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秦家的疯子,到了!/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烈此时,心里一阵激动!

然而,只见萧诗韵却是嗤笑了一声,然后冷笑道:“好啊!既然你这么爱我,为了我都不怕死了,那能不能拜托你,以后把烟戒了?我很讨厌抽烟!”

听见这话,楚烈汗了一下。

靠,还以为要跟自己交流感情,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楚烈叼着香烟,脸上露出一抹不羁之色,看着萧诗韵痞气地笑了。

“那可不行!一个人可以为爱而死,但不能为爱而活。抽烟可是我人生一大乐趣,戒不了,戒不了……”

听见这话,萧诗韵怔了怔,竟然无言以为。

气恼地瞪了这个混蛋一眼,再也不想理他了,女神总裁头也不回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楚烈嘿嘿一笑,又瞪了大黑一眼,吓得这货夹着尾巴跑到院子里之后,美滋滋地坐到了沙发上刚才萧诗韵所在的位置。

这上面,还残留着女神的温度和芳香呢,真爽!

就在这个时候,楚烈的手机响了起来,见到来电,他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小妞儿?”

“谁是小妞儿?你这个坏蛋,给本小姐放尊重一些!”

电话那头,响起李墨馨那娇蛮的声音,对方轻哼了声,紧接着语气一转,带着丝丝紧张问道:“大叔,你在哪呢?我爸赶过去了没有,你没事吧?”

“没事!你爸带人去了,跟火爷谈了谈。火爷给了他个面子,把我放了。”

楚烈笑呵呵地说道。

现在这会儿,李广益估计还没回去吧,小丫头片子这是等不及给自己打电话了?

楚烈便说了个“善意的谎言”……要不然总不能告诉她,自己把火爷给宰了吧。

听见这话,李墨馨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嘿嘿,这么担心我啊,小妞儿?”楚烈坏笑道。

听见这个坏蛋的调笑,电话那头的李墨馨,脸蛋儿顿时红了,羞恼道:“呸,谁担心你?只是本小姐还没好好地报复你呢,你要是死了多没劲?我告诉你,我之前在夜市说你是我……我男朋友,只是为了救你而已,你可别自作多情地乱想!”

楚烈好笑地应道:“我知道。”

“知道就好!对了大叔,你以后出门可要小心一点,就算今晚火爷给我爸个面子放你一马,也不一定以后不找你麻烦。而且,今天你把蒋豪打了,他家里也不一般的,肯定要找你算账呢。”

李墨馨好心地提醒道。

“不一般,呵……怎么个不一般?”楚烈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问道。

“萧家你知道吗?萧万山那可是魔都数一数二的富豪,能量可大了。蒋豪家里跟萧家有关系,好像他母亲跟萧家有亲戚!”

李墨馨凝重地透露道。

话音落下,楚烈“额”了一声,脸上的表情一阵古怪。

不是吧?这么扯?

“就这?我还以为什么呢。没事,哥不怕告诉你,我还是萧万山的女婿呢。”

听见这话,李墨馨语气一滞,然后没好气地骂道:“呸!大叔你可真能吹牛!反正我提醒你了,你不当回事算了。哼,再见!”

说罢,李墨馨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个坏蛋,本小姐好心提醒他,他还跟自己没正经,扯犊子!

楚烈看着挂断的电话,靠了一声:“这年头,说真话没人信啊……”

……

第二天,魔都市和周边地区的上层圈子,就都传出一个消息。

萧家的独女,突然之间要结婚了,并且婚礼马上就将举办。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倾慕萧诗韵的家族大少、青年才俊,捶胸顿足、寻死觅活,好像自己被抢了女人似的。

不过一些知晓隐情的追求者,却都表现得比较冷静,而且带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看待这场婚礼。

秦家的狄少要来了,萧家这是在此之前,赶紧让萧诗韵嫁人啊?

婚礼那天,狄少恐怕也会赶到,到时候要有一场好戏上演了。

不知道哪个不怕死的,在这种时候敢娶萧女神?

以那位狄少的行事作风,怕是在婚礼上打断新郎的腿,都能干得出来。

而紧接着,又有一个消息传出:萧女神要嫁的,竟然是她的司机!

这顿时引起上层圈子一片哗然。

萧诗韵那是谁?萧家的公主,魔都出了名的冰山总裁,多少男人心中高高在上的女神啊!

这种天之骄女,竟然会嫁给一个司机?

呵呵,萧家这明显是随便找了个替死鬼啊!

这个没有背景的小司机,是萧家准备用来牺牲的!

