺枪也没这么躺的吧?

看她那副决绝的样子,可不像开玩笑!

不过这会儿,楚烈深知女神总裁不可能跟自己讲理。

俗话说得好,女人不讲理起来,跟恐怖分子有的一拼。

两者之间的区别就是,恐怖分子起码还能谈判,而女人……

“具体怎么回事,说说!”

楚烈表情认真了几分,一边开车前往的魔都生物研究所,一边沉声问道。

萧诗韵语气凝重,带着几分焦急说道:“我姐今天下午,临时前往生物研究所,参与一位教授对某种基因试剂的研究项目。结果,研究所里突然闯入一批极度危险的武装人员要抓他们。

现在,研究所那边已经被包围了,不过对方劫持着我姐他们一帮人,双方正在僵持,局势非常紧张。

我爸我妈已经都赶过去了!”

说到这里,萧诗韵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今晚其实有一场家宴的,不过我姐出了这事,家宴肯定是要取消了。”

楚烈听见这话,笑着问道:“家宴?我也算一个呗?”

萧诗韵冷冷地说道:“要不然呢?不是我爸嘱咐你也必须参加,你以为我屑于管你晚上去哪儿?”

楚烈呵呵了一声:“放心吧,说不定动作快点,家宴还耽误不了。坐稳了!”

“啊?什么意思?”

萧诗韵愣了愣。

然而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劲的推背感。

只见劳斯莱斯如同发射的火箭一般,猛然开始提速,在这闹市当中,竟然快速飙到了160多码。

萧诗韵感觉到楚烈这开车的方式,看着周围的车辆,一个个几乎都是紧贴着被超过去的,绝美的俏脸一片紧张。

这个混蛋,是疯了吗?

“啊!小心!”

下一秒,萧诗韵美目瞪圆了,只见迎面驶来一辆货车,眼看就要撞上。

然而就在此时,楚烈猛打方向盘,然后又快速回正,劳斯莱斯一侧的轮子,竟然离地而起,险之又险地躲过了那辆货车。

萧诗韵花容失色!

女神总裁有种感觉:姐姐没被那些极端份子杀死呢,自己就要先被楚烈这个混蛋吓死了!

……

此时另外一边,魔都市务府,一间会议室内。

魔都市市司大人、魔都驚备战域总镇守、惩缉府总巡等各机构的大佬们,紧急召开了一场会议。

“这次闯入生物研究所的,是一伙极度危险的境外武装份子,他们一个个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营救的难度极大!”

“不错!之前研究所内我们也部署了不弱的防护力量,都是从魔都战域挑选出来的精英战士!但竟然……被他们轻松歼灭!”

“他们的目标是要抓走杨教授等人,所以我们才能暂时围困他们,否则,对方绝对有能力轻松突围!”

“这么下去也不行!”

“这帮训练有素,实力强悍的危险分子,应该是受雇于域外的敌对势力,目标就是杨教授团队研制的基因药剂!”

“对方手上有人质,战斗力又如此强悍,我们……恐怕无法在保证人质安全的前提下,消灭他们!”

“那怎么办?难道让他们就这么逃之夭夭?”

会议室内,大佬们表情凝重,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和争执

这个时候,只见市司大人和总镇守交换了一个眼神,脸上同时露出一抹决绝之色。

“下达命令,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如果局面真的到了不可挽回的境地,以歼灭敌人为第一目标!”

话音落下,惩缉府总巡脸色顿时一变:“市司大人,如此一来,杨教授他们……”

“杨教授他们,绝对不能落入外域敌对势力手中!他们所研究的基因试剂,意义重大,宁愿毁掉,也不能让跟炎夏敌对的势力得到!”

市司大人语气果绝,

“杨教授的研究团队里,据说还有咱们魔都首富萧万山的亲侄女!”

这时候,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炎夏利益高于一切!下达命令!”

市司大人拍案而起,厉声喝道。

……

魔都生物研究所四面八方,已经被重重包围,全副武装的战士们,一个个荷枪实弹,蓄势待发!

气氛,一片紧张肃杀!

一辆临时充当指挥中心的特种车辆旁边,魔都驚备战域副总镇熊边江,脸色冷峻当中还带着一丝歉意。

“萧总,我们一定尽最大的努力!不过,你们要做好最快的打算!”

话音落下,一脸焦急担忧之色的萧氏夫妇,身子都不禁踉跄了一下。

“熊……大人!你的意思是……”

萧万山声音干涩,眼睛带着浓浓的惊恐之色。

“杨教授的研究成果,绝对不能落入域外敌对势力的手中。所以……这些入侵的武装分子,绝对不能活着带走杨教授他们!”

熊副总镇语气冷冽,带着一丝遗憾。

萧万山是一位爱国企业家,作为魔都首富,每年上交的税收都是一笔天文数字,除此之外更是没少为魔都的建设捐款尽力。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上头也不想寒了他的心。

但,还是那句话!炎夏的利益,高于一切!

“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你们这是要放弃我家静涵吗?救人啊,你们倒是救人啊!”

沈茹芸此时红着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冲熊边江有些失态地喊道。

“萧夫人,还请理解!这是最坏的打算!”

熊边江沉声表示道。

萧万山在这一刻,仍旧带着一丝期望,声音干涩地问道:“有几成希望,能够在保证人质安全的前提下,歼灭这些入侵人员?”

熊边江听见对方这么问,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

“对方……训练有素,配合老练,单兵实力更是无比强悍!可能,只有两成……”

话音落下,萧万山和沈茹芸,脸上同时露出悲愤和绝望之色。

两成?仅有两成?

而且,说是两成,恐怕就是几乎没有可能吧?

想到自己的侄女有可能香消玉殒,萧万山和沈茹芸无不悲痛欲绝,无力而又绝望。

萧万山身形垮了下去,身体微微发颤,这位还年富力强、威严有魄力的萧宇集团掌舵人,在这一刻仿佛瞬间衰老了十几岁!

静涵如果就这么死了,他如何跟死去的大哥交代?

而且这么多年,他们夫妇早就把萧静涵这亲侄女,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那种即将要面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压得萧万山和沈茹芸喘不过气来。

“救救我的静涵!求求你们,救救涵涵啊……”

“两成?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两成?我们难道就没有高手了么?就这么让这些境外的混蛋如此猖獗?”

沈茹芸此时情绪有些失控,抓着熊边江的衣服,不断哭喊、哀求、质问道。

平时端庄贵气的萧夫人,此时就是一个无助的母亲。

熊边江皱了皱眉,不过还是保持着耐心劝道:“我们也在全力地调动我们的精英,不过对方有人质在手。还是那句话,请萧总和夫人,做好最坏的打算。”

“好了茹芸,别闹了!没……用的。”

萧万山闻言,脸色顿时面如土灰,悲戚而又无力地拉住了自己的妻子。

嘎!

就在此时,传来一道刺耳的刹车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