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情断义绝(3)/清穿之贵妃有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奴才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紧给贵妃再到一杯凉茶来。”

四爷看着李玉傻站在一旁。那可是不高兴急了,直接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不长眼的东西。没见杨绵绵都渴成这样了,还在那傻站着。踢他一脚都算是轻的了。

“奴才该死,奴才这就去。”

李玉委屈极了,他这不就是保持着,少见,少说,少做吗?他也不能光明正大的盯着看吧。

要不然万岁也非得抠下他的眼珠子不可。

可是李玉他不敢说呀!只能闷闷地低着头去给杨绵绵倒水。

“快过来坐会儿歇着。”

四爷拉着杨绵绵走到一旁的软榻上。直接将杨绵绵按倒在软榻里边儿。

还挥了挥手,让人拿了一把凉扇过来,给杨绵绵扇着。

杨绵绵坐下之后,先是喘了几口气儿。这外边儿的天还不算是顶热的。可是对于她这才生产完没多久的人,在这大中午的晒了这么长时间,又火急火燎的走过来,那也很受罪的。

直到好一会儿,杨绵绵才觉得自己好了一些。她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切入主题。

“爷你给我出个主意,怎么让琳琳和那个泰隆和离?”

杨绵绵用帕子擦了擦,这会儿还在冒虚汗的额头。

四爷见状,也不着急着回杨绵绵的话儿,而是是一把夺过给杨绵绵扇风的那把扇子。

自己亲自扇了起来,这些宫女做事儿都慢吞吞的。没瞧到杨绵绵的汗都流下来了吗?还在那儿呼扇呼扇的慢悠悠的扇风。

“怎么又想着要她们和离呢?”

四爷倒是对这件事漠不关心。要不是杨琳琳是杨绵绵的亲妹妹。他根本连理都不会理一下。

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呢?那是因为在两人成亲的时候,也是杨绵绵要求他赐婚的。

听说两人当时都是互相喜欢的,怎么这成亲才不到一年又想着合离呢?

四爷是皇上,自然不会处处注意臣子家中的事儿。

杨绵绵也不想让四爷老婶,因此这些事儿她并没有四爷说过。四爷唯一知道的,还是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

也正因为这件事而导致杨绵绵早产。所以四爷才降了泰隆的官职。成了真真正正的绿豆芝麻官。

“哎!这事一言难尽,以前瞧着,这侍卫也算是一个好的,可是却忽略了他家里有个糊涂的额娘。而这个侍卫也是一个孝子,事事都听那老夫人的话。”

杨绵绵摇了摇头。提起这些事儿自己也蛮自责的。要是当时她仔细一点儿,不仅调查了泰隆。连同他家里的情况一同调查清楚。那么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多事儿了。

“嗯!”

四爷点点头。泰隆是个孝子,他倒是听说过。可是泰隆的额娘是个什么样子的,那四爷就不知道了。

“爷是不知道。那老夫人不仅天天惦记着琳琳的嫁妆。就连那个侍妾都是她安排的,甚至如今那个侍妾怀孕了,她不顾儿子儿媳之间的感情。硬逼着泰隆留下那个孩子。

就这些也就算了。我听说左耳,我派人去让琳琳进攻一趟,那个老妇人竟然追到府里去,怂恿太泰隆威胁琳琳,不许将府里受的委屈说与我听。要是不听的话便让泰隆家法伺候。”

杨绵绵越说越气。就是四爷端上来的凉茶都抑制不住她的怒火。

“最可气的是,经过上件事儿。我可是亲自派人去警告了哈尔察氏一家人。可是他们竟然完全不在乎我的警告。甚至做的更过分。这口气我可能不了。”

杨绵绵就不是一个能吃亏的主。更何况自己如今身份地位逐渐提高。所以她哪里受过这样的气?

她虽然不能除掉哈尔察氏,可是它可以让杨琳琳和泰隆合理。然后好好给琳琳再重新找一个夫家,比泰隆更好的气死他们。

让他们看看。他们失去的是什么样的宝贝?

