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一把刀/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邓秀才道:“那个,第一是我想儿子了,许久未见想来看看,第二,大人让我盯江大人,我发现江大人与姚侯府有接触。”

周书仁看着邓秀才,这人有些儿子控,他要是没记错,邓云才从京城回来半个月!

邓秀才被周大人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一声,“宅子里只有我自己给一人,时间久了,就惦记邓云。”

周书仁眯着眼睛,“你现在又有宅子,银子也有了,你没想过再娶一个?”

邓秀才慌忙的摆手,“不了,我是真的怕了。”

周书仁不再问了,到底是邓秀才的私事,“你回去后继续盯着江茗。”

邓秀才,“是。”

周书仁思考着,他觉得,江茗还是下去的好,如果继续这么蹦跶下去,江茗自取灭亡是一定的,他可不想连累自己。

邓秀才见周大人沉思,起身退下去了,出了书房,脚步轻快的去见儿子了,邓秀才的心里还是儿子好啊,忍不住想到闺女,他重新起来后,闺女是想回来的,可他记得当初闺女毫不犹豫走的样子,他过不去心里的坎啊。

后院,竹兰见玉霜过来,“让奶奶瞧瞧,玉霜心里不高兴?”

玉霜愣了下,“奶奶,我没有不高兴。”

竹兰指了指眼睛,“这里是不会骗人的。”

玉霜指尖搅动着手帕,低着头道:“奶奶,我不是不高兴,我就是失落。”

竹兰了然了,今个李氏带着玉露和明辉去逛街了,以前玉霜和玉露就很少出门,后来事情多,两个丫头就再也没出门过,今个玉露出门了,玉霜失落了,“你也想出去逛街?”

玉霜不想骗奶奶,点着头,“嗯。”

竹兰摸着大孙女的脸,“那就去,只是不能自己出去,等你爹回来,让她带你出去。”

玉霜心里欢喜,她以为她不能出去呢,“谢谢奶奶。”

竹兰笑了,现在玉霜在府内头发很少挡脸了,小姑娘长开了,没小时精致了,不过长大后,可以看出来依旧是个美人,“出门带个纱帽。”

玉霜点头,“嗯。”

竹兰看着眼睛亮晶晶的玉霜,心里成熟也是个孩子,又忍不住感慨,玉霜十岁了啊,在过几年该定亲了,想到嫁妆,竹兰一算,她有四个孙女了,日后还会继续增加,这嫁妆还要继续攒啊。

玉霜刚离开,昌廉走进来,“娘,爹呢?”

竹兰诧异了,“你爹在书房,你没见到?”

昌廉摇头,“我去书房了,爹没在书房。”

竹兰,“他也没回后院,估计有事出去了吧,你找你爹有事?”

昌廉道:“娘,孟杰和我说,昨日有位姓沈的秀才打听我的喜好,我今个去书楼遇到了沈秀才,他好像奔着爹来的。”

竹兰第一个反应想到了沈扬,这位昨日没离开津州啊,“你觉得沈秀才怎么样?”

昌廉回忆着,“我和他了解几句学识不错,就是给我的感觉太高傲了。”

竹兰还挺想知道沈扬的信息的,只可惜她和周书仁不想掺与,所以没查沈扬的任何信息,不过,养成高傲的性子,家底一定不错了,“等你爹回来,我会和你爹说说。”

昌廉没回去,“娘,我想等爹过了生日后,我就启程回老家了。”

竹兰皱了下眉头,“玉宜太小了,她不能给你们回去。”

昌廉有些不好意思,“娘,我想请个奶娘。”

竹兰看着昌廉,“你的意思,你带着董氏回去,孩子留在府内由奶娘照顾?”

昌廉也想过留下董氏,可答应很早以前就答应了董氏,“娘,楚楚惦记娘家,而且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去。”

竹兰想到董老爷的果断,“奶娘的事交给我吧,你们走了,我会抱玉宜回主院。”

昌廉咧着嘴,“谢谢娘。”

竹兰也跟着笑了,谁让她是娘呢!

昌廉走了,竹兰想着奶娘的事,算算日子,找奶娘的时间充裕。

下去,周书仁才回来,竹兰闻到了酒味,“你这是去哪里喝酒了?”

周书仁,“今个和姚世子喝了一杯。”

竹兰不信是单纯的喝酒,“你找姚世子有事?”

周书仁啊了一声,“嗯,的确有些事。”

竹兰见周书仁没解释的意思,她也不问了,说了沈扬的事,“我看沈扬的意思,他是想拜师的。”

周书仁勾着嘴角,“你说会不会有人引导他?”

竹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要是和你扯上关系对他有利就可以了。”

不管这位是真是假,有了周书仁的认可,沈扬的路会好走很多,更会被人关注就对了。

周书仁,“所以啊,我不能和他扯上任何的关系,我总觉得。”

竹兰好奇了,“你觉得什么?”

周书仁压低了声音,“我总觉得因为我的无视,才有了现在想拜师的事。”

竹兰表情严肃了,“你的意思,有人猜到你知道京城的五皇子是假的?”

周书仁把玩着腰间的玉佩,“现在估计不敢肯定了。”

竹兰失笑,因为周书仁的无视,所以拿不准了,“所以还是无视的好。”

京城,张景宏激动的回了府上,手里拿着一天查下来的可疑名单,神情十分的愉悦了,这个差事还真是好,难怪几个哥哥争夺了。

张景宏又看了眼名单,查,一定要查,说不准这里面有几位哥哥的人。

皇宫内,皇上问太子,“老五回府上了吧。”

太子,“是。”

皇上失笑,“老二几个反应倒是快,他们派出城的人都是明面的人。”

太子目光沉了沉,所以说不怪他怼几个弟弟,除了老五反应慢点,其他的几位,听到消息就知道怎么安排了。

皇上从折子上抬头,“希望老五办事利索一些。”

太子低着头,父皇将差事给老五,就是拿老五当刀的。

二皇子府上,二皇子拧着眉头,他不觉得老三老四会犯蠢,所以老五得到的名单都是谁的人?

三皇子玩味的笑着,真是有意思,他以为自己对京城很了解了,没想到,还有隐藏的。

四皇子则是多想了一些,父皇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将这么重要的差事给了老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