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愤怒(二)/一品容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宣平帝满面寒霜地回了保和殿。

丁公公伺候宣平帝多年,还没见过主子发那么大的脾气,一时间噤若寒蝉,不敢吭声。

另一个近来得宠的内侍大着胆子张口劝慰:“请皇上息怒。皇后娘娘也是无心之过……”话还没说完,宣平帝便怒道:“朕和皇后之间的事,哪里轮得到你来多嘴。来人,将他拖出去,杖责三十!”

倒霉的内侍被拖下去,啪啪打了三十板子。

叫你多嘴,该!

丁公公轻手轻脚地倒了一杯温水,送到宣平帝手边,依旧一个字不敢多说。

宣平帝寒着俊脸,一口饮尽杯中温水,然后嘭地一声放到了桌上。

丁公公眼皮一跳,从一旁跑腿的小内侍使了个眼色,冲太医当值处的方向努努嘴。小内侍心领神会,悄然退下,一出寝室门,飞快地跑去太医当值处。

程锦容正整理药方,听到匆匆脚步声,有些讶然地抬头。

只见小内侍急匆匆地跑近,压低声音道:“程提点,皇上忽然从椒房殿回来,发了好大的脾气。刚才孙公公多嘴说了一句,就挨了板子。丁公公让奴才来送口信,请程提点去劝慰皇上。”

内侍们眼明心亮。

宣平帝对梁皇后确实十分喜爱,最信任最倚重的人却是程锦容。

程锦容一直恪守臣子本分,从不倚仗天子信任做任何不该做的事,平日里就连话也不多说一句。

皇权至高无上,离皇权这么近,对天子拥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却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如此品性,着实令人敬佩。

也因此,宣平帝一发怒,丁公公想到的人便是程锦容了。

程锦容不用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略一点头,起身去了天子寝宫。

倒霉的孙公公已经被打完了板子? 抬了下去。贺祈和十几个御前侍卫守在寝宫外。程锦容快步而来? 贺祈抬眼看了过来。

夫妻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触。

贺祈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没错,正是梁皇后献美激怒了天子。

……

程锦容脚下未停? 走到门边? 扬声道:“微臣程锦容,求见皇上。”

丁公公来开了门? 竭力压低声音快速低语:“皇上十分恼怒,程提点多加小心。”

程锦容嗯了一声? 迈步而入。

年轻的宣平帝? 面色沉沉地坐在椅子上。那张平日俊秀温文的脸孔,被一层寒霜笼罩,连周围的空气也像冻结凝滞一般。

内侍们都退了出去,丁公公也退出门外? 顺手将门关紧。

厚实的门一关上? 寝宫里便只剩宣平帝和程锦容。

程锦容缓步走上前,拎起茶壶为宣平帝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大喜大悲大怒,情绪激烈最易伤身。请皇上保重龙体,稍安勿躁。”

宣平帝用力握紧手中的杯子,手背上青筋毕露:“她根本不懂我的心!”

“我以一颗寻常男子的心珍惜她爱她。别说她暂时没有身孕? 哪怕日后她一直没生子嗣,我也一样爱她。”

“可她是怎么对我的?她怕我为了子嗣选妃进宫? 竟私下挑了两个宫女献给我!这简直是对我的羞辱!”

程锦容看着愤怒的元辰,不由得轻叹一声:“你是皇上? 她是你的皇后。她对你的情意,毋庸置疑。可是? 你的身份? 早已注定了你们和寻常夫妻不同。你以夫婿待妻子的心看她? 她是以皇后爱皇上的心待你。”

这话说得残忍凉薄,却是事实。

你是九五之尊,是大楚天子。却也不能完全掌控人心。

宣平帝目中闪过落寞和痛苦,手下愈发用力。

程锦容暗暗叹息,伸手覆住宣平帝的手背:“你生气恼怒,是因为你发现,在皇后心中,凤位的安稳最重要。”

“你也别钻牛角尖了。皇后对你的情意,人人看在眼底,绝非作伪。总不能为了这一桩事,就彻底厌弃了皇后。”

“人无完人。皇后今年也才十九岁,她迟迟没有身孕,心中惶惑,思虑过多。一时冲动之下,才做了错事。”

属于亲姐姐的关切和温暖,在双手交触间传到了宣平帝的心里,一点点抚平了他心底的愤怒。

宣平帝沉默许久,长叹一声,反手握住程锦容的手,低声道:“姐姐,我自小便被得宠的大皇兄欺压。四皇兄五皇兄他们没将我放在眼底。二皇兄也不拿我当回事。母后被郑氏欺压十几年,在你进宫后,处境才有了缓和。”

“我对自己立过誓。以后,等我有了妻子,我一定珍之爱之,绝不辜负她。”

“等我有了儿子,我会做一个好父亲,好好爱他自小教导他做人为君之道。”

“我根本没有选妃的打算,也不想生什么庶皇子。生在天家,非我所愿。这个天子之位,也不是我求来的。我一步步走到今日,你都看在眼底。”

“我以为,梁如月懂我的心。今日才知道,我太过一厢情愿自以为是。在她眼里,凤位比我这个夫婿更重要。”

炽热的少年心,被狠狠地刺伤了。

程锦容看着宣平帝,轻声问道:“世间哪有十全十美的人。皇上先消消气吧!”

宣平帝气头过了,头脑渐渐恢复清明,略一思忖问道:“皇后挑选宫女的事,宫中还有何人知晓?母后知不知道?”

程锦容淡淡道:“这件事连我都知道,太后娘娘岂会不知情?”

宣平帝:“……”

宣平帝心里的怒火再次蒸腾:“皇后是不是找过你。”

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程锦容嗯了一声。

不必再多说,宣平帝什么都明白了。他心里那个气,简直不打一处来。一张口,对程锦容也有了些微的不满:“你既是早就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程锦容瞥了他一眼:“皇上和皇后之间的事,我一个做臣子的,有什么资格插手过问?我要是向你进言,皇后岂能不怪罪于我?”

“撇开这一层不论。你们夫妻两个过日子,过得好了没我什么事。吵架怄气了,就想赖我头上不成!”

宣平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