杨绵绵本人本来就不是一个大度的女人。她是一个小女人,不是君子,所以有仇必报。

就算不能全报了,但是气气他们。还个利息也不错。

“该死的东西。竟然连爷的贵妃的警告都不听,不如爷直接下到圣旨,让他们合离算了。”

四爷佯装生气的一拍桌子,他是看杨绵绵这么生气的,若是自己表现得蛮不在乎的,或许杨绵绵这股怒火就要烧到他的身上了。

所以四爷才要配合杨绵绵。也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他明白杨绵绵不是一个不知规矩,不懂轻重的女子。定然不会让他一个皇上下这样的圣旨。

果然在四爷这句话刚说完之后,杨绵绵立马反对。

“那可不能劳烦爷,杀鸡焉用牛刀?我这一把小菜刀就够用了。”

对于这件事儿,杨绵绵是定然不会让四爷插手的。这种小事儿,岂能麻烦四爷。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

“那你想让爷怎么做?”

四爷将骤紧的眉头渐渐松开,果然如他所料一样,杨绵绵是不会让他下这种圣旨的。

“我只是想让爷帮我参考参考,怎么样才能让他们两个平安的和离。不闹出任何的事儿了。”

这是杨绵绵担心的。因为以她对那石佳氏的了解,病人不会同意杨琳琳合离的。

若是两人合离,那么杨琳琳便会带走她带来的所有嫁妆。那些东西可都是石佳氏垂延已久的。而且她的女儿也马上要成亲了。

若是因为这件事儿,那么很有可能,影响到石佳氏女儿的婚事。到时候,石佳氏更不会松口了。所以杨绵绵才觉得难办。

杨绵绵的这一问倒是难住了四爷。他倒是会下圣旨赐婚。可是这想办法和离的可是第一次。

不过鉴于杨绵绵对这件事的上心程度。四爷也不好拒绝,否则这女人估计得为这件事废寝忘食了。这些可不是四爷想要看到的。

“听你的意思,这件事主要就是在泰隆的额娘身上。只要那个石佳氏同意。那么旁的事也就没什么难处了。”

四爷一副去有所思的样子,他倒是有个法子,可是这个办法实在和他的身份气质极其不搭。

这种事也只有女人能做得出来,他堂堂一国之君,怎么能出这种骚主意呢!

听了四爷的分析,杨绵绵点点头。她也知道,这件事主要在石佳氏身上,只要石佳氏同意,然后威胁泰隆,泰隆势必会听石佳氏的,到时候两人就轻轻松松可以和离了,

可是问题是,石佳氏不愿意,那么该怎么办啊!

“爷说的没错,难就难在这石佳氏身上。”

杨绵绵点点头,也不需要四爷给自己扇扇子,索性直接抢过扇子自己扇。

这将扇子抢过来之后,杨绵绵才发现,四爷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对于四爷的面部表情,杨绵绵多多少少是猜的出来一点点的。

所以一见到四爷摆出这个样子,杨绵绵便知道,四爷准是有了注意。

“爷可是想到办法了?”

杨绵绵眯着一双大眼睛,将扇子往桌子上一丢,危险的盯着四爷。

而四爷被杨绵绵目光一看,他就知道,恐怕杨绵绵已经知道他的想法了。

到了这个时候,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但是让四爷难为了。

“真的要爷说?”

四爷皱着眉头,也不是不能说,只是这个办法,有那么一点点猥琐,四爷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当然说了,爷放心,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出了事,我承担就是了。”

杨绵绵没好气的瞪了四爷一眼,胆小的男人。

四爷被杨绵绵这目光一刺激,当场不淡定了,说就说,就算让人知道了,谁敢说他半个不字。

“这件事主要就是石佳氏,你只要将石佳氏搞定了,那么不就解决了。”

四爷这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杨绵绵打断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只是怎么让她同意。”

“瞧你急得,爷还没有说完呢!”

四爷轻飘飘的看了杨绵绵一眼,吓的杨绵绵缩了缩脖子,她这不是关心则乱吗!

