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深藏/将军不容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起去死?

别说,听到这句话,元息的眼睛还真亮了一下。

看着他眼睛发光,阮泱泱心里头也跟着一颤,果然啊。

嘴贱了吧,非说这个干嘛?她若不说,他可能都想不起这事儿来了。

刚想劝说他放弃这想法,却没想到他先开口了,“主意是个不错的主意,但肯定不是现在。时机成熟,再一同死。”

“别介,我就现在想跟你一起死,以后,那就说不准了,没准儿想跟别人死一起呢。”摇头拒绝,她随后席地而坐,就堵在诸葛闲前头。

跟耍赖似得,说话不算话,她也不觉得羞耻。

薄雾还在飘散,她盘膝坐在地上,跟地痞无赖似得。

摆明了就是,他即便想把她给捉走,她也得耍一阵儿,没那么容易得逞。

看她那样子,元息也缓缓的蹲下了,别说,这样子还真有点儿哄小孩儿的意思。

“你在都城也待了一段时间,还将墨府给毁了。现如今,墨府在重建,要建成一座寺庙。你不想去看看么?”他还在问呢,倒是有耐心的很。

就像他以前一样,怎么都不会生气变脸,淡然宁静,眉目间皆是祥和。

这若是换做了别人,肯定就被他糊弄了,谁能抵得了他这种招式。

单单看他的脸,就被迷惑了。

“元息,你看我嘴。”盯着他,她边说还边在笑,可真的脑子在快速的转。

她根本不知道邺无渊那边到底怎么了,分明她进山之后,也没走多远,距离他们最多不过百米而已。

这薄雾有问题,又或者,他们被引走了。

他还真顺着她的话看向了她的嘴,红唇如桃花,她健康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娇艳而诱人,随着她笑,又弯了起来,水润润的。

微微眯起眼睛,阮泱泱盯着他那眼神儿,嘴角的笑也变得坏坏的,“你知道吗,亲你特别没意思。硌的我嘴唇都要破了,你又一个劲儿的挣扎。不配合的吻,是这世上体验感最差的事情。我那时觉得你像活鱼,泥鳅似得,但现在我想,你还及不上泥鳅,像骷髅。我亲过的人里,你最差。”

估摸着,任何一个男人,听到这种话都会生气。

他们都拥有一种谜之自信,认为自己在某些方面,都要比其他同性强得多。

被说不行,被说差,那就是一种比被问候爹娘还要严重的羞辱。

但,这只是对寻常人来说。

元息,他还真没生气。

只是看着她,略微有那么点儿疑惑,“真的么?那行为……”他不知要如何形容,话说到这儿,就停下了。

阮泱泱嘴角动了动,“那行为很恶心?大错特错,很爽!”她赞美,并且,准备再用极其恶心的言辞来形容一番。

想要激怒他,真不容易,似乎是除了魏小墨有这个能力之外,其他人都不行。

她这样说,元息就像被说动了似得,还忽然思考了起来。

他这才是不按常理出牌,一看他那样子,阮泱泱就心里头咯噔一声,这都不翻脸?

他这底限,摆明了是比她想象的还要深啊。当然了,他的底限浅,可能也是针对魏小墨而言,一惹就炸。

薄雾从两张脸之间飘过去,他这视线,还在她嘴上呢。

这若是以前,她没和邺无渊结婚,她真敢再扑上去,非得恶心死他。

“这雾气啊,什么时候能散?”微微偏身,躲开了些,一边问道。

元息的视线也有了挪移,看向四周飘散的雾气,“很快。”

