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吃软饭的区别/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烈“嗯?”了一声:“老婆,这是男装店!”

萧诗韵面无表情道:“给你买身工作服。”

楚烈额了一声,饶有兴致地问道:“买阿玛尼当工作服?是不是太不低调了?老婆,你想给我买衣服,就直说嘛。”

萧诗韵听见这话,绝美的俏脸上浮起一抹红晕,美目露出羞恼之色。

果然,自己还没对他假以辞色的,这个混蛋就嘚瑟上了。

“我说了,是工作服!我有钱,给员工买阿玛尼当工作服,我愿意!不行么?”

萧诗韵霸气地说道,美女总裁的气场展露无余。

楚烈竖了竖大拇指:“行!行!你有钱,你任性!”

这个时候,萧诗韵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来电后,女神总裁瞪了楚烈一眼:“自己进去挑,我接个电话。”

楚烈“哦”了一声:“那你快点啊,等着你付钱呢。”

萧诗韵顿时一脸黑线!

自己,怎么就遇上这么个奇葩?

楚烈此时,却是丝毫没有吃软饭的耻辱感,把身上的大包小包暂时放下之后,昂首挺胸地走进了这家高档男装店。

只见店里,已经有了几名顾客,无不穿着讲究,光鲜靓丽。

楚烈的进入,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没办法,这种店里的衣服,动辄就五位数,进来的都是有钱人。

像楚烈这种穿着破夹克和烂牛仔的另类,出现在这种店里,简直太稀奇了!

“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么?”

一名店员迎了上来,礼貌性地询问道。

“废话,来这里当然是买衣服,还能来找对象啊?”

楚烈撇了撇嘴,在这店员的薄袜腿上瞅了两眼,痞气地调笑道。

那店员被楚烈的话怼得愣了一下,感觉到这个家伙侵略性的眼神,心里不禁有些反感。

楚烈笑了笑,自顾自地在店里转悠着。

这个时候,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穿着暴露,身上挂满奢侈品的三十岁左右女人,打量着楚烈,露出嫌弃和鄙视之色。

女人身边,是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此时正在挑选着男装。

“这个店里,怎么连乞丐都让进!真晦气!”

女人一副高高在上之色,一脸优越感地嫌弃道。

“薛姐别生气嘛,咱们买咱们的,不管他!”

油面小生这时候哄道,对这薛姐说话的语气,充满了跪添和讨好,明显是对方包养的小白脸。

而其他在这里购物的顾客,也不少指指点点的。

就好像,楚烈和他们在一个店里购物,拉低了他们的身份一样。

这家店的店长,见到顾客们的这种反应,犹豫了一下也打算委婉地撵人了。

不过就在此时,楚烈已经挑了一件衣服,拿着就进了试衣间。

楚烈的听觉敏锐,这些人的议论他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他岂会在乎。

赶紧挑好衣服,等大总裁过来付钱就好了,管tm别人说啥呢。

不巧在这个时候,那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也挑了套休闲装,同样要试衣服。

不过店里一共两个试衣间,一个已经早就被人占了,另外一个就是楚烈刚进去的那个。

“薛姐,我想试试这身!可是……”

小奶狗见到楚烈先一步占用了试衣间,一脸不爽之色。

薛姐脸色一沉,冲店长喊道:“我说你们怎么回事?让这种人用了试衣间,这还不得弄脏了,我们这些真来花钱的还怎么用?赶紧,把人给我揪出来!”

那店长闻言,脸上一阵犹豫。

虽然她心里也觉得楚烈不可能在这消费,不过人家都进去了,现在让人出来不好吧?

“你不赶人是吧?行,我自己把他揪出来!”

一副贵妇打扮的薛姐,说着就无比蛮横地冲到了试衣间门口,不由分说地拉开了试衣间的门。

楚烈这会儿,正在里面换衣服呢。

他压根儿就没想到,有人竟然会拉开试衣间的门,所以也没反锁。

只见此时的他,下身换上了新裤子,但上身还没来得及穿呢。

薛姐的举动,吸引了店里所有人的注意力。

于是,她拉开门的一瞬间,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赫然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哇!

嘶!