“你不是还说了,石佳氏为人贪慕虚荣,又胆小怕事,那么你便打一巴掌给颗糖吃,威胁并利诱,她自然会上钩。”

这便是四爷想出来的办法,无论对付怎样的人,你都要从她的性格来出手,然后加以利用。

这样觉得可以达到你的目的。四爷身为皇上,对人性这一块可是摸得相当熟悉了。

“威胁并利诱?”

杨绵绵回味着四爷说的这几个字,起先还不是很明白,可是想了想石佳氏的性格之后,杨绵绵顿时茅塞顿开。

“啪,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改明儿,我便让人传石佳氏进宫一趟。”

杨绵绵猛的一拍桌子,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石佳氏不是在意那个丫鬟肚子里的孩子吗?不是想让泰隆纳妾吗?不是想给她女儿选一门好亲事吗?不是想要琳琳那几箱嫁妆吗,不是想要参加京城里的贵妇圈吗?

这些随便挑出一两样,便能诱惑到石佳氏。若是诱惑不成那么只有威逼了。

泰隆的差事,她女儿的亲事,她哈儿察氏的繁荣。可都在杨绵绵手里攥着呢!

这么一想。不怕石佳氏不同意。

“哈哈,就知道爷有办法,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爷您继续忙,我就走了。晚膳等您。”

杨绵绵说完,也不等四爷回话,又一股风似的,吹出了养心殿。

四爷张嘴的话。又吞回了肚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这都已经打扰到他了,还怎么继续忙,真是个没良心的,达到目的,就拍拍屁股走人。

连一点好处都不给他留,如今人走了,四爷也没有心思批奏折,索性歪躺着身子,闭目养神起来了。

杨绵绵回了翊坤宫,便派人去传话,让石佳氏单独进宫一趟。

这传话的人和杨琳琳是前后脚到达哈儿察氏府里的。

杨琳琳到的时候,前院正厅里,所有有关人员都在,他们个个面带愁容,还能隐隐看到一丝担忧。

想来是怕杨琳琳进了宫告状吧!所以这才都在这里等着呢!

“爷。老夫人,夫人回来了。”

一个小厮在杨琳琳进来之前就已经禀报了,所以这会众人可都是伸长了脖子,生怕杨琳琳跑了似的。

而杨琳琳根本不想见到她们,要不是去正院,必须从这里过。要不然她才不过走到这里来,看到一群她并不想,甚至是讨厌看到的人。

“琳琳,你回来了,累不累,快坐下休息。”

看到杨琳琳的第一个人便是泰隆。他立马起身迎了上去,本来想要去握杨琳琳的手的,结果却被她给躲开了。

“没事,我就离开了。”

杨琳琳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经过今天在宫里和杨绵绵一阵哭诉之后,杨琳琳现在面对这群人,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

反而有点期待自己和泰隆合离的日子,到时候自己变真正的自由了。不用受这一群人的约束。不用理会外边儿人怎么说她?她又能做回以前开朗活泼的杨琳琳了。

杨琳琳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还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见他们并没有想要问什么,这才准备转身离开,她已经给了他满时间,可是他们什么都不说,总不能让她傻站着吧!

“站住。”

杨琳琳这才刚转身背后便传出一道中年女声,不用想也知道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老夫人可有什么事儿?”

杨琳琳并不生气。反而转身,眉宇间露出一丝丝笑容,不解的询问。

她现在见了石佳氏可是一声“额娘”都不叫了,直接就是老夫人。

“今天你进宫,贵妃娘娘同你说了什么?”

石佳氏本想拿出做婆婆的威严,可是奈何杨琳琳不买账,平平淡淡的表情,让她有力无处使。

“姐姐同我说了什么?这好像和老夫人无关吧?”

杨琳琳丝毫不给石佳氏面子,直接给怼了回去。

“琳琳,你怎么同额娘说话呢?”

听到杨琳琳叫石佳氏为老夫人。泰隆那是相当不满意的。他们两个是夫妻。他的额娘杨琳琳理应称为额娘,这句老夫人叫的,让泰隆感觉自己和杨琳琳之间隔着千山万水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