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想法/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竹兰笑着道:“这定亲是和大房定,他们在不在没影响。”

雪晗拍了头,“家里几次定亲人都是齐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娘,我先回去休息了。”

“嗯。”

竹兰看着室内,周书仁正抱着儿子描字帖,她今个是累坏了,打算回去躺一会了。

大房,李氏等闺女回来了,“你奶奶留下你是不是询问冉婉?”

玉露弯着眼睛,“娘,你真聪明。”

李氏习惯闺女时不时逗她了,拉着闺女的手,“闺女啊,你觉得冉婉如何?”

今个她光紧绷着神经应付冉家二太太了,她只偷偷看了几眼,话都没说上。

玉露和自己亲娘就说的仔细了,“冉婉性子细腻,心思通透,沉稳有大气,我觉得冉婉和大哥有些像,两个人能相处好的,娘,冉婉是聪明人,你的担心多余了。”

李氏一直认为自家闺女很厉害,闺女觉得不错,那一定不错,“我这会可放心了。”

玉露好奇的问,“娘,你问大哥什么感觉没?”

李氏偷笑,“我问了,你大哥耳朵都红了,都不等我多说,你大哥就跑了,话说回来,冉婉的长相真好,我这个当年的都不能昧良心说,你大哥长的俊俏。”

儿子小时候挺好看的,这长大了,反而没以前好看了,仔细看侧脸特别像公爹!

玉露感叹着,“大哥的确没以前好看了,尤其是身份长孙,不仅要当榜样,还要管着明腾几个,大哥的脸啊,我都不愿意看,整天绷着脸。”

李氏道:“是啊,我这个当娘的看他都有些怕,你爹都也怂你大哥呢!”

玉露咯咯的笑了,她的爹娘最有意思了,怕儿子,怕闺女的。

二房内,赵氏叹着气,“比不了啊,明云和玉露都有了好亲事。”

玉霜安慰着娘,“娘,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这个羡慕不来。”

赵氏,“缘法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大房儿子多。”

玉霜心道,还好娘还有希望生,否则,这心里一直惦记着,早晚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娘,你目前主要的事就是养好身子,其他的就别想了。”

赵氏摸着小腹,“我也只能养好身子了。”

其他的事,她也插不上手,心里又叹了口气,现在大房有了两门好亲事,大房也起来了,就只剩下二房了。

周家村,雪梅皱着眉头,“大哥,你猜刚回来,别急着往回赶路,休息几日再走也不迟。”

周老大摆手,“我一个来回已经耽搁不少时日了,家里还有很多事,我就不休息了,明日就启程。”

雪梅心里不舍,这身边有亲人的感觉是不同的,虽然在周家村没人欺负她,可她就觉得孤单,整个周家都在津州,这边只有她一个人。

周老二开口道:“你要是想爹娘就回去。”

雪梅叹气,“二哥,我倒是想回去,只是你看看离不开啊。”

这个家里里外外都需要她,家里的孩子有多,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周老二不说话了,“等孩子大一大的。”

雪梅笑着,“等姜磊大一些了,正好雪晗也该成亲了,到时候我回去。”

周老大道:“好,到时候大哥来接你。”

雪梅道:“那可说定了。”

“说定了。”

晚上休息了,雪梅和姜升躺着,雪梅测过身子,“大哥明日就走了。”

姜升,“你想说什么?”

娘子不会无缘无故跟他聊这个。

雪梅小声的道:“我在想要不要让儿子跟着回去。”

姜升真不知道媳妇起了这个心思,“还是不要了,儿子在族学也挺好的。”

雪梅,“我没说儿子在族学不好,只是我这个当娘的希望儿子更好,你看昌廉中了进士,容川成了探花郎,这说明爹教的好啊,当初昌廉什么样子,我最清楚了。”

姜升要说没起心思是骗人的,只是,“当初你说不给岳父岳母添麻烦的。”

雪梅幽幽的道:“所以我矛盾啊,爹娘对咱们很好了,我不好意思送儿子过去。”

姜升搂过娘子,“睡吧别想了。”

雪梅也不想想,可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她是当娘的,自然希望儿子未来更好,只是真不好意思让爹养外孙子。

次日,雪梅和姜升目送着马车的车队离开,姜升拍着娘子的肩膀,“我今个不去族学了,留在家里陪你。”

雪梅,“我后悔了,昨个跟大哥提了就好了。”

姜升倒是看得开,“走,我们在村子里转转,许久没陪你走走了。”

周老大和周老二两人坐在一辆马车内,周老大道:“大妹有心思想让姜笃跟着回去。”

周老二,“昌廉和容川的例子在,大妹没这个想法才不正常呢,不说大妹了,就说我在周家村的日子,族内的族人不少人动心思,希望我能带回去几个呢!”

“还好咱们家也就和族长家有点亲戚关系,否则,真能塞几个让咱们带回去。”

周老二笑着,“族长不会允许的。”

周老大,“说的也是。”

周老二打开车帘子看着车外的田地,每次一次回来都有感慨,几年前,他还是穿着短褂的农村汉子,也想马车外赶路的农户一样,背着筐去城里。

现在他是周二爷,大哥出去办事的时候,他见了县太爷,对,还有王老四,王老四见到他就躲,深怕他记仇一样。

这么多年,他变了,可王老四一点都没变,这就是爹说的,环境改变人,王老四在周家村,变的只有年龄,性子永远都不会改变。

周老大凑过来,“你看什么呢?看到这么出神?”

周老二放下车帘子,“我就是感慨走神了,大哥,咱们离开老家这么多年了,老家依旧没多大的变化,变的只有我们。”

周老大道:“是啊。”

他回李家村,岳父家变化也不小,可依旧赶不上周家的变化快,还好岳父家都是直脾气,他不会感觉不自在。

津州,竹兰去了汪府,陶氏正在院子逗儿子玩,竹兰道:“时间过的是真快,这一转眼,汪吉都能在地上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