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送走/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鸿帝不动声色,只垂眸沉思。

二皇子见景鸿帝如此,多少有几分焦急,但他并不露分毫,只忧虑地道:“父皇,儿臣以为,父皇寻找长生方,这在自家人中并非秘事,楚氏却从一开始便不与您说实话,掩藏自己的身份,必定是不想将《戚氏秘录》交给皇家。”

景鸿帝微微颔首,沉声道:“这是她师门之物,有心保护也是常情。”

“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天下都是父皇的,何况一个长生方?让她将长生方交给您用,又不是不许她再用于别人身上,医术一道本就不该藏私的。”

二皇子一面劝说,一面打量景鸿帝神色,见他略有动容,又道:“儿臣知道父皇心里在意大皇兄的感受,此事若是您出面,必定要闹的父子失和,大皇兄好容易回到您的身边,不可再出这样的枝节,是以儿臣愿意为父皇分忧,定将长生方得到手,献给父皇。”

景鸿帝沉吟半晌,神色喜怒难辨,二皇子 看着景鸿帝如此,一时间也有些摸不透他的心思了。

难道父皇不想要《戚氏秘录》了?不可能,这些年景鸿帝虽未说明,却也一直在关注戚神医之事,他作为儿子哪里能不知道?

所以此时景鸿帝的犹豫,全是因萧煦而起?

二皇子心下忽然生出嫉妒的情绪来,长生方与萧煦相比较,父皇竟还是在乎萧煦多一些?

“这件事……”景鸿帝犹豫一下,叹息道,“你看着办吧。”

二皇子闻言心头一喜,行礼道:“是,父皇且放心,儿子必定办妥。”

看来是他想多了,谁能抵抗的了长生不老的诱惑?尤其是身居高位的帝王。

二皇子恭敬退下,冷然一笑。丰顺轮流转,如今也该转到他这里了。

%%

“怎得昨儿晚上没回来?”午后,楚君澜刚预备小憩片刻,萧煦便风尘仆仆的回来了,她忙应迎了上去,担忧的拉着萧煦的手,将他上下打量一番。

萧煦搂了搂楚君澜,轻声道:“昨日的事我都知道了。你别伤心,过两天我便将如儿要回来。父皇既吩咐了,不好立刻就驳了他的面子,还须暂且等等。”

楚君澜笑了笑,“孩子在皇上那里,我反而放心一些,毕竟淑贵妃的手伸得再长,也不至伸到皇上的宫里去,倒是你,可是外头遇上什么难事?”

“也还好,都外公留给我的那些人闹出的事,我已解决妥当了。”

楚君澜知道萧煦手中经营了自己的势力,他这样说,便是不愿说细节了。只要知道他并无大碍,楚君澜就放心了,也不愿一直追问男人家在外头做事的细节,转身吩咐宫人预备热汤沐浴,再吩咐人去御膳房吩咐给萧煦预备几个爱吃的菜。

萧煦盥洗过后,才和楚君澜坐下预备用饭,就听见门外一阵吵嚷声。

“好个小贱人,我可终于能说出话了!”

“娘,你别去,万一她再动手脚……”

“我怕她不成?她若再动手,我就叫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她是个什么毒娼妇!让开!”

殿门前的宫人被推搡得险些摔倒,紧接着便有个人影炮弹一般冲了进来,几步就奔到了面前。

“楚君澜,你这个……”

未出口的话,在对上萧煦冰冷的眼神时噤了声。

楚巧巧呆呆看着萧煦,直觉得自己看到了落在凡尘的仙人。

大皇子竟生得这般模样?楚君澜怎会如此好命?

“何人在此喧哗?还不带出去。”萧煦沉着脸吩咐。

内侍们得了吩咐立即应是。

二婶周氏、老太君、楚乐珍和苏姨娘都先后进来,见了这阵仗,忙七嘴八舌的解释。

“姑爷你不知道她,她是澜姐儿的三姑啊,上次你们回去时她没在。”楚老太君笑着。

萧煦的教养不容许他对一个老人家太过无礼严苛,可那也要分面对的是谁。

将碟箸放下,萧煦冷着脸道:“此处是皇宫禁地,便是淑贵妃那般高贵的女子,都不敢大声说一句话,只恐坏了规矩,你们却在此处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楚老太君敢对楚君澜叫嚣,因为笃定了有孝道压在头顶,楚君澜不敢对她如何,可这不代表她敢对萧煦也如此。

萧煦的身份他们虽都知道有猫腻,可那更能说明景鸿帝对萧煦的喜爱,这位可是皇长子,将来说不定能当皇上的。

老太君满面堆笑,道:“姑爷说的是,我们也不过是着急罢了,也不知澜姐儿用了什么办法,竟让我们从昨儿到刚才一直都说不出话来,皇上都肯留我们住下,可澜姐儿却不许我们出去逛逛……”

竟是在萧煦面前告状起来。

萧煦微眯双眸,望着面前几人,视线所及之处, 几人都不由自主低下了头,唯独楚乐珍没有动作,霞飞双颊只直勾勾地看着萧煦,已呆愣住了。

萧煦道:“她肯轻饶了你们,是她顾及亲情,若是我在,早将你们丢出宫了。父皇既恩准你们小住两日,你们便安生守着宫规,回头还能活着离开,若是不守规矩,犯了事,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们。”

萧煦一番话说得极冷,老太君几人生生被吓出了满背脊的冷汗,看着萧煦仿若白玉雕琢成的俊连,越发觉得此人已经全没有人间的人情味儿了,他说杀人,是真的会杀人的.

意识到这一点,老太君几人齐齐打了激灵,赶忙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楚君澜看着他们落荒而逃的模样禁不住噗嗤一声笑:“还是你有办法,我苦口婆心那半日,也不见他们这般听话。”

萧煦道:“他们不过欺软怕硬罢了,觉得你是楚家人到底不会对自己的长辈动手。”

事实上,楚君澜也当真不好动手,便是她现在有另外的身份在,若杀了自己原生家庭的亲人,也会引起负面的议论。

萧煦担忧楚君澜被这些人闹的心烦,接下来的几日虽然早出晚归,也不往每天故意去肩上楚家老太君几人一面,言语震慑一番。

老太君几个在宫里住五天,都没敢再嚷嚷着出去逛逛。

清明过后,皇上身边的大太监李德方来了钟粹宫。

“回大皇子妃,您的家人在宫中也住了几日,这也是皇上体恤您久不见家人开恩了,皇上的意思是,允准您亲自送您的家人出宫去。您这便与您家人预备起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