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要吐血了/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日后,周老二从京城回来了,竹兰翻看着房契,城南一座二进的院子,两间铺子,算着银子,老二一出手就是几千两银子,“你存的家底见底了吧!”

周老二小心的收好房契,“还好玉霜才十岁,银子还能继续攒。”

竹兰看着周老二,周老二给玉霜准备的嫁妆越多,越说明老二对玉霜的婚事抱有希望,也是,二房能帮上明瑞的只有玉霜,玉霜长的又好,周老二抱希望也正常。

周老二继续道:“娘,我在京城遇到了江大人,江大人给我介绍了宅子,我没应承,另找牙子买的宅子。”

竹兰是越来越不喜欢江茗了,“你做得对。”

周老二察觉娘语气差了许多,暗自庆幸,幸好他脑子一直清醒,“娘,我回去歇着了。”

“去吧。”

府衙,周书仁见姚哲余来了,“我以为姚世子会在京城多待两日。”

姚哲余咬着牙,“我要不是为了周大人办事,我可不会回京城。”

这几日,爹的气压很低,他回去就是出气筒,短短一日,他就被莫名罚了跪,现在膝盖骨都难受。

周书仁一推四五六,“世子爷说笑了,我怎么指使的动世子爷。”

姚哲余,“.......”

呵,卸磨杀驴说的就是周大人了!

周书仁笑了笑,“我瞧着世子爷的腿脚不太利索,世子爷还是早些回去休息的好。”

姚哲余冷笑了一声,“周大人。”

周书仁,“世子爷还有事?”

姚哲余,“.......”

他最近是不想看到周书仁的脸了,他以为通过这事能和周书仁加深交情,没想到啊,周书仁翻脸不认人。

周书仁等姚哲余快要走出屋子了,才幽幽的道:“我这也是和世子爷学的。”

姚哲余脚步顿住了,他该说周书仁记仇?的确,周书仁一直很记仇,周书仁的一句话,他心里的火气都生不起来,翻脸不认人,当初他没少干。

姚哲余想说些什么,可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只能加快脚步离开了。

周书仁看着姚哲余离开,他觉得现在的姚世子顺眼了许多,至少他看到了诚心。

晚上,周书仁心情很好的回府上了,“儿子,快让爹抱抱。”

昌忠啊了一声,飞快的跑到了娘的身后,“娘,爹吓人。”

竹兰瞪着周书仁,“孩子还小,你别追着他跑,真吓到了,晚上该睡不踏实了。”

周书仁摸了摸鼻子,“男孩子胆子应该大一些。”

竹兰咬着牙,“我觉得儿子的胆子已经够大了。”

周书仁给惯的,书房随便去,有周书仁撑着腰,昌忠才多大点,都该欺负哥哥们了。

周书仁咳嗽一声,“这小子胆子的确够大了。”

小家伙插嘴,“爹,我想骑脖颈。”

竹兰将儿子从身后抓出来交给周书仁,“你的小祖宗,自己供着吧。”

整个周家,也就着小子敢骑周书仁的脖颈子了。

周书仁觉得自己腰疼了,儿子最近又胖了不少,可看着儿子亮晶晶的眼睛,拒绝的话说不出口啊,“好,咱们骑脖颈。”

竹兰看着满屋子跑的父子两个,她觉得周书仁对儿子当不起来严父了,整个家就周书仁惯孩子惯的最厉害。

竹兰,“看来,只能我当严母了。”

宋婆子听到了主母的不甘愿,“小公子还小,大了就好了。”

竹兰无力的摆手,“昌忠多大,书仁对昌忠也是纵容的。”

这是他们二人盼来了的宝贝啊,意义是不同的。

宋婆子也没多想,只觉得老儿子大孙子都是宝贝,对于小公子惯着一些也没关系。

京城,姚侯府,姚文琦看着桌子上的名单,名单上的人已经废了,张景宏跟疯了一样调查,他暗藏的人手损失了不少。

姚文琦拍着桌子,该死的周书仁,他才知道,进出京城严格都是周书仁的功劳。

又想到五皇子,姚文琦心里呕血,真是克他的,因为五皇子,他就再也没顺过!

二皇子府上,二皇子手里也拿着名单,这些都是老五抓起来的人,他在刑部的人不少,得到的消息也最多,只可惜这些人大部分都服毒自尽了,还有几个活着的也是死活不开口的。

二皇子只觉得心惊,死士啊,谁能养的了这多的死士,这一股势力,他竟然一点都没察觉过!

宫内,太子听了汇报进了政殿,“父皇,活下来的几个,刚刚都死了。”

皇上,“这是有人送了他们一程啊,让老二进宫一趟。”

太子表情严肃,“是。”

活下来的几个,为了防止被灭口,派了不少人守着,严防死守还被灭口了,可见内部有人隐藏。

二皇子从宫内出来走路都带风的,父皇让他去刑部调查啊,没想到,老五在前面抓人,反倒让他捞了便宜,他倒要看看,隐藏的老鼠是谁。

太子回了府上独坐在书房内,他只擦觉到父皇在铺网,现在连老二都当棋子放上去了,这一次父皇没教他,也没给他任何的提示啊!

他心里清楚,这是父皇让他自己发现,这是父皇对他的考验啊!

时间飞逝,一转眼又到了周书仁休沐的日子,今个汪大人一家子到了周府。

陶氏抱着小儿子,“自从生了小儿子,我就没出过府门,今个要不是来周府,老爷还不同意让我出门呢!”

竹兰笑着,“汪大人是关心你。”

陶氏撇嘴,“他哪里是关心我,他就是关心他老儿子,这小子离不开我,我走一会就哭闹,我说分开一阵就习惯了,他心疼孩子,这可苦了我了,瞧瞧,我都松不开手了,这小子是我第一个亲手带的孩子。”

以前的两个孩子,她很少亲自动手的,都是奶娘和婆子照顾着,她该去参加宴请一点都不耽误!

园子的湖边,周书仁和汪苣坐在一起钓鱼,汪苣边吃着果子边道:“我听说,沈公子想拜你为师?”

周书仁盯着鱼竿,“你的消息太滞后了。”

汪苣,“还不许我铺垫下,慢慢道来。”

周书仁懒得理汪苣。

汪苣丢开果子,“沈公子没少蹦跶,他可拜访了不少人,据说张大人很喜欢沈公子呢。”

周书仁,“你对他的关注是不是太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