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帮忙/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竹兰起来听着窗外的雨声,“今年的考生运气不大好。”

周书仁坐起身下地,推开了窗户一看,“的确不好,整个秋日,今日的雨下的最大。”

门外听到动静的丫鬟和宋婆子,已经端着水盆推门进来。

竹兰下地担忧的道:“也不知道平州下没下雨。”

周书仁,“容川和昌廉的运气不算差,估计没下。”

竹兰道:“洗脸吧。”

早饭后,周书仁顶着雨去衙门了,竹兰教儿子认动物,这些小动物都是她画的,并没有做成现代动物图画,而是水墨画。

半个时辰过后,雪晗和吴咛过来了,雪晗腿脚湿了些,“娘,我真的讨厌雨天,多小心都会淋到雨。”

竹兰指着桌子道:“这是姜茶,你和吴咛喝一杯去去寒气。”

这场秋雨气温降了许多,等雨停了气温很难再上升了,本来古代的温度就要偏低一些,她的身子骨又养着,很怕凉,竹兰都让宋婆子生了火盆。

雪晗听话的喝了姜茶,看着屋子里的火盆,“今年的竹炭从二叔认识人手里买的,看样子不错。”

竹兰笑着,“是啊,炭火不错。”

吴咛看着门帘子外的雨,“这么大的雨,姚二小姐还能来吗?”

雪晗回着,“一定会来的。”

所以说,雪晗挺了解姚瑶的,没一会,姚瑶就到了,姚瑶身穿的衣服素色的,打扮也偏清冷,倒是给不太出色的五官添了几分色彩,加上身上独有的韵味,也很吸引人目光。

姚瑶见礼后,竹兰示意坐下先喝姜茶。

雪晗问姚瑶,“姚姐姐进来可好?”

姚瑶嘴角浅笑,“妹妹挂心了,姐姐一切都好。”

雪晗信姚姐姐的话,随让姚姐姐不简单呢!

周家村,姜缪又绕到了江家宅子外,这个时辰,江沐辰都会起早去捡一捆柴火回来,一眼就看到了出门的江沐辰。

姜缪飞快的跑了过去,“江哥哥。”

江沐辰听到声音回头,“是你啊。”

姜缪笑着,“我和江哥哥一起。”

江沐辰一动不动的看着姜缪,心里挣扎,小姑娘对他有好感,他可以利用小姑娘,可不行啊,他发誓不会成为爹一样的人,最后叹气道:“山边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姜缪愣了下,抿着嘴角不吭声,她观察有些日子了,今日第一次主动开口,她很失落,却也不是没脸没皮之人,“那我回去了,江哥哥自己小心。”

江沐辰看着说完话就跑的小姑娘,嘴角的笑容没了,打入尘埃后第一个对他发出善意的人,垂着眼帘往山边走,瞧瞧,周家村的孩子都躲着他呢,哪怕搬到了周家村,他们一家子的事情依旧传遍了,这都要感谢前些日子过来的大舅一家。

姜家,雪梅正趁着小儿子睡觉,将公公婆婆菜的蘑菇晒了,就见闺女低着头进来,挑了挑眉,“今个回来的挺早。”

姜缪知道瞒不过娘,她也没想瞒过,“娘,江家大哥哥不喜欢我靠近。”

雪梅看着闺女,“娘也不喜欢你靠近他。”

姜缪低着头,“如果真利用,今个就不会赶我回来了。”

雪梅欣慰,正是知道闺女不傻,她才没拦着,她心里清楚,越拦着反而越好奇,“过来帮忙。”

津州,因为姚二小姐要留下来用餐,雪晗去准备了,吴咛也跟着雪晗离开了。

屋子里只剩下竹兰和姚瑶二人,竹兰见姚瑶看着她,直接道:“你今日来不仅仅是来拜访的吧!”

姚瑶站起身,“是,姚瑶今日是来有事强求。”

竹兰哦了一声,“这么轻率的用了往日的人情?”

当初姚瑶写的信,她还记得。

姚瑶弯着眼睛,“是。”

竹兰心里打转,“你所求的是何事?”

姚瑶示意身后的婆子拿出袖子里的东西,油布包裹的正方形,姚瑶亲自打开,“这里有一万五千两的银票,我想请周府帮着买庄子,然后挂在周府的名下。”

竹兰拿过银票,十五张一千两的银票,“你这是何意?”

姚瑶嘴角挂着浅笑,“我知道给自己留更多的后路罢了。”

她本来打算今年出家,准备的差不多了,大哥没办法才告诉她,皇上有意给她赐婚,出家是不可能了,她这颗棋子要换主人了,所以她更要留后路,既然死不了,银钱就是最重要的,只可惜她一年的时间才不动声色的换了一万五千两。

竹兰收了银票,“你对庄子有什么要求?”

姚瑶浅笑着,“您拿主意就好。”

竹兰笑了笑,她就说,姚瑶面上不单单是为了照看沈县主,这位利用了姚侯爷的心思给自己谋后路来的。

晚上,周书仁回来,竹兰说起了这事,“我听着姚瑶的意思,好像她快要嫁了一样。”

周书仁,“这姑娘不是一般人,她既然表达了意思,十有八九了。”

竹兰道:“也不知道会嫁给谁。”

周书仁哼了一声,“那就要看皇上了,最近京城十分的热闹呢!”

竹兰问,“可是出了什么事?”

周书仁,“狗咬狗一嘴毛罢了,不过,姚文琦彻底暴露了,最近五皇子弄掉了不少人,一直忍着的姚文琦也不忍着了,京城的热闹可是十分的精彩。”

竹兰轻笑一声,“前后亲儿子跟他争,后有五皇子,姚文琦不是不想忍了,而是不能继续忍,再忍下去彻底失了人心。”

“娘子说的对,所以还是皇上厉害啊,利用手里的棋子一步步的逼着姚文琦反抗,等着姚文琦先底牌。”

竹兰幽幽的道:“等着吧,明年还有更大的热闹呢!”

周书仁也想到了沈扬,的确有大热闹了!

今年津州的考生运气真不好,除了第一日考试的艳阳天,随后的几日雨水就没断过,带进去的棉被又吸水,哪怕没淋到,被子也吸收了潮气湿了,衣服也不干燥,整个考试结束,得了,文弱书生们病了一大半。

何束也不幸的病倒了,本来就没怎么样好伤势,这回病的有些来势汹汹。

吴咛从王大人府上回来,竹兰询问,“见到人了?何束可还好?”

------题外话------

还有一章一个小时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