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四章 血洗王宫/小娘子不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小优紧蹙柳叶儿眉想了想,上次七王爷教我怎么对付他们来的,“哦,落红雨。”她腾空飞起,曼妙旋转,洒下星星点点冰点,将雾气驱散。

封神勇士们一个个冲上去,挥舞着长剑浴血奋战,一个倒下了,另一个就替上去,绝不让他们靠近安闲宫。

一个勇士浑身划得伤痕累累,在倒下去的一刻,还高喊口号“铲除逆贼,誓死护大王。”

三王爷大声吼道,“乘风破浪,绝处逢生”,雄鹰帮之人如龙卷风一般卷起,迅速旋转收拢,让她们无法识别自己正确的位置。

雄鹰帮的人黑压压的冲上来,却不能辨清她们准确位置,莫小优腾空而起,挥舞金蛇剑,狂风乍起,再将莫小优再将把把冰刀飞向雄鹰逆贼,封神勇士迅速将定住的逆贼一剑封喉。

三王爷紧锁眉头,转身面向雄鹰帮兄弟厉声道,“听我口令,”指着最右边的喊道,“流光溢彩,上。”

话落,只见雄鹰帮人犹如忍者,若隐若现向安闲宫冲来。

最右边那一队人刚冲上前,三王爷又指着最右边的队伍喊道,“流星阵。”

话落,这一队人如流星一般迅速,又如流星雨一般朝安闲点宫冲来。

这队人刚走,三王爷又朝最右边喊,“万佛朝宗,”话落,他们如闪电一般,朝莫小优杀来。

虽莫小优是神功盖世,一人可没有分身之事,几个混合阵法同而来,封神勇士战只得硬拼,眼看封神将士也死伤过半,快抵称不住时,封子清带着数十万士卒赶来,冲雄鹰帮身后杀来。

三王爷一看此情形傻眼了愣住了,救兵不是应该协助我的吗?怎么来杀我的人,完啦,完啦,我这几万人杀了这千人封神勇士到还不成问题,可这江北大营百万战士,我这区区几万人那里能敌,眼看着雄鹰帮兄弟一个又一个倒下,封子清领着的数十万士卒越靠越近,将他们团团围住。

“天不佑我呀,”三王爷仰天长啸,举着长剑准备自尽。

莫小优流星赶月之速度,眨眼间移到了三王爷跟前,挥舞金蛇剑,将他的长剑牢牢缠住。

封子清与封神勇士统领见状,迅速冲去协助莫小优,经过一翻激烈打斗,三人齐心协力将三王爷制服了。

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激战之后,皇宫里横尸遍地,血流成河,战士们终于降伏了雄鹰帮兄弟,将负隅顽抗者通通杀灭,缴械投降者看押起来,皇宫恢复了宁静。

鲜血染红了莫小优的纱裙,她走到安闲宫门前,双手相叠于胸前弯腰曲背低头行礼,“禀父王,反贼已制服,请父王指示如何处置。”

此时禁闭的安闲宫门“嘎吱”地打开了,大王威风凛凛地走了出来,厉声呵斥道,“擎轩,你为何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

三王爷怒目而视,没好生气地怼道,“为何?我们母子有什么错?就因我母亲出生低贱,就一直被您冷落,而我纵使做得再好,您也从来就不曾赏识过我,那草包擎苍却被您视如珍宝,不就因为他母亲是王后,舅舅有兵权,如今成王败寇,要杀要剐随你便。”

大王紧锁眉头,你傻呀,没有强大的背景,即便你坐了大王,时间也是不会长久的,厉声道,“押入静思塔严加看管,不得任何人探视。”

话落,一队战士将他速速押了下去。

“将这些大逆不道之人押入大牢,”大王怒道。

“禀父王,他们都中了蚕尸毒,中此毒之人如万虫撕咬,生不如死,痛苦万分,若七日内不服食解药,便会被虫噬尽气血而亡,请让小优给他们服下冷香丸,”莫小优双手相叠于胸前低头道。

大王看着小优满身血渍,“准,小优,这次全靠你禀告及时,才没让擎轩酿成大错。”

话落,莫小优微微一笑,身子往一旁斜,倒在了地上。

“快,快,把小优扶进安闲宫里,”大王紧锁眉头焦急地嚷道,你千万可别出事呀。

侍女们速速上前将莫小优扶进宫里。

魏公公尖声尖气地对身旁公公叫道,“传太医,快传太医。”

“诺,”近旁的公公弯腰曲背低头行礼后,匆匆跑去请太医。

大王很是担忧莫小优,转身速速回了安闲宫。

魏公公安排宫人们将逆贼的尸体装车,一车一车地拉往乱葬岗,侍女、公公和飞花教弟子的尸体,暂时停放到冷宫殿去,等禀告大王后再做处置。

封子清带领着战士们帮着把王宫清理了,让受伤的战士们等待太医前来医治,光荣牺牲的战士的遗体运回军营,通知其家人来认领遗体,给上一大笔丰厚的安葬费。

钟太医背着药箱匆匆赶来气喘吁吁,双手相叠于胸前弯腰曲背低头行礼,“卑职见过大王。”

“免礼,快替小优瞧瞧要不要紧,”大王着急地说道。

“诺,”钟太医行礼后,低头朝穿床榻走去,瞧见莫小优白纱裙上被鲜血染红了,心中不由得一惊,赶紧坐下打开药箱,取出丝帕,掀开莫小优衣袖露出纤细的手腕,将丝帕盖于手腕上,再将右手指头落于丝帕上,闭目塞听,静把她的脉象。

宫里格外安静,大王紧锁眉头,飞花教小娘子们个个愁容满面,大家都十分担心莫小优,她到底怎么样了?

片刻后,钟太医缓缓起身弯腰曲背低头行礼,“恭喜大王,七王妃有喜了?”

“有喜了?我要添孙孙了?”大王眉心舒展微微笑道,“那小优要不要紧,伤势如何?”

“禀大王,从脉象瞧来,七王妃没有性命之忧,只是操劳过度动了胎气,微臣这就给七王妃开几副安胎只要,至于伤势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及要害,微臣拿些金疮药,让侍女为她抹上,数日便可痊愈,”钟太医低头微微笑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赏钟太医,”大王笑道,擎宇回来听到这个消息定会高兴坏了。

飞花教小娘子听见教主没事,舒了口气相视而笑。

“那你们好生伺候着,”大王温声细语道。

“是的,大王,”飞花教小娘子双手合十行礼低头行礼道。

大王转身速速朝政书房走去,虽然很憎恶杨贵妃做的这一切,可还是想去瞧瞧她,召集太医全力救治她,不想她就这样死去,也是自己赎罪吧,月妃的事也不能全怪她,生为帝王就不能专情,辜负了她们,如今月妃也没事,就免她一死吧,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