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说法/将军的寒门小娘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蒲氏这会子的神色还算是冷静,甚至连眼神都不稀得停留在蒋老头的身上去。

而那边蒋老头已经火热热的,开始了他个人的‘休媳之说’。

“依我看,就老二那婆娘休了也就休了,我今儿个就当着一众人的面前说一声也就成了。”蒋老头一边挣脱着蒋老二的拉扯,一边就扬着嗓门的在那里叫嚣着。

“至于那休书啥的,也没必要写了,反正当年也是她自己个跟着我家老二过来的——”

“爹!你可停下吧!我求你了,咱消停点行不!”蒋老二见他这越说越没谱的样子,赶忙大声的制止了说道。

不过,蒋老头又怎会听他的,倒是越发的喊了嗓门话道,“咋的?我说错了不成?当初不是这娘们自个跟着你进了我老蒋家的门的?那会我就跟你娘说了,不要让这种来历不明的玩意,随随便便的进来我们老蒋家的门槛,偏偏她自己个也不怕臊脸皮子的,就赖在咱们那院里不肯走了——”

“爹!你别说了!”蒋老二真真儿的是,急的脑门子上的汗都要冒出来了。

偏偏蒋老头还不觉着完的,依旧在继续话着他的言语,甚至还故意示威似的把他的眼神,透过蒋老二的身躯阻挡的视线,送到了蒲氏的身上,“原本就不是啥正路来的货色,这些年了,要不是我跟他娘心善可怜,给她一口饭吃,哪来她如今的活路?”

话落,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偏偏有些人啊,就跟良心被狗吃了似的,没有一丁点的感恩戴德不说,还尽整那些忘恩负义的事。”

“也不看看自己个是啥身份的人!还想在我们老蒋家的门户上挑拨事理,既是这样,那索性今儿个我就当着村里这些父老乡亲的面前,正儿八经的说一句,这娘们跟我们老蒋家从今往后就没半点关系了——”蒋老头嘴角演出一丝不屑的扬声说道。

“爹,够了!”蒋老二近乎是嘶吼似的喊了说道,他甚至都不敢回过头去看一眼,蒲氏这会子的神色。

“够啥够啊!我这话还没说完呢,就那样的婆娘,早一天赶出我们老蒋家的门户,咱们也早一日得个安宁!”蒋老头就挣红着脸,杵在那里大言不惭的说道。

“娘。”珍娘目光冷飕飕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切,一边默默的走过去,握了握她娘的手。

从她娘极力隐忍着却还在颤抖的手心里,珍娘也能看得出来,蒲氏此刻内心的忿怒。

好在除了蒋老头一个人在那里自说自唱的叫嚣到现在,旁人皆没有谁敢站出来搭个只言片语的,不过,就这一会儿的工夫,从这四面八方的投过来的目光注视,却是在她们娘两身上少不了的。

珍娘知道,她娘平日里并不是一个多么在意旁人眼光的人,但是,今儿个蒋老头属实是过分了。

对于蒲氏跟蒋老二曾经的过往,珍娘先前也曾听她娘提起过一些,她知道蒋老头方才说的那话确实不是虚言,当年的蒲氏确实是没有经过三媒六聘的流程,就这么凭空出现在蒋家的。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娘在老蒋家任劳任怨的待了这么些年,不仅是给蒋老二添了这两双儿女,就连旁的,那一个个的极品的货色,她都咬牙忍了,偏在这时候,蒋老头当着大家伙的面,来揭了这个事儿,他所意为何?

不就是想要报复侮辱蒲氏,当众给她难堪吗?

“我娘是不是老蒋家的媳妇,这话爷你说了可不算!”珍娘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决定站出来替她娘讨个公道。

话落,所有人的目光,全无意外的都集中到了她的脸上,不过,珍娘毫无怯缩之意,就那么笔挺挺的往蒋老头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到了这个当口,她也顾不得什么那女人不得进去祠堂里面的破规矩了,她必须,且一定要给蒲氏出口恶气先!

“囡囡。”蒲氏一听到自己闺女的声音,立即就从那满腔的愤怒和屈辱里面醒过神来,她拉了一把珍娘,有些喃喃的说道。

珍娘却是转过脸去,给了蒲氏一个安心的笑意,然后就不顾她娘并不十分赞同的眼神,继续走了进去。

“你,谁叫你进来这院子里面的。”蒋老头几乎是立刻就指着珍娘喝了声说道。

当然,与他一样有着不赞同的眼光的,还有许多。

不过,珍娘却不在乎,只光明正大的立在那里说道,“我为何不能进来?这里的地儿是我家出钱买的,这里的房也是我家出钱盖的,我进出自家的院子,踩着自己家的地,有何不可的?”

话落,那些原本都想跟着蒋老头站出来指责的身影,一下子就歇了劲,就连蒋老头也被噎的一时没有话来驳的。

珍娘看着这情形,心里不由得一落,不得不庆幸当初蒲氏和蒋老二商量着买这块地盖祠堂的时候,是她留了一个心眼,在上地契房契的时候,特意没有听着那些老家伙的意见,写成啥公产,而是都私底下写了蒲氏的名字。

“自古哪里有小丫头片子进入祠堂的规矩的?还不赶紧的滚出去,也不怕惊扰了祖宗得了怪罪!”蒋老头还是强撑着脖子喝了两句。

珍娘却没理会他。

“我说啥话来着?一个野来的泼妇能够教养出啥好子女来的?你们瞅瞅这小丫头片子,还不是跟她娘一样的,眼里没个老人长辈,连祖宗都敢大不敬的。”蒋老头顿时气岔,指着珍娘和远处的蒲氏说道。

“究竟是谁惊扰了祖宗的?爷,您也先捋捋清楚再说。我们可没有谁跟您似的,站在这院子里头大呼小叫的!”珍娘就怼了一句过去。

又说,“至于我今个为何非要走进这里面来,当然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全因为我爷方才说的那些不公道的话,进来讨个说法先。”

“你个小毛丫头懂个屁啊。还讨个说法嘞?有啥说法好讨的?我说的哪句话不对了?赶紧给我滚出去,大人的事,你个小丫头片子来逞啥逞的?你娘都没敢说一个字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