一天的准备时间,眨眼即逝……

周五上午,魔都香阁里拉大酒店,整个被包了下来。

酒店门口和停车场,停满了数不清的豪车。

萧家家主萧万山作为魔都首富,其女儿的婚礼自然无比排场,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形式上的婚姻而已。

婚礼在酒店最顶层的观光层举办,这里宽敞、奢华、明亮,四周都是单向透明的水晶玻璃,能够俯瞰整个魔都的景色。

大厅当中,来的宾客无一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成功人士、社会名流!

这里的宾客们尽管在互相攀谈着,但心思都不在谈话上,而是不时地朝着大厅门口望去。

所有人都想看看,今天的新郎会是谁!

“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痴货,才会豁上自己的性命,去娶萧诗韵!”

一个衣着光鲜的青年,脸上带着嫉妒和嘲弄的表情,跟旁边的人说道。

他也是萧诗韵的追求者之一,不过现在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面对秦狄的怒火,去染指萧女神的。

不过,这并不妨碍,这青年内心当中,对那个替死鬼新郎的嫉妒。

“是啊,萧诗韵就算美若天仙,难道还比自己的小命重要?”

“可能,萧家并没把真相告诉这个替死鬼呢。”

“也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和地位的小角色,不需要知道的太多!”

大厅当中,很多这样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他们是受邀来参加萧家的婚礼的,更是来看戏的。

“来了!”

就在此时,只听外面响起两声礼炮的声音。

不消片刻,新郎新娘踏着红地毯,在漫天挥洒的玫瑰花瓣下,走进了作为礼堂的观光大厅当中。

就算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形式上的婚礼,但不得不说,布置得依旧无比排场,美轮美奂。

而当楚烈和萧诗韵走进大厅的那一刻,全场所有男人,都忍不住呼吸一滞。

太美了!今天作为新娘的萧诗韵,简直美得让人心醉神迷。

一袭白色的婚纱,将她那魔鬼身材衬托的如此凹凸有致,秀发盘起露出秀美的脖颈,那种仙女一般的气质,让在场所有男人都忍不住想拜倒在那长裙之下。

美艳之至,高贵绝伦,如同梦幻!

在这一瞬间,不知道多少年轻男子嫉妒到发疯,恨不得取楚烈而代之。

能娶这样的女神,就算是形式婚姻,那这辈子也够了!

而除此之外,今天在场的女人,也都忍不住眼前一亮。

楚烈,今天同样英气逼人。

帅气而又阳刚的五官,干净利索的发型,刀削斧凿般的脸庞,散发着说不出的男性魅力。

那高大健美的身材,厚实的胸膛,宽阔的肩膀,笔直的腰板,更是让在场不少贵妇名媛,内心躁动。

此时的楚烈和萧诗韵,无疑是现场的焦点,起码看起来竟然还无比般配!

“萧女神,今天好美!”

“如果……能让我真的做一次萧女神的新郎,就算被秦狄弄死,我也愿意!”

“这男人就是新郎么?呵,不得不说,长得倒是人模狗样

而这个时候,现场有人看到新郎是楚烈之后,顿时脸色大变,一脸震惊。

“接到请帖,我还以为是重名,没想到,真的是他!”

李广益瞪大了眼睛,咽了口唾沫小声自言自语道。

他的眼神当中,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敬畏、惊悸。

昨晚上那惨烈的现场,他还历历在目。

在看到楚烈之后,那令人心底发寒的血腥气息,仿佛再次萦绕在李广益的鼻尖。

此时,楚烈面对无数人或嫉妒、或幸灾乐祸的眼神,脸上依旧带着那抹不羁而有点痞气的笑意。

“老婆,这么难忘的时刻,我可不可以搂着你的腰?要不然,别人不知道谁是新郎呢?”

已经挽着萧女神的楚烈,这时候得寸进尺地小声说道。

听见这话,萧诗韵那绝美的脸蛋儿上,表情不禁一滞。

你能再胡说八道一点么?所有人都看着你呢,谁不知道你就是新郎?

但不知道为什么,萧诗韵瞄了楚烈一眼,美眸当中不禁涌起一丝复杂,竟然轻轻地点了点头,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嗯”了一声。

她竟然……答应了!

楚烈露出一抹笑容,毫不客气地揽住了萧诗韵的小蛮腰。

这一幕,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什么?他们看到了什么?

这个家伙,竟然……搂住了萧女神的纤腰?

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一个替罪羔羊,一个形式上的傀儡么?怎么敢碰萧女神?

许多萧诗韵的爱慕者,见到这一幕,更是嫉妒欲狂!

金凯,就是其中之一!甚至他比其他爱慕者,此时更加咬牙切齿。

只见这位金腾集团的大少,此时吊着一只胳膊,一边的脸颊还有些微肿。

他嫉妒而怨毒地盯着楚烈,仿佛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没想到,堂堂萧家的大小姐,竟然真的嫁给了一个司机!”