“那大师是如何打算的?你是想把我糊弄走,还是说,就在这儿耗着?”他此次出现的目的,她查不到猜到了。

“你有更好的主意么?”他问。

“斗个你死我活显然是不可能,我也打不过你呀。”她的策略,就是耗,拖延时间。

元息似乎在笑,他笑起来,是真的迷人。

看着他,她也笑,黑白分明的眸子笑成了两道弯儿。不过,仔细看,那也是皮笑肉不笑。

蓦地,忽然之间,元息眸色微变。

一看他变脸,阮泱泱的心头也跟着一坠,怕不是要动手?真动手的话,她可打不过他。

胡扯八扯的,拐他的思维拖时间,她目前只能做到如此。

下一刻,薄雾动的更厉害了些,元息猛地起身跃出去,而几道影子也忽然之间从雾气之中跳出来,陆续的落到阮泱泱四周。

一只手把她拽起来,另一只手又拽住了诸葛闲往后拖,而那边,元息和另外几道影子已经遁入了薄雾之中。

薄雾晃动的更厉害了,像是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搅和着,同时那些人也看不清了。

阮泱泱和诸葛闲被那两只手一直拖拽到远处,这才停下,“夫人,您还好吧?”是拂羽。

扭头去看他,拂羽脸上一道血印,可见刚刚是经历过一场大战。

“我没事。你们……被引走了是吧。”现如今看来是这样,这薄雾就是障眼法,他们是被调虎离山引走了。

“没错,一个假的元息,还有几个和尚。”拂羽蹲下,把还晕着的诸葛闲扶起来,一边说道。

他脸上的血印是自己的,被割开了,大约一个指节那么长,所幸没流太多的血,倒也不算太严重。

看着还晕着的诸葛闲,此时此刻,阮泱泱倒是有那么点儿后怕,因为腿都有点儿软了。

元息若不是个能听她磨磨唧唧的人,上来就下手,她现在是决不能好端端的待在这儿的。

薄雾此时开始慢慢的散开,就像是被什么给吹开了一样,树木和荒草渐渐地进入视线当中,恍若一场梦。

而随着薄雾散开,远处的茂密树木间,也看到了缠斗的人。

此时此刻,缠斗的是一道青色的身影和一道黑色的身影。

除了这两个人,其他人则在外围,并没有参与。

即便是看不清楚,阮泱泱也知道那两个人是谁,是邺无渊和元息。

如何对招,她根本就看不清,因为太快了,而且周边的树木和荒草等等都遭了秧。

说真的,阮泱泱还从未见过邺无渊如此发力之时,很快的,他们就更远了,树木葱郁,根本看不清楚。

“这元息……”拂羽说了几个字儿,又把之后的字儿咽下去了。

阮泱泱靠坐在那儿揉自己的腿,现在为止,还是有点儿软,没力气。

“估摸着他此次来也没带多少人,但,我们还是尽快离开才是,危险。”主要这不是自己的地盘儿,无法太嚣张啊。

“说不定他一直跟着我们呢,从都城开始。可说起来,凭借我们的警觉,也不至于会察觉不到有人跟踪。或者就是,他早就知道我们要来这儿,给他通风报信的,就是魏小墨。”拂羽一番推测,还是推到了魏小墨的头上。

阮泱泱却摇头,“不会的,魏小墨没那么无聊。不过,也或许是元息猜出了他会来这儿,是跟着他来的。”

“那夫人说,现如今魏小墨在何处?”拂羽对这种没理由的相信无法理解。

“过段时间他就会出现的。完了,看不见他们了。”这回是彻底看不见了,但是树木在摇晃的声音听得到,依旧激烈。

“夫人别担心,将军刚刚解决了那个冒牌的元息,正在气头上呢。这真正的元息,也躲不过。”拂羽安慰,甚至还挺开心。

“只是,你们都见过元息动手吗?谁也没见过吧,他武力值到底如何,好像没人知道。”缓缓的转眼看向拂羽,他们似乎把元息的战斗力估算的太低了。

拂羽微微皱眉,仔细的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他们谁都没见过元息出手啊!

“我这就过去。”起身,拂羽的面色也严肃起来,快步的离开。

拂羽的速度非常快,他消失在视线内之后,很快的,亲卫回来了一个。

“情况如何?”看亲卫的衣服上也是血,显然之前经过了一场恶斗。

“已经到对面山上了。”他们速度非常快,并且非常之激烈。

缓缓地深吸口气,阮泱泱看了一眼诸葛闲,他还昏着呢。

伸过去手摸他后脑,手上有些黏糊糊,拿出来一看,血。

果然,刚刚是被打到了头,否则也不会晕这么久。

翻开他的药箱,拿出干净的纱布来,垫在诸葛闲的后脑勺上。

雾气彻底散了,却也仍旧是没什么安全感。

时间一点点过去,没一人回来,亲卫在这儿守着亦是不敢离开。

此地不宜久留,但他们不回来,也无法离开啊。

终于,晕着的诸葛闲眉头动了动,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睁开了眼睛,醒了。

“神医,你脑子还好吧?”那一下子砸到了他后脑勺上,换个铁打的头骨才能撑得住。

“被袭击了。”他脑子还是好的,醒了,记忆自然也回来了。晕之前的最后一帧画面,还记着呢。

“是被袭击了。不过,现在你的将军去给你报仇了。”放开手,纱布还在她手心,有血,好在不是太多。

“唉,不用,还不至于叫将军为我拼命。”诸葛闲叹口气,谦虚的摇手。

阮泱泱无言,看来神智还是不太清醒,当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