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婆婆款没摆成/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车窗下降,就看到秦匪的脸露了出来,

这让时珺微微感到惊讶,“你怎么会过来?”

秦匪替她开了车门,往里面又挪了一下,“会开完了,正好知道你晚到,就索性来接你一起过去了。”

时珺连忙坐了进去,关上车门,问道:“那爷爷和你母亲那边怎么办?”

秦匪先是让人开车,随后笑着对时珺安抚道:“放心,我早就和爷爷说过了,让他们先吃,我们随后到。”

这让时珺松了口气,“那就好。”

她要是真的让两位长辈就这样等着,实在不太像样。

“不过爷爷肯定会等我们的。”

秦匪随后的一句立刻让时珺刚放回肚子里的小心脏又再一次提了起来。

看着她向来清冷不在意的脸上这会儿因为对长辈放鸽子而瞪圆了眼睛,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

当即哄了起来,“好了,没事的,万事有我,怕什么。更何况爷爷也知道你忙,不会在意的。”

然而,时珺却脸上半点没见任何松缓的表情,“可我总觉得放长辈鸽子不太好。”

特别是今天还要见秦匪的母亲,第一次见就让对方等着,不太好。

秦匪看着她如此担心的样子,忍俊不禁地道:“你放爷爷鸽子放的还少吗?”

这话让时珺忍不住横了他一眼,“那都是谁害的?”

秦匪低笑了两声,道:“是我,是我,都是我的错。”

说着就要把人搂入怀里。

但眼下时珺心里头忐忑不安,哪有那个心思,直接把人给推开,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窗外的景象。

不知不觉,已经是到了深寒的季节。

今天是跨年,市区里面沿街的店铺上都贴上了喜庆的标签,给这个节日增加点气氛。

路上也大部分都是男男女女的情侣,牵着手,脸上洋溢着幸福地笑。

唯独车内的时珺,精致冷淡的眉眼里透着几分的沉甸甸。

今天的见面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太一样。

这是真的是要正式见长辈了。

可她却迟到了。

这真的不应该。

身边的秦匪感觉到她那种浑身紧张的感觉,当即伸手,将她握紧成拳头的手一点点掰开,然后和她十指相扣地安抚:“别紧张,我爷爷和我妈又不是第一次见。”

然而时珺就像是没听到似的,径直侧目看向他,问道:“你母亲后来对我的态度如何?”

秦匪被她这么一提醒就想到了之前他和自己母亲的一段对话,气氛实在不算太好。

只不过眼前时珺已经很紧张了,自己自然不可能说什么让她更加紧张了。

因此故意扬了扬眉,道:“之前临走前还想请你吃饭,你说态度如何?”

时珺脸上的神情微动。

秦匪知道她是信自己了。

不过这样一来他心里反倒有些担心起来了。

他怕到时候丁茹又说些不该说的,惹时珺不高兴,所以为此又补充了一句:“退一万,就算不好,你管他们干什么。反正你又不和他们生活。你要能和他们聊得来那最好,聊不来那就彼此给个颜面就行。”

秦匪这番话让时珺大感意外,“那是你爷爷和妈妈。”

他居然只要自己和他们彼此有个颜面就好?

这可不像秦匪的行事风格。

之前住在秦宅的时候,他明明就和老爷子的关系很好。

可秦匪却道:“就是因为他们是我的爷爷和妈妈,不是你的爷爷和妈妈,所以你不需要太费心在他们的身上,有什么问题我来搞定,不需要你去担心。你将来是嫁给我,不是嫁给他们。是和我生活,不是和他们生活。所以,万事总归有我挡着,别怕。”

这一席话,说让时珺心里不妥帖肯定是假的。

任凭她在南边多呼风唤雨,可眼下她也只是一个准备去见未来婆婆的小辈。

男朋友愿意将一切揽在自己身上,给她足够的自由和空间,这份贴心让她心中的不安和局促就此减低了一些。

没过多久,车子就停下了。

时珺朝着车窗外看去,是熟悉的秦宅。

一看到这个,刚刚还降低的不安顿时又冒了上来。

秦匪似乎是感觉到了,先主动下车,然后给她开车门,将人亲自牵了出来,暗暗用了几分力道,“放心,一切有我,绝不会让你受委屈。”

随后就拉着她朝着院子内走去。

管家在门口早早地就候着了。

一看到他们来,赶紧笑着迎了上去。

随后让身边的人去里面汇报一声。

以至于一进门老爷子就摔下嚷嚷了起来,“你们才来,也不看看几点了,吃个饭还三催四请的,简直不像话!下次再吃饭,你们给我等上两个小时!”

老爷子这一通发作,让本就有些担心的时珺不免越发抱歉了起来。

只有秦匪心里清楚自家爷爷这样的训斥压根不是真的要训时珺。

毕竟,之前他们两个人一个早上没出现,老爷子照样该吃吃该喝喝,除了嘴上说哼哼两声,根本什么都没有。

而如今这样说,无非就是因为多了自家母亲在身边。

老爷子要不率先发作,以自家母亲的性格,必然会针对时珺,到时候就不是这么一句话能够解决的了。

所以明着训斥,暗地里却是在帮他们。

秦匪当下轻握了下时珺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自己则率先笑着开口讨饶道:“爷爷,你就别再火上浇油了。我今天开会开迟了,去机场接我家小姑娘的时候我已经被念叨了一路了,说我这样不讲诚信,不礼貌,竟然让长辈等,害得她见未来婆婆第一次的印象分都要被扣光了,早知道她就直接坐出租车来了。没办法,我只好各种打包票的表示绝对不可能,你们眼下可不能下我脸子啊。”

他这番话明显就是在说迟到的是他自己,把锅背在了自己的身上。

秦老爷子冷哼了一声,像是幸灾乐祸地说了一声:“活该!”

