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解气!气死房东/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呢?!”房东气冲冲的走进来,这个时候,店里还没什么人,只有来的特别早的两个员工,

“刘太太,您有什么事情吗?”见到是房东,本来都站起身准备看看情况的员工,又坐了下去。

“秦爽呢,把她给我喊过来,”房东也不想跟员工废话,

“店长一会儿就来,您等一会儿吧。”员工慢悠悠的说道,

绣意内部的装修已经全都被拆卸掉了,现下屋子里连个椅子都没有,房东越看这里越气,但两个员工根本就没打算搭理她。

大概半个小时后,秦爽终于进了店门,“哦哟,这是谁大驾光临了呀,原来是刘太太啊,蓬荜生辉,您怎么站这儿呢?”

“秦爽,你少给我来这套,我问你,你把这屋子拆成这样是什么意思?”房东指着屋子内的狼藉一片,气的不行。

几天前她过来,这里还是金碧辉煌的,从外到里,花团锦簇,绿植遍地,

结果昨天她开着车从这里经过,差点没认出来这里是绣意,

房子外面的古色古香的屋檐,装饰全部被卸掉了,而且粉刷成了一片白墙,

原本店铺门口有两方小池塘,种着莲花,里面还有好几条锦鲤,从门口到屋内,到处都是繁花缭绕,而且这绣意特别舍得钱,里面的桌椅板凳都是实木的。

结果现在呢,

池塘填了,花没了,衣服搬空了,整个房间除了白花花的墙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刘太太,我们可是完全按照合同来的哦,按原样归还。”秦爽说着将一沓照片丢到房东面前,

“您对照着检查一下吧,当初我们接手这个店铺什么样,现在还你的就是什么样,哪里有偏差的,您指出来,我们马上改。”

房东捏紧了面前的照片,这绣意当时租房的时候,居然还把房间原貌给拍成照片保留下来了,

若是跟原来相比,确实是原样,

房东憋了一肚子的气,但是又无话可反驳,“活该你们只能租对面的垃圾房子,呸,”房东啐了一口,将照片丢到地上,然后转身离开。

“刘太太,”秦爽却叫住了她,

房东顿住脚步,“你还有什么事?”

“刚刚看到照片想起来了,当初您这房子,就是因为水电跟旁边商圈是两条线,所以大家都嫌麻烦才不租的,我们租到手之后改过线路了,”

听到秦爽说这个,房东浓眉竖起,“你想干嘛?”

“不干嘛?原貌返还嘛,您放心,走之前,我们肯定把线路给您弄回去,慢走不送啊。”秦爽笑着跟房东挥了挥手,

房东只觉得心口一滞,还想再跟秦爽理论,绣意的保安已经围了过来,房东只得愤愤离开。

“店长解气!”看着房东气冲冲的离开,员工们终于觉得出了一口气。

如今绣意所在的这栋楼是大家眼中的香饽饽,绣意刚租的时候可不是,

因为这栋楼跟旁边的商圈水电线路不在一起,这栋楼的水电费极其的贵,每年能多出一倍来,

绣意租下来后,通过君时陵的关系,生生将线路打通,这才让这栋楼有了更高的价值,

结果开店没多久,这房东就反悔,员工们在心里愤愤不平,现下看到房东吃瘪,大家都高兴的不行。

“店长,咱们要搬到哪里去啊?”绣意的工作环境好,待遇也很高,大家都舍不得离开,

“放心吧,新店已经在装修了,这些天就当给大家放假了,等新店装修好,我们就搬进去。”

“好!”得知不会被裁员,大家都放心了。

——

“小姐,这些日子,少爷一直都很老实,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保镖将一堆文件放在施恬面前,这里面事无巨细的记载了柳幸川每天都在做什么,和什么人见了面。

“知道了,继续跟着他,”施恬涂着鲜红甲油的手随意翻了翻文件,

“是,”保镖退了出去,

看完了柳幸川的行程记录,施恬翻出另一份记录,这一份,是唐茵的,

看着唐茵几乎每天都在忙夏挽沅的事,施恬红唇勾起,

“想重回金牌经纪人的位置?做梦。”

这时,门被敲响,

“进来,”施恬收起了桌上的文件,

“姑妈!!”一个圆圆的脸探进来,

“果果,”施恬看到陈小果,确切的说是本名为施小果的侄女,脸上堆出几分笑意,

“姑妈,我想你了,爸爸问你,今天要不要去我们家吃饭呢。”陈小果推门进来,脸上带着亲昵,

“去,”施恬站起来,拉过陈小果的胳膊,“拍戏怎么样?王卫导演对你还照顾吧?‘

“还不错,大家都挺好的,就是那个夏挽沅,油盐不进,无论说什么她都当我不存在。”说起夏挽沅,陈小果就想到夏挽沅当众让她没面子的事,

“放心,”施恬拍了拍陈小果的手,“姑妈会帮你的。”

“好!”陈小果挽紧施恬的胳膊,眼中闪烁着得逞的光。

施恬看了眼侄女,想到夏挽沅和唐茵让自己受了那么大的欺辱,眼中的恨意都要化为实质了,

唐茵,夏挽沅,你们一个都别想逃,我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的。

俩人走到门口,刚要出门,就碰到正从外面走进来的柳幸川,

“姑父,”陈小果叫了一声,

“嗯,”柳幸川应了一声,拿着一束栀子花就往屋里走,

“站住,”施恬叫住了柳幸川,“你把这花丢了再进屋。”

别以为她不知道,唐茵那个表子最喜欢的就是栀子花,搁这儿跟她玩什么睹物思人呢?

柳幸川没理她,径直往屋里走,施恬直接伸手将柳幸川手里的花抢了过来,丢到了地上,

“什么不入流的东西也往屋里带,”施恬狠狠的在栀子花上踩了几脚,然后拉过陈小果离开,“走,”

身后,柳幸川死死的捏着手里的花梗,青绿的叶子汁水染了他一手,他都毫无所察。

——

岛上的清晨,夏挽沅是被海边的微风给唤醒的,

天气一如既往的好,透明的屋顶,一睁眼就能看到大朵大朵的白云和蓝天,微微转头,不远处的玫瑰海整个的朝着这边涌来,

夏挽沅起床下楼,屋子里并没有其他的佣人,君时陵从厨房里端了一碗长寿面出来,

“醒了?来,一口吃掉这个面。”

“小宝呢?”夏挽沅环顾了一下,

“他昨天晚上玩的那么疯,没起来,让他继续睡吧,我们先吃。”

“好。”夏挽沅接过筷子,挑起面条的一端,吃了一半之后,夏挽沅就停下了筷子,

“怎么了?不好吃吗?”

“剩下的一半你吃,”夏挽沅将筷子递给君时陵,

无论是否长寿,我愿与你共享生命。

------题外话------

快睡吧别等了,离万更还差一章3000字的,估计还要一会儿,可以明天再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