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他这是放弃了?/地表最狂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萧静涵快速地把每道题都看完之后,表情别提多丰富了,但唯独再也没了那种嘲弄鄙视之色!

那张带着知性美的俏美容颜,此时一阵红一阵白,小嘴一张一合的!

美目当中,全是不敢置信之色!

她,终于发现这份试卷哪里不对劲了。

楚烈答完的这张试卷,竟然……一道题都不对!

但是,这既是一张零分试卷,但同时也是一份满分试卷啊!

因为,楚烈每一道题,都完美地避开了正确选项,专门挑错误的选项打勾!

比如,这道题正确答案是A,那他就选的BCD,如果正确答案是B、D,那他就选A、C!

一道题、两道题还能说是巧合的话,但整张卷子……却都是这样!

也就是说,这个家伙,明明能答满分的,却故意答了零分!

想到这一点,萧静涵的一张俏脸,此时别提多难看了。

之前的赌约是,只要这家伙答够了60分,她萧静涵就嫁给他。

几分钟之前,萧静涵只觉得这是一个笑话,就这个吊儿郎当的男人,怎么可能懂这些题目?

然而此时……

萧静涵只感觉,脸蛋儿火辣辣的滚烫!

“你……你……”

下一秒,她瞪着楚烈,晶莹的红唇翕动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楚烈看着她此时通红欲滴的俏脸,恨不得过去咬上一口,脸上露出了一抹坏笑。

“大姨子,其实,我还是觉得你妹妹比较适合我,哈哈……”

说罢,这个家伙直接起身,双手插兜哼着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小曲,优哉游哉地走出了别墅。

见到这男人离开,原本一直缩在角落里的大黑,才终于敢溜出来,跑到院子里撒欢去了。

而萧静涵美目瞪着这家伙慢慢走远,目光再次转移到这份试卷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半晌回不过神来。

“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这种渣滓一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这些!”

自言自语了几句之后,她“嗯?”了一声:“这个家伙,走了?”

这时候,沈茹芸和萧诗韵从二楼下来了。

前者脸色有些不好看,明显没有说服自己的女儿。

“韵韵,你平时眼高于顶,什么样儿的青年才俊都看不上,怎么就偏偏选了个小痞子结婚!气死我了!”

这位美女丈母娘,还在发着牢骚。

萧诗韵扁了扁嘴,也不说话。

下来之后,沈茹芸见到自己的侄女在那发呆,脸色还一片涨红。

“静涵?涵涵?”

沈茹芸喊了萧静涵两声,萧静涵才猛地回过神来。

美目中闪过一抹慌乱,她连忙把那份试卷揉成纸团塞进了包里。

“你们下来啦?”萧静涵掩饰着自己的情绪,牵强地笑了笑。

“静涵,你这是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沈茹芸奇怪地看着萧静涵,皱眉问道。

萧诗韵也挑了挑秀眉,疑惑地看着姐姐。

“没……没什么,屋里有点热。”萧静涵不自然地说道。

“热?没有啊……你是不是感冒发烧了?”

沈茹芸一脸关切,伸出手摸她的额头。

萧静涵闪躲了一下:“我没事啦二妈,就是有点累了,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这个时候,萧诗韵脸色一冷,突然想到了什么:“姐,是不是楚烈调戏你了?”

以这个家伙在车上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美女总裁顿时联想到了什么。

沈茹芸听见这话,气得咬牙切齿:“这个小流氓!”

萧静涵却是摇了摇头,强自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没有,他敢!我就是有点不舒服而已。”

说实话,如果只是单纯的调戏,萧静涵只会不屑一顾,根本连情绪波动都不会有。

但楚烈的手段,却比调戏她要牛掰多了!

听见不是楚烈调戏姐姐,萧诗韵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左右看了看,冲自己姐姐问道:“楚烈呢?回屋了?”

萧静涵指了指门外:“他离开了。”

话音落下,沈茹芸和萧诗韵都是一愣。

“离开了?什么意思?”