一时间,店里响起一阵惊呼声,还有倒吸冷气的声音。

古铜色的皮肤,棱角分明的肌肉线条,这具身躯仿佛充斥着无与伦比的爆发力!

除此之外,那一道道狰狞的伤疤,更让人感觉到一股浓郁的男子气息迎面扑来。

那受过的伤,仿佛都是一枚枚勋章!

非但没让这具身体显得丑陋,反而更呈现出一种狂野的魅力!

一时间,店里的女性,都眼睛放光!

刚才那被楚烈调笑过的店员,心中的反感烟消云散,反而无比渴望能够被狠狠地欺负!

而首当其冲的薛姐,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变得无比精彩!

其脸上泛起一抹酡红,呼吸急促,狠狠地吞咽着唾沫,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楚烈。

神色间,竟是充斥着贪婪和欲念!

“呦,帅哥,身材这么好啊?”

下一秒,薛姐又咽了口唾沫,然后脸上露出自认为最妩媚的笑容,嗲声冲楚烈说道。

看到楚烈的“真身”,薛姐只感觉自己以前玩过的男人,还算什么男人?

那些小奶狗,脱了衣服就剩排骨了,有什么好啃的?

眼前这个,那才是世间美味。

看看这线条,看看那公狗腰,绝对能要了姐的命!

楚烈这会儿,还有点懵逼。

妈的,哪来的虎比娘们,怎么把门给拉开了,老子正换衣服呢!

“干什么老娘们?耍流氓啊?”

楚烈满头黑线,皱眉问道。

薛姐抛了个媚眼,用腻人的语气说道:“是呢,姐就是耍你流氓。帅哥,你这是看上这身衣服了?不要紧,姐给你买!”

“薛姐……”

这个时候,那个油头粉面的小奶狗,一副吃醋的样子过来拉了一下薛姐。

啪!

谁知,这娘们回头就直接给了他一巴掌:“滚一边去!”

那小奶狗一副委屈之色,然后无比记恨地看向楚烈。

他就觉着,自己傍上的富姐,被这个男人给撬走了。

而此时,楚烈一脸无语地翻了翻白眼:“不用,一会儿有人来给我付钱。”

我去,真是晦气!老子竟然被一个女人给调戏了?

长得帅,也是一种烦恼啊……

“什么?有人给你付钱?呵呵,是女人?”

薛姐那化着浓妆的脸上,带着嫉妒之色问道。

“对啊!”

楚烈没好气地点头道。

听见这话,薛姐脸上露出一抹戏谑的笑意:“原来也是个吃软饭的。那正好,吃谁的软饭不是吃,不如吃我的吧。姐有的是钱,你傍的那个女人,肯定没姐有钱。

只要你跟了姐,姐包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住豪宅开豪车,怎么样?”

楚烈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这个女人,撇了撇嘴道:“我这人肠胃不好,的确喜欢吃软饭。不过,我还是选择吃美味的奶油,而不是去吃史!”

话音落下,薛姐的脸色一怔:“你什么意思?”

“薛姐,她骂你是史呢。”

那个小白脸,仿佛抓住了机会,连忙解释道。

啪!

此话一出,脸上又是被薛姐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小白脸一脸委屈:“薛姐,不是我说的,是他骂你!”

薛姐冷哼了一声,一脸煞气地瞪着楚烈。

“小子,你敢骂我?”

楚烈耸了耸肩:“不是骂你,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跟我傍的那位白富美比起来,你可不就是坨史吗?”

薛姐听见这话,那化着浓妆的脸有些狰狞:“你说什么?小子,你傍的谁?有本事让她给我滚过来,我倒要看看,姐哪点比不上她!”

楚烈翻了翻眼皮:“你跟她比?呵呵,没有可比性的,老娘们!”

“今天就让姐,好好调校调校你!”

听见这个称呼,薛姐气得七窍生烟,一巴掌朝着楚烈抽了过来。

楚烈眼神一凌,瞬间躲开了。

“你还敢躲!狗东西!”

薛姐气急败坏地咒骂道,接着又要扬手。

“住手!”

就在此时,一道清冷而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楚烈咧嘴一笑:“我傍的白富美,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