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现实版的农夫与蛇/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见李墨馨这威胁,楚烈愣了愣,脸皮抽搐了几下。

靠!自己这是救了个什么玩意?

对于对方的要挟,楚烈心里自然不屑。

他杀的人都数不过来了,更何况杀的还是两个人贩子。

不过不屑归不屑,但被这小妞儿威胁,还是让他挺不爽的。

“妹子,你听过农夫与蛇么?”

楚烈沉声问道。

“哼,你不用明嘲暗讽,我就当那条蛇了,怎么样吧?谁让你刚才欺负我了?”

李墨馨哼声道,一副我恨死你了的模样。

此时她心里,隐隐有些兴奋,因为……她觉得自己似乎找到可以“报复”这个坏蛋的办法了。

她竟然被眼前这个混蛋逼着喊霸霸,这口恶气必须要出。

当然,如果跟父亲说说,以李家的权势,那报复起这个坏蛋来,会更加轻而易举。

不过李墨馨娇蛮归娇蛮,其实并没有那么坏,真的要恩将仇报。

她不会利用李家的能量,真的伤害这个救了自己的“坏蛋”,而是会用自己的方式,报复这个家伙。

“我可是为了救你,才弄死这俩货的。这是正当防卫,你报案也没用。”

看着这小妞儿那蛮横的样子,楚烈心中一动,决定跟她掰扯掰扯。

“切,你说是正当防卫就是正当防卫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当事人,我如果报案说你杀人,你还怎么证明你是正当防卫?”

李墨馨晃了晃粉拳说道。

楚烈扯了扯嘴角,有点想揍她了。

不过下一秒,看着这小妞儿那故作厉害的模样,又觉得挺好玩儿的,也就没那么气了。

哎,要么说,人长得漂亮,就是占优势呢。

这tm要是个糙老爷们敢这么威胁他,楚烈早就大嘴巴子招呼了。

“你……你这人怎么不讲理?恩将仇报?”

楚烈看着李墨馨那带着得意之色的漂亮脸蛋儿,决定陪她玩玩儿。

既然决定以后当条咸鱼享受人生,那生活中总要找点乐趣吧?

跟一个小美人胚子,逗逗闷子,好像也挺不错的。

于是,他故作一副气愤和忌惮的样子,怒声问道。

见到楚烈这表现,李墨馨更加得意了,哼了一声掐着小蛮腰道:“跟女人讲道理,你真是个白痴!现在知道欺负本小姐的后果了吧?我告诉你,我有的是办法整你。我现在命令你,护送我离开这里。”

说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指了指地上的两具尸体:“哦对了,这两人你赶紧处理了吧,不然……不用我报案,你也早晚会有麻烦。”

听见这话,楚烈饶有兴致地暗笑了一声。

这小妞儿,嘴上说的厉害,看来心地也不是那么坏,这是为自己考虑呢?

楚烈觉得好玩儿,就继续演戏,好像真的被威胁到了。

处理了两具尸体之后,真的乖乖听话,把李墨馨送到了外面的大马路上,等了一辆出租车。

临上出租车前,李墨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楚烈一眼,好像小狐狸似的。

“喂,把你电话给我。”

李墨馨用一种颐指气使的语气说道。

楚烈笑了笑问道:“怎么妹子,爱上我啦?要我电话干嘛?”

说着,还故意用一种色眯眯的眼神,打量着对方。

还别说,这小丫头片子,还挺有料的。

李墨馨听见这话,露出不屑和嫌弃之色:“呸!你想的也太多了!别以为我这么轻易就放过你,把你电话给我,以后我说不定什么时候找你,你必须给我随叫随到,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不然……”

说着,她狠狠瞪了楚烈一眼,不过似乎害怕出租车司机听见,有些话没明说。

楚烈心里暗笑,表面上却一副不情不愿,悲愤不甘的模样,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看见楚烈这副“被威胁”的憋屈样,李墨馨脸上的得意之色更甚,记下号码之后,横了楚烈一眼,这才满意的上了出租。

而与此同时!

萧万山这个点儿,才刚刚从外面回来。

只见这位萧宇集团的掌舵人,脸色看起来有些凝重,还带着几分……惊疑不定。

“万山,你可终于回来了,事情处理得怎么样?是谁想对韵韵不利?”

沈茹芸冲自己老公问道。

萧万山沉着脸摇了摇头:“虽然现场留了一个活口,不过他们是专门的杀手组织,只是奉命令执行任务,问不出什么来!”

听见这话,沈茹芸皱了皱眉:“会不会是燕京的秦家?”

“不可能,秦家的老大是看上了韵韵,就算想不择手段得到韵韵,也顶多是绑人!但韵韵却说,今天这些人是冲着要她命来的。”

萧万山否定道。

“那肯定就是大新集团干的。对方跟咱们萧宇集团竞争不是一年两年了,韵韵以后是你的接班人,搞不好是这帮杀千刀的要害死韵韵!”