美女总裁皱了皱眉,不确定地问道

“离开了就是离开了呗,他就这么走了。呵……可能自己也觉得配不上你吧,就自己滚蛋了呗。”

萧静涵撇嘴道,提起楚烈,语气里带着一股恼恨。

话音落下,沈茹芸顿时笑了,哼声道:“算他识相,就他这种社会底层的混混,也想高攀我女儿。”

“他走的时候说什么了?招呼也不打一声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萧诗韵面无表情地问道,语气里似乎带着一丝对某人的不满。

面对妹妹的疑问,萧静涵美目闪烁了两下,无辜道:“没说什么。”

其实楚烈临走时对她说了一句:还是你妹妹比较适合我。

不过,萧静涵却不好说出来,因为这话包含的意思,有点让人浮想联翩。

到时候沈茹芸和萧诗韵,还以为她和那混蛋发生过什么呢!!

“韵韵,干嘛啊?你不会还舍不得吧?”

萧静涵语气一转,故意揶揄调侃道。

听见这话,萧诗韵耸了耸芳肩无语道:“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在乎,只是觉得这人也没点起码的礼貌和素质罢了!”

“走了就好,走了就好!”

最开心的莫过于沈茹芸,这会儿长出了一口气,一脸的轻松和庆幸。

……

另外一边,楚烈离开萧家庄园之后,随便找了个路边摊撸串喝酒、大快朵颐,一直喝到天色暗了下来,便回自己原本租住的地方。

这要搬去跟大美女总裁“同居”了,楚烈总得回来收拾收拾行礼吧?

这里,是魔都不知道多少环以外的郊区了,但就算如此,房租也贵的吓人。

楚烈租的是一个类似于四合院的老旧农房,位于一片待拆迁的棚户区,尽管如此,一个月也三千块钱房租呢。

这就是无数在魔都打拼的普通人的现状,然而,再想想萧家的大庄园……

楚烈心里只能感叹,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悬殊!

因为这里即将开发,原本的住户几乎都搬走了,只有少数在这里租住的流动人员。

所以天一黑,整个村子都黑漆漆的,看起来还有点阴森。

虽然喝了不少,但此时的楚烈依旧健步如飞,常年的特殊经历,让他在夜晚当中的视力几乎不受影响。

影魔,本就该行走于黑暗当中!

突然,楚烈耳朵一动,听到了些奇怪的声响。

他悄无声息地闪现几步,躲在一堵墙后面,朝着一个方向看去。

只见两个男人,从一辆面包车上,拖下来一名女子。

那女子明显处于昏迷状态,被两人架着快步进了民房。

“绑架?还是拐卖?”

楚烈眼睛眯了眯,双目闪过一抹冷光。

楚烈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但不管怎么说,也曾经在红旗下面宣过誓,没遇上就算了,既然遇上了……

算了……闲着也是闲着!

主要是,刚才看那女的身段姣好,打扮得也挺时尚,好像是个小美女,哈哈……

昏暗的屋子里,只见一名少女躺在地上,这时候嘴巴动了动,“嗯哼”了一声。

少女看容貌也就十八九岁,但发育得已经很带劲了。

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上身是件蝴蝶小衫,整个人青春靓丽,牛仔裤更显得双腿修长匀称。

这会儿,两个把她抓到这里的男人,看着这少女,都不禁眼睛放光。

不过听见她出了动静,一个长着三角眼的家伙猛然一惊:“靠,这么快就要醒了?马脸,你下的药行不行?”

“醒了就醒了!一个小妞儿而已,给她绑起来不就行了?我来!”

马脸砸了咂嘴,目光还在少女身上打量,一直舍不得移开。

说罢,他从屋子角落里拿来一捆麻绳,给少女绑的结结实实。

那个三角眼也没闲着,在此期间也是上下其手,占尽便宜。

“老六,这次咱们赚大了啊!我都不舍得给她卖出去了,这么千娇百媚的小美女,你说卖到境外能活下来吗?”

马脸打量着少女,砸了咂嘴问道。

“这是咱们该考虑的事么?不过,咱俩倒是可以先爽爽,嘎嘎……”

叫做老六的三角眼,眼睛放着邪光道。

“对,咱俩先爽了再说!爽完了摘她一个肾,然后再交给火哥!”

马脸舔了舔嘴唇,表情看起来有些扭曲!

两人不知道的是,此时黑暗当中,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两人的对话,更是被那双眼睛的主人,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朵里。

此时的楚烈,星目当中露出浓浓的杀机!

这两个人,显然是人贩子!而且还做着割人肾器这种丧尽天良的勾当!

楚烈平生,最痛恨的,就是人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