爷孙两个人一唱一和,轻轻松松就把迟到这个话题给揭了过去,让丁茹半句话都没有插上。

丁茹在旁边只觉得像是被忽视了一般,不禁轻咳了两声。

秦匪顺着这个声音,立刻对身边的人道:“时珺,这是我妈,快叫妈。”

时珺紧张得不禁愣了下。

反倒是秦老爷子嗤了一声,“你小子还想得还挺美啊,骗人家丫头提前叫妈,欺负人是不是?”

秦匪啧啧了两声,奸计未得逞,不由得叹息道:“爷爷你怎么不帮我呢。”

看上去还挺失落。

就这么插科打诨了一番后,时珺基本上已经回过神来,当下就对坐在那里的丁茹点头示意,“阿姨好。”

丁茹这个时候也是闹得分了心,糊里糊涂地点头,“你好。”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察觉自己竟然被糊弄过去了。

正打算再开口的时候,秦老爷子像是已经饿得不行的样子,及时打断道:“行了行了,屁话那么多,赶紧吃饭吧。就你这臭小子破事儿一堆。”

一句话锅全甩在了秦匪的身上。

这让丁茹不免有些心疼,解释道:“阿匪这样忙,也是为了秦家,是好事。”

秦老爷子哼哼了两声,像是勉强地饶过他的意思。

四个人就这样进了餐厅。

很快饭菜都端了上来。

秦老爷子看着桌上的饭菜,笑眯眯地道:“丫头,我特意让他们给你做的糖醋里脊,还有你喜欢吃的粉蒸肉,怎么样,开不开心?”

如此明显的偏爱,这让丁茹不禁小小地皱了下眉。

而此时时珺也应了一句:“谢谢爷爷。”

看上去真真就像是一家人似的。

可问题是,她这个当妈的好像还没有答应吧?

虽然说时珺的确挺门当户对的,长得也挺不错的,但问题是这段时间她听了很多关于这个女孩子的事。

负面评价特别的多。

还说她心狠手辣,为了上位不择手段。

不过就是一小小的私生女,竟然弄的时家死的死,残的残,几房全都不得善终。

不仅如此,她还听说,时珺自己的生意好像明着是什么科技公司,私下里专门黑别家的电脑,窃情报卖给对家。

名声不好听,做事也不光明磊落。

最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这种负面缠身的情况下,居然不仅没有自知之明,还不想在家里相夫教子。

这实在是不像话。

完全达不到她心里预想的儿媳标准。

偏偏这个时候,秦老爷子却笑呵呵地说:“听说你前段时间在国外把JY那些董事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时珺不懂他的真实意图,只是如实回答:“还好,主要还是秦匪帮忙。”

可坐在旁边的秦匪却连忙道:“我能帮什么,我最多就是去当个助理,跑跑腿。”说到这里,他毫不吝啬地夸赞:“爷爷,你是没看见她在会议上那大杀四方的样子,我都服气。颇有你当年的样子。”

秦老爷子听到这话,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只有丁茹终于憋不住地脱口说了一句,“女孩子还是不要这样抛头露面的……”

老爷子笑容一停。

气氛变得有些莫名地冷却。

丁茹看形势不对,立刻补充道:“累着自己不太好。”

不想老爷子却板着一张脸,严肃道:“那不行,我秦家未来的主母怎么能怕苦怕累!”

秦匪顺势而为地抱怨了起来,“爷爷,人都说隔辈亲,怎么到你这里一点都不亲,还是我妈会心疼她儿媳妇。”

说着就给丁茹夹了一块里脊肉放进她的碗里。

“哼!你母亲从小就偏心你,自然爱屋及乌了。我这叫公平公正,客观事实,懂不懂。”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地假意斥了一声。

看上去是训话,但实际上这一番话高明得不行,一句话就把高帽子带在了丁茹的脑袋上,让她就是想对时珺冷脸都冷不下来。

只好勉强地笑了笑,大有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意味。

秦匪用眼神暗暗给自家爷爷竖大拇指。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一句话,点中了自家母亲的死穴。

秦老爷子收到了他的暗示之后,再接再厉地对时珺假模假样地训诫道:“时珺,做我的孙媳妇儿好做,但做秦家的当家主母要求可多了,不但要吃苦耐劳,最重要的就是必须能够撑起秦家。”

时珺立刻点头,应答:“我明白。”

而同一时间,一旁的丁茹脸色就有些僵硬了起来。

因为她觉得,老爷子这句话,摆明了就是说给她听的。

要知道自从她失去了一夫一子之后,她整个人就垮了,这些年全是老爷子在支撑着整个秦氏。

他如今这话,显然是嫌弃自己没有本事,无法撑起整个秦氏,所以这才找了这么一个来弥补。

这让她心里多少不是滋味。

不过好在老爷子也不是真的那种不给人面子的人,在说完这么一番话之后,他又话锋一转,“其余的,你就向你未来婆婆请教一番吧。”

丁茹被一压一抬,倒是什么亏都没吃。

可又感觉哪里落了下乘。

恰好这个时候时珺再次点头,道:“我会虚心求教的。”

丁茹只好再次赶鸭子上架地一笑。

一顿饭吃得那叫一个没滋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