下一秒,只听一阵刺耳的大笑声响了起来。

金凯这个时候,竟然当众发难,直接在婚礼上嘲弄出声。

话音落下,所有人的表情微变,惊讶地看向金凯。

其实他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没人会在这种场合,明着大声喊出来!

毕竟,这么做也等于是打了萧家的脸,让萧家下不来台。

在场宾客一阵哗然!

萧诗韵美目含怒,冷冷地看向金凯。

搭建的舞台下方,萧万山、沈茹芸和萧静涵等萧家人,脸色一阵难看。

“金少,请你自重!”

萧万山脸色阴沉道。

“怎么了萧叔叔,我说的不对么?”

金凯嘴巴还有些漏风地冷笑道,脸上充满了挑衅和讥讽之色。

他的旁边,站着一名中年人,赫然就是金凯的父亲,金腾集团的老总金剑南。

不过对方这个时候,却是放任儿子在萧家的婚礼上“胡闹”,并没有任何制止的意思。

因为上次金凯在萧诗彩妆公司被打的事情,金腾集团和萧宇集团已经闹掰了。

而且他们爷俩心里还打着另外一个如意算盘:秦家对萧诗韵势在必得,他们此时大闹萧诗韵的婚礼,扰乱婚礼的举行,等于是帮了秦家,如此一来,可否借机跟秦家搭上关系?

而他话音刚落,另外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紧接着大声响了起来。

“对,金少说的一点都对!老萧,枉你一直以慈善企业家自居,表现得宅心仁厚,实际上却如此恶毒,把别人的命不当回事。你让这小子娶你女儿,给了他家里多少钱?恐怕后事都给安排好了吧?

为了不让你女儿嫁给秦家,你真是不择手段啊!”

只见一名五十多岁的胖子,此时一脸嘲讽,抖着脸上的白肉说道。

他,就是大新集团的掌舵人、萧万山的老对头邓永新。

其实这家伙并不在邀请行列,属于不请自来!不过这种日子,也不好赶人。

没想到,这姓邓的竟然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狠狠中伤萧家。

“姓邓的,今天是我女儿的大喜日子,我劝你别在这里闹事!”

萧万山脸色阴沉,无比愠怒地说道。

“闹事?我说的是实话而已!在场的,谁不知道这场婚礼是怎么回事?大家伙说是吧?”

邓永新一脸戏谑地说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金凯和邓永新的起头下,现场顿时骚乱起来,响起各种议论和窃窃私语。

“是啊!一个没钱没势,毫无背景的小子,怎么可能配得上萧家大小姐?”

“这场婚礼,明显就是萧家用来婉拒秦家提亲的筹码罢了!”

“这小子,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还在那搂着萧女神的腰呢!”

“不知死活!”

“秦家的狄少,应该快要来了!”

听着这些议论,萧诗韵的脸色冰冷到了极点,美目泛着浓浓的怒意。

萧万山等人,脸色也一片铁青!

而楚烈此时,目光缓缓环视全场,看着这些人的嘴脸,露出了一抹冷笑。

“是谁告诉你们,我是替死鬼的?”

楚烈的声音不大,但却铿锵有力,竟是清晰地传入每个人耳中,带着一股奇异的震慑力!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了一下,所有人的目光朝着他这新郎看来。

下一秒,金凯红着眼瞪着楚烈:“哈哈,那你以为你是什么?真以为自己是萧诗韵的老公?秦家的狄少,恐怕马上就要赶到了!你今天,绝对没法囫囵着走出这个大厅!”

“没错,秦家的这位狄少,就算不当场杀了你,也绝对不会轻饶你!”

大新集团的邓总,也是一脸幸灾乐祸道。

其他人,纷纷窃窃私语,看着楚烈的眼神,带着戏谑、同情、残忍之色。

那眼神,就好像在看着死人一样!

“哦?是么?他如果敢来跟我抢老婆,谁不轻饶谁,还不一定呢!”

楚烈挑了挑眉,一脸邪性的冷笑。

张狂、不屑、傲然!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听见了什么?

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说什么?

轰!

哗啦!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一声轰响陡然出现!

只见刚才楚烈和萧诗韵进入之后,已经关上的大厅玻璃门,此时被人暴力踢开,碎裂一地!

一道霸道、跋扈、盛气凌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哈哈哈,我正要替我哥来提亲,竟然赶上了嫂子跟别的男人的婚礼?”

“我秦狄倒要看看,什么人敢娶我哥看上的女人!”

秦家的疯子,来了!

并且直接破门而入,来者,不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