沈茹芸恨恨地猜测道。

“有可能!”

萧万山沉吟道,然后语气一转:“听韵韵说,今天护住她的,是跟她相亲的男人?”

沈茹芸点了点头,不过紧接着又露出嫌弃和生气的表情:“你说这个韵韵,是不是昏了头了,就算要嫁人……”求书寨中文

说着,这位美妇就开始冲自己老公吐槽起来,把楚烈贬得一文不值。

说他如何痞里痞气,如何没有素质教养,如何的屌丝卑劣……

谁知她吐槽了一番之后,萧万山却是沉默了良久,最后竟是若有所思地悠悠道:“茹芸,韵韵的事情,我觉得还是让她自己决定好了!”

听见这话,沈茹芸顿时愣住了,一脸惊愕。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种关系女儿终身的大事,我们怎么能不管不顾?”

萧万山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搂着到如今年纪,仍旧妩媚动人的发妻道:“茹芸,韵韵挑的这个女婿,没那么简单的。”

“你什么意思?就那个小无赖,有什么不简单?”

沈茹芸听见老公这么说,脸上顿时露出不满之色,紧接着又嗤笑道:“不过还好,那小无赖自知配不上韵韵,自己乖乖滚蛋了。”

听见这话,萧万山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语气陡然拔高了几分:“什么?他离开了?”

“是啊,怎么了?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沈茹芸被老公吓了一跳,不悦地问道。

“这……哎……你们应该留住他的!”

萧万山叹了口气,看起来有些惋惜。

沈茹芸顿时不爽了:“你什么意思?这是埋怨我了?你这个死鬼,竟然向着外人说话,就那种小无赖,竟然还留他……”

萧万山虽然执掌着偌大一个集团,但在家里有点怕老婆。

所以,这也造成了沈茹芸在家里比较强势,这会儿听见萧万山有埋怨自己的意思,顿时不依了。

不过她还想说什么,却被萧万山一把搂住了……

“你这个死鬼,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不正经?嗯……”

很显然,这位萧宇集团的老总,早就掌握了怎么让老婆乖乖闭嘴,还能不让她生气的真谛!

……

一夜无话。

楚烈回到住处以后,把自己的行礼收拾了一番,便大字型躺在床上。

有“把柄”落在了一个小妞儿手里,他压根也没放在心上。

哪天要是心情好了,就陪那丫头玩玩儿,没那闲情了,到时候就让她爱哪哪去。

“妹妹,你还活着么?”

楚烈因为李墨馨那丫头,又想到了自己的妹妹。

当初年仅四岁的他,侥幸从人贩子手中逃脱之后,终究没有勇气也没有那个能力,再去救出两岁的妹妹。

这么多年,这一直是楚烈的心结。

这一次他想回归都市过平凡的生活,其实只是一个借口,更重要的是,他想要解开一直以来的心结,正式调查妹妹的下落!

不管妹妹是死是活,他要对自己有个交代!

不然,楚烈的心魔永远不会消失。

这个心魔最近两年,已经越来越严重,甚至开始影响楚烈的性情和人格,让他的戾气和杀意越来越重。

没人知道,楚烈表面的嬉皮笑脸和吊儿郎当,其实是为了压制心中的戾气和杀意!

这一夜,在无数纷杂的思绪当中,楚烈浅浅睡去……

清晨天刚蒙蒙亮,大部分人还处于睡梦当中。

诗韵女神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眼睛紧闭,绝美的容颜上,却充斥着不安!

只见她眉头紧皱,在睡梦当中,玉手紧紧地攥着被角。

或许是昨天白天,跟死神擦肩而过的瞬间,受到的刺激太强了。

梦中,那一幕再次重现!

穷凶极恶的杀手,手握尖刀,面目狰狞地冲了过来。

她绝望地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尖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却无能为力。

潜意识里,她觉得应该有个人站出来护住她的。

但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念头也冒了出来:他离开了……

尖刀,已经到了!

“啊!”

一声尖叫,萧诗韵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浑身冷汗淋漓。

“是噩梦!”

自言自语了一声,她平复了一下情绪,大口地呼吸着。

几分钟之后,看了一眼窗外,天色已经亮了。

她没有多想,几乎是下意识地拿过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她跟楚烈,是通过一个相亲网产生交集的,相亲网上需要留电话。

不同的是,她留的联系方式是假的,随便用了公司一个女员工的号码,不过,楚烈留的手机号,却是他正在使用的。

“哪位?”

电话响了半天,终于被接了起来,电话那头响起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某人,好像还没睡醒呢。

“呵……睡得挺香是么?”

女神总裁那清冷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