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离开/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王如醍醐灌顶一样,乱糟糟的脑子瞬间清晰了,是啊,容川与太子一母同胞,父皇易怒也从未对容川发过火,愧疚?别闹了,父皇要是真的易怒,连太子都发作了,怎么可能忍住忽略容川,反而依旧宠着?

而且容川出京了啊,太子和容川天然的绑在一起的,父皇信任容川,那就是信任太子。

齐王脸色变了又变,他到底被父皇第一次发怒困住了头脑。

陈老爷子是真嫌弃,挥着手,“赶紧走吧,别碍事。”

齐王,“.......我。”

“你要帮老夫种地?”

“不,我还有事先回京城了。”

干活就算了,去年过来帮忙,那是真累,与练武不同的疲惫,他一点都不想尝试了。

陈老爷子见外孙离开,摇了摇头,嘟囔着,“幸好他当初最先想的是退路,与太子差远了。”

皇宫,政殿的书房,皇上面前的人离开,皇上对着柳公公道:“整个天下,也就这老东西天天琢磨朕。”

柳公公,“那也是皇上故意露出的信息。”

皇上要是真想演,就不会差别对待,早就一视同仁了,只是齐王和楚王明明知道真相,两位殿下愣是没注意皇上传递的信息,其实这些天皇上可劲折腾两位殿下也是气的。

皇上也觉得两个儿子蠢,自从知道两个儿子私下找了容川,他就没掩饰对容川的好,结果呢,这两个蠢儿子没找到平衡后,光嫉妒了。

皇上也心累,挥着手,“你可准备好了?”

柳公公打了个哆嗦,“是。”

皇上一手扫翻了折子,嘴里喊着,“来人,给朕将这个老东西拖出去,给朕狠狠的打,重打二十大板。”

柳公公嘴里不停的喊着,“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

皇上眼神渗人,进来的侍卫心里一颤,以前的政殿办差,那是被所有人羡慕的好差事,现在都害怕的很。

柳公公被拖了出去,一棍子一棍子的声音,特别的响,所有宫女太监看的不寒而栗,这可是柳公公,可以说是皇上最信任的人了,现在的皇上他们太陌生了。

柳公公没几棍子就晕了,等都打完了,被人拖了下去,皇上喊着,“宣荣侯爷进宫。”

户部,周书仁知道的时候比较晚,心道,加码了。

齐王听到消息的时候,哦了一声,一点多余的反应都没有,依旧拿着剪子修剪盆景。

楚王,“......二哥,你听我说话了吗?父皇杖责了柳公公,那可是柳公公。”

齐王剪了一剪子,“听到了。”

“听到了,你就没什么反应?”

齐王握紧了剪子,反应,他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这些日子父皇给了暗示的,他愣是没注意到,这些日子父皇骂他蠢不冤枉,“我这里忙,你也回王府吧!”

楚王眯着眼睛,二哥今日出京他知道,陈老爷子一定是说了什么,“二哥不够意思了,我是你亲弟弟。”

“不是一个娘生的。”

楚王,“那也是一个爹。”

“皇家无亲情,一母同胞也是敌人。”

楚王噎了,“二哥。”

“好走不送。”

楚王,“.......”

周家,雪晗等明腾离开,“每次一见到明腾,女儿都觉得不敢相信。”

竹兰失笑,“你不相信什么?”

“以前明腾调皮,不定性,现在这气度,好像真是从小培养的小世子。”

竹兰,“大学士教学,还请了名家为明腾修身养性,这些都是真金白银,学了这么久,明腾装还是能装的。”

雪晗傻眼,“装的?”

竹兰好笑,“你以为呢?这孩子的性格不是一时半刻能改过来的。”

雪晗也笑了,“四舅爷的心血全在容川身上了。”

竹兰,“你就没什么想问的?”

“没什么要问的,反正有爹娘和相公在,我只要照顾好琳熙就好。”

竹兰看着小闺女,闺女现在是真幸福,得力的娘家,从小长大到的相公,还有个可爱的女儿,上面更是有皇后护着,这京城里谁不羡慕周雪晗,这辈子闺女才是真的幸福,没有任何糟心事要操心。

竹兰想到姚哲余的娘子沈县主,据说,沈县主已经单独搬出了姚侯府,住进了陪嫁的宅子里,连娘家都很少回了。

竹兰看着逗闺女的雪晗,雪晗眉眼都幸福,竹兰笑了。

酒楼,明腾坐着侯府规格的马车,下了马车,就看到冉浔挥动着手臂,明腾刚想抬手顿住了,默念,他是小侯爷,看着身侧的清尘,太爷爷给的小厮,已经替代了他原来的小厮。

明腾上了楼,包厢内只有冉浔自己。

冉浔瞪了大眼睛,围着明腾转了两圈,“这还是我认识的周明腾吗?不对,现在是荣明腾了。”

明腾心里翻白眼,“你今日怎么没去书院,还写信给我?”

冉浔,“我这不是想兄弟了。”

“停,有事直说。”

冉浔凑近了一些,“兄弟,不对侯爷,江湖救急啊!”

明腾知道不是大事,冉浔不会送信去周府,“什么事将你逼成这样?”

冉浔沮丧着,“我爷爷要打包我,将我送给我老子,让我老子教导我,我不想离开京城啊!”

明腾皱着眉头,这事不简单,这些日子太爷爷会和他讲朝局,京城的事他都知道,有的时候也会偷偷的问大哥。

明腾想了想,“我觉得离开京城一段时间挺好。”

他想不明白冉爷爷的举动,但是冉浔离开他是支持的,冉浔上次交的几个纨绔,他觉得不好,现在隔开也能收一收心。

冉浔傻眼,“你真狠心送我走啊!”

“打住,要送你走的是冉爷爷。”

冉浔,“我走了你多没意思啊!”

明腾,“你不走,我也没意思,反正我没学成是出不去的。”

而且听太爷爷的意思,最近一年别想出去了。

冉浔不高兴啊,地方哪里有京城好,哪怕自家老子在地方很厉害,他也不愿意离开京城,可小伙伴不帮忙,他也没办法!

冉浔幽怨的看着小伙伴,“你会失去我的。”

明腾眼里带笑,“这是你说的,有种你回来别寻我。”

冉浔,“......我说笑的,我们的友谊一定地久天长,谁都分不开。”

现在是他不能失去小伙伴,小伙伴是他未来的依靠啊!!

明腾被这些话恶心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